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市长与他的美丽儿媳免费阅读,姐姐妹妹叫我上她—相思染·盛世情殇gl

2020-05-11 08:41:14

总裁宠文

退休市长与他的美丽儿媳免费阅读,姐姐妹妹叫我上她—相思染·盛世情殇gl

雷州客栈,徐长卿拿出一个由特殊材料制成的五个指环,中间用红线串联,每个指环下吊着一个小小的透明水晶,戴在手上展示在雪见面前,“这个叫无穷钻,可以将云霆身上的雷灵珠吸出来。”

景天看了这东西老半天了,别出一句话,“这东西怎么用?”

“很简单,只要雪见姑娘将五个指环呆在手指上。”徐长卿边解释,边伸手揭开景天外衣,“然后把云霆衣服解开,手贴在他胸口,就可以把他身上的雷灵珠吸出来了。”

雪见不自然的偏头,桌子下的手抓紧龙葵袖子,本来龙葵很是悠闲的品茶,闻言猛地看向徐长卿,莫名地笑笑,眼底闪过厉芒。

徐长卿被她看的毛骨悚然,咳几声缓和紧张的心情,“龙葵姑娘,不用伤云霆又能取出灵珠的,就只有这个方法了。”

龙葵仍是不置可否,看着徐长卿一脸似笑非笑的神情,心里想着另一件事,把云霆解决的吧?嗯!这想法不错!

下面商量的事由于龙葵不时的捣乱不欢而散,不过基本是妥了,按着计划的来,应该没什么危险。

龙葵想要在这几天把失心咒解去,反正只需要三日而已,雪见大婚还有七天,还是赶得及的。

……

已是第七日了,徐长卿紧锣密鼓地准备了七天,龙葵也整整闭关了七日,虽然她曾说过只用三天就行,可她没出来,徐长卿也不好进去打扰,毕竟,以龙葵慎重的态度来看,应该是不容小视。

雪见已经七天没见到龙葵了,大婚之期一日日迫近,她从开始的紧张到了现在的平和,龙葵告诉她,一定会出现在她成亲之日保护她,她从不食言。

大婚,雪见梳着最漂亮的发式,身着上等绸缎精心裁制的大红喜服,凭一段绸花相牵,眉目精灵秀丽,温暖似阳光,喜服衬得她耀眼靓丽,光彩夺目,云霆喜上眉梢,紧紧拽住花锻。

他们对着天地……缓缓……下拜……

“一拜天地——!”

……

客房,龙葵盘膝坐在床上,本来两日的逐步蚕食已使失心咒力量渐渐减弱,可那咒似有灵性,竟在第三日聚合最后咒力一搏,龙葵一时反应不及,让它有了迂回的余地,这几日隐藏在身体的角落不时攻击她紧守的心神,这一拖,便是四日过去,龙葵心下着急,完美无缺的心识屏障出现一丝瑕疵,失心咒集结几日来休养生息的咒力欲凭尽全力争斗。

正在对抗的紧要关头,忽地脑海传来奇怪的声音,“龙葵,你可真安稳那,那天的提议你想好了吗?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不用了!”龙葵屏住心神抵挡失心咒越来越强的进攻,一口回绝。

“哈哈哈哈哈哈哈,龙葵,你难道忘了嘛,唐雪见在酆都是怎么拒绝你了?或许,你对这个已经不感兴趣了,那,我们来说说你感兴趣的。”

龙葵不欲听他说话,可却在失心咒猛烈反攻下身不由己。

“唐雪见真心喜欢你,可是,她那天为什么莫名其妙的摇头呢?还有,你这么警醒的人,怎么会无缘无故中了失心咒而不自知?这些,你都想过吗?”

“女娲一族天生淡漠,你最敬重的紫萱姐姐从不对徐长卿以外的人辞以颜色,为什么偏偏对你情有独钟,你,真的不想知道么?”

“龙葵,你真是傻的可怜,被人耍的团团转还犹不自知,哈哈哈哈哈哈哈……”

“闭嘴!!!”龙葵稳住心神,焦躁感越来越强烈,虽然知道邪剑仙在激她,却还是愤怒了。

情绪失控,失心咒来势汹汹,各种负面情绪冲击龙葵心神,暴戾嗜血的感觉越加强烈,她身子颤抖的几乎维持不住。

“龙葵,你自负凌驾六界之上,可你看看现在,你是什么?一个看不清楚真相的白痴!哈哈哈哈哈!!!”

疯狂的笑声夹杂浓烈的嘲讽狠狠冲击着龙葵的心神,防备不及,被一下撞进神识,口中涌上腥甜,唇边溢出深红的血液,全身火烧火燎一样。

像是看见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龙葵气息变得暴虐狂躁。

“不————!你骗我!都是假的!!!”

撕心裂肺的吼声响彻天际,凄厉的叫喊使得蜂拥而至的妖气都有一瞬间的停滞。

……

“夫妻交拜——!”

雪见正欲行礼,猛地僵住身子,心里突然而来的不安慌乱紧紧攥住心脏,剧烈疼痛,皱眉驱赶这心悸的感觉,弯曲一些的身子,却是再也弯不下去。

霍然抬头,神色变得无比惊恐,望向客栈的方向,仿佛听到什么。

云霆看雪见行为怪异,轻唤,“雪见,雪见?”

雪见忘不了心里响起的那声凄厉叫喊,一遍遍回放,心下恐惧更深,她几乎确定一件事。

龙葵——出事了!!!

红影闪过,礼堂已经没了雪见的身影,云霆跟着跑出去,剩下的宾客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什么事。

在云府门外追上雪见,云霆拉住她,虽没有苛责,可还是可以感觉到他明显的不悦。

雪见着急挣脱云霆,神色前所未有的坚定,“云霆,龙葵出事了,我要回去!”

云霆没放手,也没同意,等的雪见几欲动手的时候,扔出一句,“我和你一起去。”

来不及细想云霆的用意,急忙向客栈跑去。

……

客栈,静如鬼域,满是虚无,一声呼吸不闻,雪见走进这诡异的客栈,小声喊着:“龙葵……龙葵……”

不大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内回荡,仍是无一人应话。

雪见走到龙葵房间,正要进去,云霆拦住她,环顾四周,这里太过奇怪,总让他有种忐忑难安之感。

云霆靠近房间,湛蓝光华骤然而起,暴烈的罡风呼啸,整个客栈在风暴中零落残破,缓缓走出穿着妖艳红衣的女子,容貌风华绝代,气势凌厉如魔,张狂邪肆,脸上隐约有疯狂的意味,像是迷失了心智。

大红的嫁衣深深刺痛眼眸……

平静的气息一朝破碎,执了冰蓝长剑攻向那一身嫁衣沉稳如山的云霆。

红衣乱舞,湛蓝纷飞,交杂深蓝暴烈的电芒,缠绕在一起仿佛不死不休,剑光杀意凛冽毫不留情,旋舞缤纷封住所有退路,云霆大红喜服相映成趣,却没有丝毫美感,均是一诀生死的决然。

云霆想借这机会看看他到底差这女子多少,他从来优秀,容不得自己稍逊于人,尽管,这是不争的事实。

可惜,他选错了时机。

几个呼吸的功夫他已经是后力不继,难以支撑,反观龙葵未尽全力,轻描淡写地将他制服,只见她勾起嘲讽的笑意,指尖一簇赤金色火焰跃然而起,忽地神色冰冷,“云霆,你当真不自量力,几次三番挑衅与我,真当你雷灵珠所向无敌么?!”

之间轻弹,焚炎离火如体,便是他修成大罗金仙不死不灭之身,也痛的彻心彻肺惨叫出声,云霆极力忍耐也止不住体内燎原一样的剧痛,不想在她面前认输,却终是无可奈何地露出这么狼狈的一面。

焚炎离火烧得他如坠灼热熔岩,恨不得马上死去又神志越发清醒,忽地身子一轻,虚脱般瘫倒在地上,赤金色火焰离体包裹着一颗闪耀深蓝电芒的珠子飞向龙葵。

接过雷灵珠,不理晕死过去的云霆,抬眼看向闻讯赶回的徐长卿等人。

景天拉住徐长卿,远远看着龙葵,“白豆腐,我妹妹怎么感觉这么怪?”

徐长卿忧心地看了她一眼,“龙葵姑娘这样子,像是走火入魔了。”

雪见本想挡住龙葵的攻击,却是想起上次的情形,潜意识里回避与龙葵冲突的行为,不想,这犹豫的功夫,已是让云霆受了不可弥补的伤害。

“龙葵?!”雪见一把拉住暴虐的龙葵,不顾她凛冽的杀意,“你别伤害无辜啊!”

龙葵回首,深红眼眸对着她,冰冷的声音淡淡,“你是在怪我么?”

雪见还想说什么,被赶来的徐长卿打断,“龙葵姑娘,云霆没了雷灵珠,无法震慑群妖,现在雷州妖物侵袭,你可有对策?”

龙葵红衣绚烂如火,焚炎灭世,妖孽般一笑,“雷州百姓?不救。”御风而行,对着妖孽残杀的百姓视若无睹,手臂一紧,却是雪见跟上来拽住自己。

龙葵一下暴怒,揪着雪见衣襟盯着她,字句清楚,“你是吃定我会答应你的要求么?!”

雪见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她,眼底没有任何请求的意味,仿佛是龙葵应该做的,理所当然,理直气壮。

微不可闻的叹口气,抬眸。

宛若凤翼的开元追月凝上冰蓝苍茫的仙气箭矢,对着天空低垂的乌墨云层,放箭!焚炎离火,恸天贯日!

箭如流星,刹那间,惊天动地的巨响震碎乌云,无数妖物灰飞烟灭,魔气散如尘烟,阳光大放,苍穹浩淼深蓝,雷州祥和秀丽,一如往昔。

雪见看着雷州恢复原貌,忽然感觉肩颈处有些湿润,下意识伸手一摸。

血……

惊恐的回头,却见龙葵不知何时苍白了容颜,唇边鲜血不断溢出,漫过精巧的下巴滴在自己身上。

一滴一滴……一滴一滴……

龙葵落叶般向后倒去,雪见惊慌地抱住她,刚才好好的,怎么一眨眼就成了这样?

“龙葵……”再唤一声,“龙葵?”

没有人应,没有听到熟悉的清冷声音,也没有孤傲不驯的语气,龙葵唇边鲜血即便是在昏迷中也流个不停,染的雪见碎红衣裳大片大片深浓如血,她软软的倒在雪见怀里,像是安静的睡着,若不是妖冶的颜色仿佛就这样消散了去。

徐长卿察觉龙葵气息逐渐减弱,急忙将她送入房间。

雪见茫然地坐在门外,望着那扇紧闭的门,眉目间碎裂的恐惧如洪水泛滥,怎么会这样?只是救了雷州百姓,怎么就让龙葵陷入生死不明的境地?

龙葵……千万……不要有事……

相关阅读
在家里被老公朋友干了,邪魅总裁的冷酷交易—秦时明月之

“靖,我有个创意。”“什么?”“我们把政哥情杀了吧!”“……”“你先扮成个美女,凭你那副杀千刀的尊荣一定会把政哥迷得连亲妈都找不到,然后跟他搅基,接着再诱个太监,激

宝贝放松一点你太紧了,被缚的女侠冷月仙子—精灵王后

梅尔的心情当然不好。不论是谁,在触动禁制后还被狠狠地给了一下都不会心情好的,即使她是为了救一个美貌如花的精灵。梅尔僵着一张俏脸给马儿喂了一把草,又抚摸着它的

趴好打开你自己的花瓣受罚,和姐姐睡觉时忍不住—但少闲

第四十四章研讨会(上)六月的北京总是骄阳似火,炽烈的太阳晃的人睁不开眼。吴握愚提早来到礼堂,想着在这里等张卿小和鹿清浅,如果顺利的话,说不定还能见到周可温。礼堂门

不要不要顶了好涨,小骚货自己坐上来—神弃者

阿斯诺克大陆的中央,密斯底湖畔,是大陆上最著名的学院,贝尔海姆学院。这里没有国家的限制,禁止任何理由的斗殴和阴谋,给予学生最自由的学习空间。只要你在这所学院,只需

啊用力点好棒好大粗,他紫色狰狞的巨物贯穿了她的—沤沫

瑾沫跪坐在日式的榻榻米上,抬头望了望窗外的秋色,小腿连着膝盖处原本酸痛一片的感觉早已有些麻木,转过头又看向前面正练习着书法的老人,正是真田家的大家长真田正雄。

三个男人一起舔我好爽,惊艳江湖—乔鲁娜·布兰度的奇妙

由于正式开张要等到晚上七点,我和徐伦先是去花京院老师家,霸占客厅沙发打了几个小时的游戏,才手拉手向着商业街出发。虽然早就知道阿帕茶馆和米斯达的人气有多高,但当

被外国人干的感觉爽,与男人3p—鸟雀饲养法

依照多弗朗明哥所计划的,堂吉诃德海贼团开始了杀人放火的勾当。洁白的城镇随着越升越高的火焰变得愈发混乱,女人和孩子的眼泪映杂着红光、男人拎着兵器愤怒的嘶吼着

写得很污很详细的揉胸床文,老板不要了太粗了故事—小虐

连华眸光微凝,循着月光捡起来火折子,点起了火,果然在竹子上看到了斑斑血迹,不由得心中一紧。一路摸索着血迹经过的小径,走到了医仙谷前,顾不得多想就走了进去。“你又来

夹得好紧太深了慢点轻点h孤单坠爱,好棒别舔了快用力—

“先生,这个好像是你掉的。”明明是酷暑时节的大夏天,入夜后却莫名地冰寒削骨。女孩被巷子口刮进来的风抚摸得直打哆嗦,手指一颤一颤的,既柔弱又坚毅,尽管等了好半天,也

啊嗯哦 老公插的我好想你,女婿插太深了—寻回被背叛的

意大利的西西里岛,被人们成为黑手党的发源地,大概没有人想象到,这座美丽的小岛,竟然集结这个么的黑手党。作为黑手党发源地,在这里,你可能随便上街随手抓过一个人,都可能

手机读故事网©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