枝上心头亦是你

2020-05-30 18:03:50

爱情

楔子

临城的冬天一如既往的冷,呼啸的寒风刺骨的刮在人们的身上,吹的人们的骨头好像都冷得发出了刺骨的声音。

连枝就是在这样一个冬天和妈妈一起来到了临城。

这里和之前住的地方很不一样,冬天家里没有暖和的地暖,只有一台要坏不坏的空调。不过好的是这里的空气比较湿润,没有那么干燥,这大概是她能想到的最好的事了。

在到了临城两个星期后,连枝的18岁生日到了,妈妈在那天做了一桌子连枝爱吃的菜。

在连枝生日后的一个星期,她就开学了,开始了大学的第一个学期生活。

在即将开学的前一天,妈妈上班后,连枝独自一人去了家附近的商场,准备买一些必需品。

连枝买好东西准备回家时,被一家冰激凌店的广告吸引,她好像也很久没有吃过了…

正准备买一个甜筒时,连枝发现自己的裤脚好像被什么东西扯住了,低头就看见个小不点对着冰激凌的图片流口水。

她忍不住想,谁家孩子丢了,父母也不着急。看小孩儿实在可怜,连枝买了两个,和小孩儿一人分一个坐在商场里的休息椅上腿一晃一晃的吃着甜筒。

两人动作出奇的一致,格外的养眼,小孩儿软萌可爱,少女肤白貌美。

霍亦琛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那样一个画面。

他一到,霍小念就看到他了,她害怕她这个小叔,在家里她最怕他了,现在还让他看见自己在吃冰激凌,更害怕了。

连枝还没有看到霍亦琛,她等得都有些不耐烦了,这小孩儿的家长怎么还不来,明明刚刚已经让商场的广播通知了呀,怎么现在都还没有人来认领这小孩儿~

“小叔,我在这儿。”霍小念怕他骂她,赶紧把手里的冰激凌往连枝手机放。

“霍小念,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叫你别乱跑,走丢了也不知道打个电话的…”

霍亦琛还没说完,就听到一道温婉柔和的声音。

“先生,这是您家的孩子么?”

“是,多谢。”

“没关系,有人来接她就好,下次还是要小心一点,小朋友,下次不要再和家人走散了哟,再见。”

“谢谢漂亮姐姐!漂亮姐姐再见!”

这只是连枝开学前的一个小插曲,很快,连枝开学了,别的孩子第一天上学不是爸爸送就是妈妈送,连枝是一个人去的。连枝明白妈妈的辛苦,不光是生理上的,还有心理上的,所以她从来自己能做的事情就不会让妈妈操心。

因为是第一天开学,学校里有很多家长和学生,学校外面放置了一个大展架,介绍了学校教学楼的分布。

连枝跟着人流到了学校里面的公告栏下面,因为要找到自己的班级,她在第五页的最下面找到了她的名字。

连枝,经济学专业。

等连枝找到教室的时候,里面差不多已经坐满了,还剩下后面几个空位。她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等她坐下没几分钟老师就来了。

“同学们,停!安静一下,都到了吧,老师先介绍一下自己,然后再点名。”

“我叫张磊,不出意外的话,未来几年你们的班主任都会是我。”

“接下来我们开始点名,看同学们到齐了没有,点完名以后每个同学做一下自我介绍,相互认识一下。”

“开始点名了,李红玉、崔平、蔡文文…连枝。”

“到”

“好,最后一个,霍亦琛,霍亦琛,没来么?霍亦琛?”

“老师,到!”霍亦琛是从校门口跑过来的,骑车骑到一半的时候车胎突然爆了,这运气也是没谁了。

“以后上课不能迟到啊,今天就算了,去找个位置坐下吧!”

“好的,老师。”

他一进来连枝就看见他了,是那天的那个小孩儿的叔叔…

“大家好,我叫霍亦琛。”

连枝以为她的自我介绍就已经够简洁的了,没想到还有一个更简洁的,起码她还有一个来自哪里。

大学第一天开学,基本上所有老师都没上什么课,所以很快就下课了。

连枝回到家里,妈妈还没有下班,她去附近的菜市买了一点菜,等妈妈下班的时候,连枝已经做好了饭菜。

第二天是正式上课的一天,连枝是踏着钟声赶到教室的。

像连枝这样长得甜美可爱的女孩子是很受欢迎的,才开学一天,班里就有很多人在私下讨论连枝,傅明昊就是其中一个。

“阿琛,你觉得连枝有没有可能喜欢我这种类型的?不过她长得可真好看,简直就是我心目中的小仙女!”

“快擦掉你的口水吧,丢人。”霍亦琛看见傅明昊花痴的样子真想给他一脚踹出去。

“你不觉得她很漂亮吗?”

漂亮么?当然是漂亮的,但霍亦琛不会说出来的,尤其是对着傅明昊。

19岁的霍亦琛是个骄傲的少年,就算漂亮也是不会说出口的。

连枝的大学生活很忙碌,不像其他的同学那样悠闲自在,除了上课就是兼职,别人休息时她总是一个兼职又一个兼职。大概是早熟的孩子早当家。

连枝没有住校,这节省了一笔开销。所以平时也没有什么室友聚会,甚至连关系好点的同学也只有平时上课经常挨着坐的夏荷。

周末这天,连枝在咖啡店打工。晚上下班回家的路上,她感觉后面有个人好像一直跟着她,正在她害怕的的时候看见前面有个24小时便利店,想也没想就冲了进去。

“…嘭…”

等连枝反应过来,地上已经掉了一大堆东西了。而且她撞的那个人是她们班特受欢迎的班草霍亦琛。

“诶,你没事吧?霍同学。”

“我叫霍亦琛。”语气无比霸道冷硬。

“霍…霍亦琛,你没事吧?”

“没事,你跑这么快做什么?”

“我刚刚感觉后面有人跟着我,一害怕看见这个便利店就进来了。”

“就在旁边等着,不要乱动。”

霍亦琛收拾好地上的东西后又去拿了一杯优乐美奶茶,在店里泡好了递给连枝。结账完就提着一大包东西和连枝一起出了便利店的门,店外面已经看不到那个人的身影了。

大概是怕连枝再遇到之前的情况,霍亦琛把连枝送到家楼下才走的。

“霍亦琛,今晚,谢谢你啊!”

“不用,举手之劳。”

“还是感谢你”

“你早点回去吧,以后别太晚回家。”

“好的,再见!”

经过这次以后,连枝一想起就后怕,就辞了咖啡厅那个兼职,而且妈妈也不让连枝再去了。

那天晚上霍亦琛梦到了连枝,在梦里,他们什么话都没有说,就只是坐在桌子的两边眼睛深邃地看着对方。

到了上课的时候,霍亦琛想到了自己的梦,他就一直盯着连枝看,不明白为什么做梦会梦见她。

连枝感觉有一道视线盯着自己,但教室人有点多,而且上课的时候连枝是个好学生,基本上不会东张西望。

就这样,霍亦琛每天上课都会仔细观察一下连枝。

有个研究说明,当你长时间对着一个人观察或者仔细看的时候,你的多巴胺会对她产生反应。

没过多久,班上组织了一次聚餐,还是野外聚餐。本来连枝不想去的,夏荷硬拉着她去的,说她本来就和同学们没有好多交集,这种大集体活动就不能再脱轨了。

他们班租了一个大巴车去郊外,连枝上车的时候还剩下中间有两个位置,她坐了其中一个位置。没过几分钟,有人在她旁边坐下,她以为她是最后一个上车的,没想到还有人也没上车。

最后一个上车的人是霍亦琛,他性格孤僻冷漠,平时是不怎么参加这些活动的,但一想到…为了印证这个,最后他还是来了。

路途有点远,车上大部分同学都睡着了。连枝也不例外,她睡得很死,头撞到窗户也没醒。

要到地方的时候发生了一点意外,大巴车和一个货车错位的时候,路太窄货车把大巴车的后视镜撞了往连枝这个方向飞了过来,差一点就伤到了人。

霍亦琛看到有东西飞过来,第一时间把连枝抱在了怀里,用外套遮住了她的脸。

连枝醒了,但她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还以为是睡着跑到别人怀里了。当时脸瞬间就红了,毕竟从小到大没有和异性这么亲密过…

“刚才发生了一点意外,两个车碰了一下,然后车后视镜碰飞过来了,怕伤着你,就挡了一下”

“……”连枝不知道说什么。还好班长叫了他们,说下车的地方没有隔很远,让她们走过去。

没有出大事故,但也算是有惊无险。

因为这个拥抱,也让霍亦琛想明白了一点,他大概是有点喜欢那个叫做连枝的姑娘。

至于原因,他也说不清楚。

“连枝,快过来,我们一起去洗菜吧!”连枝刚走过去夏荷就激动地说让她一起去洗菜,连枝也没反对,就跟着几人一起帮忙了。

人多做事起来就很快,没过多久男生那边已经把火生起来了,甚至有些人已经拿着东西开始烤了。

回去的时候连枝没有和大家一起坐到终点,她在半路就下车了,因为从这里回家要近一点,打过招呼就下车了。

连枝下车之后一直往前走,从这里到她家大概要走20分钟。没走一会儿她感觉有人跟在后面,连枝心里很害怕,但是她没有表露出来,只是步伐更快了。

到了一个转角,她看到墙边放着一根木头,应该是拖把坏了只剩下把了,她想也没想就抡起往后打。

“呀,是…是你?”连枝很震惊,因为,跟在她后面的人居然是霍亦琛。

“不然你以为是谁,我跟着你是因为你的钱包掉在座位上了。”

连枝太尴尬了,但尴尬之余也很庆幸,至少不是坏人。

“谢谢你啊,霍同学。”

“不用谢,怕你丢钱包哭鼻子。”霍亦琛是不会承认担心她才跟着下车的。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怎么会哭鼻子!”声音大得出奇,连枝大概想用声音来反驳他。没想到只是声音大一点威慑力都没有,才说完霍亦琛就笑了。

“好了,没有要笑你的意思,走吧,送你回去。”霍亦琛也不想逗得太过,不然真惹生气了也不好。

这个夜晚,虽然巷子里很黑,但霍亦琛在身边连枝心里却没有不安,更多的是安全感。

从那天晚上以后,连枝和霍亦琛的关系又近了一步,而且连枝发现霍亦琛和她家是同一个方向,因为有很多次放学她都在公交车上见到过霍亦琛。

霍亦琛说不清楚为什么就喜欢上连枝了,他在一本书上看到过一句话,你遇到了一个人,你说不清她哪里好,但你就是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她。

但这份喜欢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就被打回了原型,连枝不见了……

霍亦琛找遍了很多地方,问了很多人,班上平时和连枝关系好的夏荷也不知道连枝去哪了,问班导也不清楚,没有人知道连枝去哪了。

可能是平时连枝不太合群,班上没有几个人牵挂连枝,除了夏荷和霍亦琛傅明昊等人,其他的甚至没几天都把这个事情忘记了,就好像班里从来没有过连枝这个人一样。

六年后…

“傅总,明天是您妈妈的生日,之前您叫我提前一天提醒你。”

“好的,你出去吧!”

下班后傅司周回家路过一家花坊,名字挺奇怪的,叫“枝上”,正好他想给母亲买一束花,正好。

“你好,欢迎光临,请问需要什么花呢?”

“一束白玫瑰,请帮我包好。”

“小丽,收拾一下可以关门了。”

傅司周只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下一秒他抬头瞬间就愣住了……他脑海中想着一个名字,连枝,她看起来好像变了,又好像没有变,这么多年,他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忘记她,后来反而在脑海中越来越深刻,再后来很多人劝他找个女朋友,他一直推脱,别人问他也不说理由。

直到这一刻,看见她,他知道她就是那个理由。你遇见过一个人,后面再来许多人,那都不是她。

他的眼睛直直地望向她

“先生,你怎么了?”连枝心里很纳闷,这个人为什么一直盯着她…

听见这句话傅司周这回彻底懵了,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心情了,就算很久没有见面,也不至于装作不认识他。

“你没有认出我是谁吗?连枝。”

“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名字?我真的不认识你。”连枝觉得这人越来越奇怪了。

“我叫傅司周,当年你为什么突然消失了连个消息都没有。”

“不好意思,我真的没有听过这个名字,而且过去的事情我也不太记得了。”

他不知道她为什么说不认识他,是故意的还是真的不认识,但看着那双澄澈的眼睛他终于相信她是真的忘记他了…心里像被刀子刮一样,钝得生疼。

沉默许久

“没关系,我们重新认识一下,我叫傅司周,我也知道你叫连枝,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

接下来傅司周还加了连枝的微信,存上了电话号码,理由是已经是朋友了肯定要有联系方式的。

正在这时,“先生,您的花好了”

“好,连枝,再见。”

再见,是再次相见…

“连枝姐,刚刚那个人是谁呀?感觉应该是认识你的。”

“不太清楚,我之前出了点事,忘了很多东西,算了,收拾好这些就关门吧。”

而屋外“吴助理,帮我查一个人,等一下把她的资料发给你。”

傅家主宅,男人盯着眼前的资料,车祸,昏睡三年,复健一年。

刚醒来却发现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年,她心里该是有多么的恐慌和害怕。傅司周只要一想这个,心里头就一钝一钝的痛。

隔天

“连枝,请帮我拿一支向日葵,再给我一个卡片。”

连枝愣了一下,这个人怎么在这里?迟疑一会儿便拿了一张平时店里用的卡片递给他。

“送给你,希望你今天能开心。”

说完这句话傅司周就走了,等连枝反应过来的时候只剩下玻璃门晃来晃去的…

希望枝枝开心

从这天起,傅司周每天上班前都要到连枝的花店里买一支向日葵送给她。每天都坚持做这一件事,慢慢的连枝也对他放下了戒备,偶尔连枝还会让傅司周在店里喝下午茶,而傅司周也会约连枝吃晚餐。

虽然连枝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心里是开心的,傅司周每天都来找她,送向日葵给她,她怎么可能会没有一点反应。

滴滴

【傅司周:晚上七点,有事找你,在我们常见的那家餐厅,等你。】

【连枝:额…好的。】

连枝到餐厅的时候正好七点,进入餐厅的时候还蛮多人的。

“小姐,送你一朵花,要幸福哟!”

一位美丽的女士递了一朵玫瑰花给连枝,她还没反应过来又有一个客人递了一朵话给她,一直走到最后她抱了一大束花,看见了傅司周,随即傅司周走过来拉着连枝走到桌子边。

“连枝,我有很重要的话要对你说,可能我对于你来说只是一个认识几个月的人,但你是我这辈子想要保护的人,从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我的心从没有变过。我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有人也问过我,为什么不交女朋友,有些东西、有些感情,它说不明白,也无法解释。再次见到你,我觉得自己很幸运,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傅司周说完这些话,心都在颤抖着,他喜欢她,就想和她一直在一起,他们已经错过了许多年,他不想再次错过她。

“傅司周,我知道你认识以前的我,但我却又不是从前的我了,你确定你喜欢的是现在的我吗?”

“到现在你还不明白我的心意吗?不管是从前的你,还是现在的你,我通通都喜欢,只要那个人是你。”

要说连枝的心里没有一点感动是假的,有人说感动不是爱情,可要是在感动之前就有了一丝丝的心动,那还不算爱情吗。既然想通了这一点,连枝当然得勇敢一些。

“傅司周,我们在一起吧!”

“你说真的,真的吗?真的…”

傅司周直接把连枝抱了起来,开心得像个孩子,平时的傅司周哪会是这个状态,男人在自己喜欢的女生面前都会变得小孩子模样…

他们的故事正在慢慢展开~

喜欢一个人,从来不需要理由,只要是那个人。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

相关阅读
过场

青春是场孤独的旅行,我们都曾试图通过拥抱来获得温暖。“喜欢就去啊,勇敢的去追呀,加油!你是最棒的。” 岁的我对自己说。那时的我是那么的勇敢,那么的坚强,又是那么的...迷茫。 那个时候还小,根本不懂什么是爱情,更不懂如何去爱一个人,我只知道,我喜欢他,希望每天都可以看到他,看不到他我就会害相思病,每天心里想的是他,听到熟悉的声音,看到熟悉的背影乃至轮廓都会想到他,于是,我向他告白了。 “我喜欢你

沈小姐,抵债请带上自己

面前的人一抬头,那双黝黑的眸子中散发出来的目光和她匆匆收回的视线撞到了一起。 沈至若微眯着眼斜靠在长椅上,四周的人像她一样安静的打着盹,窗外的汽车时时按着喇叭声伴着蝉鸣传进耳朵,使得她愈加烦躁了。 正当她要入眠时,头顶传来念票号的声音将她惊醒,让她有些恼火,烦躁的揉着自己的头发不满的轻哼一声。突然,她意识到了什么,一个激灵,瞬间瞌睡全无,急急忙忙把手里的东西展开看。 等了两个小时终于让她等到了,随

她不曾知道的事

而这惊鸿一瞥,我却牢牢记在了心里,挥之不去,拂之又来,越想忘记,却愈加深刻。(一) 年 月 日,这一天是我们第一次相遇。而我和她之间的故事,就由此展开。 初遇,是个雨夜。我站在阴暗的街角,她坐在明亮的店里。室内温暖如春,她穿着紧身的羊毛衫,勾勒出曼妙的曲线,正低着头,专注地做着自己的事。暖煦的灯光打在她身上,泛出淡淡的光晕。霎时我的脑海里,便涌现出岁月静好这个词。 没多久,恰巧我清醒过

灿烂星河:你是我久治未愈的疾

不要因为自卑害怕而退缩,因为也许从此以后,便再也遇不见那样好的人了。因为六年前的一段文字,一句话,让付辛子暗恋了一个人六年,当那个人六年后重新站在她面前对她说:你也是我曾经遥不可及的光,曾经我以为只有我光芒万丈的时候才可以对你说我爱你,可后来我才发现,你就是我的曙光。 她胆小自卑,在她眼中他太好了,她万万不能及,因为害怕失去,所以选择不开始,可你试一下都不愿,又怎么知道结果呢? 付辛子十七岁那年和

蔡小姐的终生饭票

说实话!你到底是不是被富婆包养的小白脸?作为一个合格的饭友,我肯定不会鄙视你的。 蔡米米是个小吃货,从小的梦想就是发大财,吃遍天下的美食。 不过蔡米米本人,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穷光蛋,做着一份赚钱不多的工作,所以她,不仅贪吃还财迷。 超市每周六晚上都会打折,便宜处理一些东西。 所以每个周六晚上,都是蔡米米最喜欢的日子,因为可以用最少的钱,买平时想买又嫌贵的东西。 蔡米米一边看着公众号出的超市打折信息

亲爱的大小姐

“我不同意!这种想攀高枝的小明星我见得多了!我南霖的女儿,嫁人必须要门当户对!”闻竹终于意识到,大小姐南水天远比他以为的更看重他,却为时已晚。 她比他更勇敢,他却不能眼看她众叛亲离失去一切。 闻竹刚从音乐总监的办公室出来,就看见四个西装革履的英俊保镖负手站在练习室门外。他脚步顿了顿,领头的保镖向他微微颔首,说:“闻先生,大小姐来了。” 闻竹推开门,果然不出所料,南水天正被几个当红的偶像簇拥在中

秦先生,恋爱续约中

他拽着她走进房间,“砰”的一声关上门,修长的手指一颗颗解开白衬衫的扣子。秦寰铭看到她,眼中瞬间盛满了泪水,她的心揪了一下,装着星河的眼睛,怎么能满是泪水呢……他一把将她拽进怀里,用力地收紧了臂弯,颤声道:“你没有跟他走?” 原来他以为,她要跟陆知航走。 时隔两年,安梦姣又回到了墨尔本。 她拖着行李箱步入秦家宴客厅时,秦寰铭正站在一群商界大佬面前谈笑风生。 高朋满座皆是欢笑,她看到他手中的手杖

一别千秋时易失

许鸢鸢途经程府只有短短八个月。 许鸢鸢途经程府只有短短八个月。 她来时穿着一身淡紫色的袄褂,下身是一条拖地长裙。那长裙太长了,像是临时有人给她套上的。 九月份的天,还是白云蓝天,烈日高阳。程家院子外的柿子树开始泛红了。 程潍穿着一身白布长衫同好友谈笑着路过正厅大院,一斜眼便瞧见站在院子里几位女人和几位姨母。 程潍带着好友绕下廊桥行到院子里,得体的冲着几位站在哪儿的华服女人笑着道“母亲,几位姨母

蔚然程风

还真应了那句话,一见钟情不过是见色起意。 位于负一层的图书馆内,蔚然伸出手指在深褐色书架边缘滑动,找到了编号G 书籍的所在地。身旁小推车上两沓新书是早上送来的,蔚然需要将它们编号整理。 周六开馆不久,陆陆续续的人光临,程风捧着《人间失格》在国外文学区的角落翻看着,一声粗粝的噪声打破了平静。 一黄毛男子伸着头四处嚷叫:“有人吗?有人吗?我要看书!” 蔚然停下手上的动作,蹙眉道:“请不要大

谢谢你,宋医生

白夕醒过来,看着熟悉的地方,心中小小的难过了一下,还活着啊,她想。

手机读故事网©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