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狐狸先生的万能屋》第七位客人:棕熊先生的空蜜罐
《 狐狸先生的万能屋》第七位客人:棕熊先生的空蜜罐

《狐狸先生的万能屋》第六位客人:桑蚕奶奶的相册 一 清晨的阳光像长满了毛绒绒的触角,爬满森林深处的灌木丛。紫红的浆果泛着晶莹的露水,花儿渐渐苏醒。 棕熊先生一大早就背起吉他,赶往集市。 棕熊先生是一名具有天赋的音乐家,他的灵感来源于蜂蜜,每天一大早赶往集市,购买新鲜的野花蜜。 森林十里之外的集市热闹非凡,七彩鹅卵石铺成的道路镶嵌着各种图案,有可口的酥心糖、甜蜜的酱心包、时髦的太阳帽等等,形成...

劫掠女上司
劫掠女上司

刘乐上身穿一件黑色的T恤,下身穿一件黑色的运动裤,脚上一双黑色的运动鞋,黝黑的头套将他整个脸完全遮住,只有一双眼睛漏在外面。在黑暗中半蹲着,仿佛与黑夜融为了一体。 刘乐静静地躲在楼梯口门的后面,透过门上的透明玻璃,一眨不眨的盯着2002的房门,他在等待着猎物的出现。 这是刘乐潜伏在李玲小区的第二天,也是刘乐的最后一次机会。 本来,刘乐并不想在楼道里动手。小区设计的是2梯4户,除了李玲外20楼...

蝼蚁之穴
蝼蚁之穴

城区中心有一幢数十层之高的旧楼,政府出台的对该区的重新规划政策中,该楼本也在拆迁之列。 但出于某种原因,这幢楼被保留了下来,而且里外大肆装修改造,焕然一新。外墙换上亮晶晶的玻璃,一楼大厅狭窄的入口拓宽了,装上了酒店式的自动旋转门。于是,这幢旧楼摇身一变,成了名副其实的高档大厦。 大厦的前身就是普通的居民楼,但现在除了十楼以上的高层住人,其他的皆作为写字楼办公室之用。 虽是旧城区,但地理位置极...

《远亲不如近邻》

三大娘回娘家借钱去了,她男人月初在工地上从三楼摔了下来,把腿给摔折了。后来三大娘去工地上闹了几回,可因为没签合同,一分钱也没要着。眼看着男人的腿不能再拖下去了,三大娘决定回趟娘家,不管怎么样先把腿给治了,不然落下个残疾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出发的前一天夜里,三大娘和男人在炕上商量着借钱的事。 她男人半躺在床上说:“现在改革开放了,各家各户也都赚了些钱。就拿隔壁邻居金贵来说,他去年到深圳打...

小人物的末日
小人物的末日

李洛可可(loli) (1) 咖啡馆的门缓缓开了,一个人黑着脸走了进来,他左顾右盼,目光落在一个正在注视他的人身上。 “罗侦探,信我带来了。真是奇怪,什么年代还写这玩意儿呀!” “你在电话里已经说过无数遍了。”罗氓一边低头看信一边说。 “不好意思啊……您看我说得没错吧,薪酬丰厚,但‘天上不会掉馅饼’!” “这句话你也说过无数遍了。”罗氓的视线没...

考前来电

一 上海的天气近来变幻莫测。气象台发布的温度折线图线条尖锐,其形状像钢锯的齿刃,隐隐约约地向广大市民显示着五月气候会给人的健康造成多么巨大的杀伤力。 刘诗怡一向不太注意气候的变化,加之她这几天忙于应对大学入学前必修的志愿服务活动,劳累之下,又经日晒雨淋,单薄的身子骨受不住冰火两重天的拷打,迅速垮了下去。直到八天后,她才放心地出门。 那日是...

【玄幻篇】白狐的三生三世
【玄幻篇】白狐的三生三世

题记 北风呼呼的响,寒气逼人的深冬季节,没有雪花飘落,却有一滴泪落在了我的脸上,随着一声狼嚎,母亲缓缓的倒在血泊里,纯白的毛发被红色深深的浸染,如天边快落下去的晚霞。 我含着泪看着母亲慢慢合上的眼睛。而我受伤的脚也正在泊泊的流出暗红的血,冰冷的风一圈圈的围绕我的伤口,如刮骨的钢刀正一点一点侵蚀我的血肉也许我会如母亲那样去一个没有寒冷的地方,那个地方,春暖花开。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昏睡过去,...

踏足的城市,背后的故事
踏足的城市,背后的故事

这几天,朋友圈又有新玩意儿开始刷屏了。 一个小插件,在你允许它获得你的公开信息之后,点击你到过的城市,就会绘制出在中国版图上你所涉及到的省份。 这个小插件不知道又是调动了人类的哪种心理,虚荣?自我表演?集体从众? what ever 在看到这样一张张图片刷屏我的朋友圈,在看到一个个粗略的数字暴露信息的时候,我发现一些有趣的现象。 数据本身不有趣,有趣的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数据。 有人说真正...

滴血的黑玫瑰(魔幻)
滴血的黑玫瑰(魔幻)

(一) 安妮最近迷上了一个男孩。他是新来的转学生——莫西,有着希腊雕像般线条深刻明晰的轮廓,浓密的眼睫毛和深邃如潭水的眼眸,高挺的鼻子下的嘴巴尤其显得性感多情。安妮第一次看到他就被他俊美的外貌吸引住了,总是不断创造机会跟他接近。 但无论她怎么费尽心思,莫西对她总有一种疏离的淡漠,这让平时被众星捧月的安妮既失望,又萌生了一种想征服的欲望。越是对她冷淡,她越是想接近他,很快,几乎全校的人都知道她...

梦的颜色
梦的颜色

“新婚快乐!” “白头偕老,早上贵子!” “恭喜恭喜……” 新郎新娘挨桌敬酒,每一桌都要耗上不短的时间,因为要在亲朋好友的敬酒劝酒中尽量少喝,否则就算酒量再好,能不能从头到尾把十几桌敬完都是个大问题。 就在这敬酒挡酒的热闹场景中,阿杰竟然走神了,他的思绪完全畅游在回忆的点点滴滴当中。新郎是阿杰大学期间关系最铁的哥们儿,新娘虽说不是同学,但也是一早就认识的,并没有多少隔膜。阿杰在回忆中感慨万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