无聊游戏

“妈妈!”田欣然猛地站起来,发出尖锐叫声:“您的羞耻心呢?就这样迫不及待吗?”

恶意小剧场

祝各位能笑出猪叫~

老婆,我丢了手机

张勉行看着手机屏幕,老婆微信发来一个赞,又发来了三个吻。

暮霭沉沉(上)

阿楚被勒着脖子往主卧走,她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犯罪嫌疑人。

躁动的青春,再见

什么用情至深念念不忘,都只不过是爱而不得的借口罢了。

这次举重大赛的冠军又是我的了

一个身材瘦小的人,却要参加举重,比赛还扬言自己能够得第一名。

如果那天表白

清纯,干净,高雅,不知该用什么词来形容她,不算美艳脱俗,却一下子闯进了我的心房。

雀斑姑娘

七月在野,八月在宇 ,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又是一年秋凉,又是一年冬至。

蓝色病变

e3,它不像是名字而像是一个代号,一个用作工具的机器人才会被用这样的编号来称呼。

夏日匿名花

520这天,我收到了两捧匿名鲜花。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