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爱口的细节描述,文若娴抓着自己的敏感地方|位面直播中

2020-05-23 11:00:41

耽美文学

爱爱口的细节描述,文若娴抓着自己的敏感地方|位面直播中

“……这还吃早饭吗?”燕小芙坐在门口,听着屋里面翻箱倒柜的声音。

门外的太阳已经升的老高了。

她一个人安静地坐在门口,听着身后的噼里啪啦声响,特别想一个人先溜出去买完面吃。

都快中午了,肚子已经被饿扁了。

“你们找到什么了吗?”燕小芙朝着身后的屋里喊道,楚留香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没有!”

“那就别找了。”燕小芙说。

天鹰子的尸体已经被移走了,楚留香不死心,想看看能不能找出些什么线索来,所以已经在屋子里翻了一早上。事实是什么都没有找出来,燕小芙当然也知道他找不出来。

这会楚留香终于放弃了,他从屋里走了出来,看着坐在门口的燕小芙,忽然笑了出来,“你这什么表情,怪可怜的。”

这是饥饿的表情。

燕小芙起身跟着楚留香朝着外面走,冷秋魂这会心烦意乱,根本没有心情去吃饭,两人也没去管他,就顺着街上慢慢的走,找一家馆子填饱肚子。

其实楚留香现在也是十分的心烦意乱的。燕小芙偷偷的看了眼旁边人的表情,他的脸上竟然还带着一丝温和的笑容,完全看不出来什么太焦躁的表情。

有那么一瞬间,如果楚留香皮不是那么黑的话,燕小芙是把这货看成了个仙气飘飘的道长的……

风轻云淡。

然而就这么一副表情,在原著里描写他心理的句子是,“心里却已几乎绝望”。

嗯,绝望。

燕小芙决定在录播的截图里找出目前楚留香这张表情的正面照,在上面标上“绝望”两字,当表情包来用,嘲讽效果绝对是暴击的……

楚留香跟花满楼一样,都是笑着的时候比较多的,然而两人的气质却完全不同。

花满楼身上有着一种十分平和的感觉,楚留香身上却带着种跟陆小凤相同的搞事感觉,就连他现在笑起来的时候,都带着点浪子的风流。

但是陆小凤绝对不会像楚留香这么笑……也没他这么黑。

“咱们接下来要去哪?”燕小芙在街上慢慢的走着,这时候街上的行人已经渐渐地多起来了。燕小芙说实话,自己在这种地方走,是需要相当大的勇气的。

毕竟这种妆在二次元里是个相当美得存在,但是三次元里如果画不好出门是肯定会被群嘲的……

燕小芙虽然手艺差,还是第一次画,但是好歹仗着底子不算太差,她出门前特意看了几遍,自认为勉强达到了不会被嘲的程度,然而现在走在街上确实是没被嘲,而是转化成了另一种局面……

“啧,这有没有种皇帝开路的感觉……”燕小芙跟直播间的观众们感慨道,不管街上多挤,她跟楚留香的方圆两米以内是绝对没人的。

她走在街上的时候,整条街的人都在看她。

大人们在看她,小孩们也在看她。

“哎……完了,我觉得我腿抖。”燕小芙小声的跟观众们说。

“抖个毛啊!!胭脂你考不考虑直接在脸上纹个永久的啊!一想到这个会被洗了就感觉好伤心啊!”

“不是……今天早上碰见那几个人都不看我,这怎么一上街反倒被围观了呢。”燕小芙战战兢兢的说。

“这说明我们民风淳朴,想干啥从来都不掩饰……也可能是人多了胆就大了233333”

“忽然想起来日本的花魁道中,都是那种艺妓头牌,脸上画那种特夸张特复杂的大浓妆,穿上很贵很贵的那种和服在街上走,旁边还有人跟着前后开路,旁边一帮围观的吃瓜群众……好像差不多就是这么个场面233333”

“前后开路……但是现在胭脂逼格不够啊,就一个人23333如果两人一路打过去倒还是挺有意思的……”

“花魁道中人家都是走一步停挺长时间的,而且走路的姿势都有讲究,但是胭脂你已经完全是一路小跑了233333你好歹慢点行不行。”

“我没法不跑啊,换你你也得跑啊,而且我觉得这太拉仇恨了,太惹眼,铁定是武侠小说里最容易□□死的那种啊。”燕小芙小声的对着直播间吼道。

“吼屁啊!好好走!别特么崩你男神人设啊!”直播间的人们也纷纷在直播间对着她抗议道。

燕小芙实在是说不过直播间的人们,重新抬头的时候就变成了一副面无表情的面瘫脸。反正现在她这幅样子别人看见了也知道她肯定是个戏子之类的从业人员,所以她也看开了,这么一放松,步子也稍稍放慢了下来。

“我今天早上的时候就想问来着……你脸上画的这个是什么啊?”楚留香忽然转头问燕小芙,脸上还带着那种似有似无的笑。

“啊?我脸上的这个啊……”燕小芙下意识的摸了摸眼角,“嗯……你就当它是一朵花吧。”

上面是牡丹,中间是菊花,下面……

嗯,反正这就是朵花吧。

“有花是长成这样的吗?那我还真的想看一看。”楚留香说,“不过你为什么要在脸上画这么大的一朵花呢?”

“为了遮伤疤,伤疤太难看了,唱戏的时候容易把人吓到。”燕小芙一边走一边说。

她觉得自己这理由蛮正当的,说出来也没什么奇怪的意味,谁知道楚留香这时候却一下子真的笑了出来,他摇了摇头说:“你啊……所以我看你这辈子都学不会易容了。”

不,你错了,我虽然其他易容的手段学不好,但是易容成汉子我已经出神入化了。燕小芙默默地在心里反抗着。

“在这吃吗?”楚留香问道,燕小芙抬起头来,只见两人已经不知不觉的走到了一家酒楼的门口,酒楼门口人山人海,看上去格外的热闹。

多么美好的画面啊……美好的让人都不想去打扰。

燕小芙想我进去这气氛就铁定废了,现在这些和谐的气氛绝对会变得古怪的一比,你看看现在门口的气氛就已经僵硬了有没有,前面的人现在都不敢回头了。

“附近就这家酒楼的酒最好,我来之前就听说过这里的名字,你进来尝一尝。”楚留香二话没说就拉着燕小芙进门了。燕小芙被他强行拉了进去,一路直冲二楼。

燕小芙跟着楚留香坐在二楼的时候,整个人都想趴在桌子上躺尸。她看着楚留香特淡定的喊来了店小二,要了两个小菜,还要了一壶热酒。

没过一会,酒和菜都被店小二送过来了,燕小芙看着那个雪白的酒瓶,就是武侠剧里那种最常用的大肚子细脖子的酒瓶批发款式。

她看着这个酒瓶,竟然也莫名的想喝起了酒,当然不是因为她喜欢酒的味道,而是单纯的想用这酒瓶子过把装大侠的瘾。

店小二拿了两个小小的酒盅,燕小芙看着这酒盅竟然也觉得萌萌的,她伸手给自己倒了杯酒,小心的抿了一口,一股辛辣的感觉冲上了脑门。

嗯,还行,度数不高。

燕小芙就这么一点点的抿着酒,顺便开始扫荡着桌子上的菜,她原本因为成功模仿了小时候装大侠的梦想,心里还一直觉得有点隐约的开心,结果一抬头,楚留香的姿势比她潇洒多了。

人家也是拿了个小酒盅,在那里一点点的喝,半条胳膊搭在窗口处,一边喝一边用眼睛看着窗户外。

明明两人喝酒的速度差不多,但是楚留香看上去就是那种武侠片里喝酒的大侠。

相比之下,燕小芙觉得自己就跟偷喝酒的小孩似的……

她在楚留香搭在窗口的胳膊和那双眼睛上看了一眼,默默地低下头扒拉饭。

……

“怎么了?怎么这么安静?”刚进酒楼的客人被安静的氛围吓了一跳,他朝着四处看了眼,结果看见了平时在一起吃饭的老顾客,那人正连连挥手,指着二楼的一个地方。

刚进门的客人看见手势,小心的朝着楼上看了一眼,只见那里坐了两个人,其中一个是个穿着蓝衣服的公子,另一个是个穿着红衣服的人,看那举止打扮应该是个唱戏的。

这红衣人最显眼的地方,就是他的半边脸上画了一大片火红的花纹,硬生生的把他衬得跟鬼魅一样,跟其他的戏子一下子就能区分开来。

客人看着那个穿着红衣服的戏子轻轻的拿起了面前的酒杯,小小的抿了一口,然后就放下了,涂了口脂的嘴看起来红艳艳的。

他面前的另一个人却豪爽的多,正一杯一杯的喝着杯中的酒,没过一会又叫上来了一壶,这回这个戏子没有再喝了,而是配着那个公子吃饭。

其实一般来说,戏子都应该是配着喝酒的,但是这个公子可能是心情不错,居然什么话也没说,依旧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

“这是谁家的公子带着戏子上这来吃饭了,还真会玩。”客人赶紧找了个地方坐下,小声的问着身边的人。

“是啊,这唱戏的又是哪里的,好像没见过啊。”另一个人小声的说道。

他又转头看了看酒楼里的人,果然不少,看来大家都是抱着跟他一样看热闹的心态坐下来的。

这酒楼里的人越来越多,然而却依旧没什么杂音,大家都偷偷的打量着楼上的两人。

那人给自己倒了杯酒,看着上面那两人。这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公子今天心情好,带着哪家的头牌出来逛,在这酒楼里吃饭。其实那唱戏的地方什么东西都比这酒楼要讲究,也不知道这公子今天是什么意思。

不过在这吃饭也没什么不好的,这样的头牌他们平时都见不到,这回也算是见识了。那人又抬起头来看着楼上,却忽然发现那个蓝衣公子动了一下。

“怎么了?”他心理正想着呢,就看见那蓝衣公子竟然一把掀开窗户,从窗口跳了出去!

“竟然是个江湖人。”旁边的一个人惊讶的说道,他心理也挺惊讶的,因为那人身上虽然有江湖气,但是举止打扮都非同一般,看起来确实像是个富贵的人,没想到竟然是个江湖人。

正想着呢,他忽然看见那个红衣服的戏子竟然也一下子站了起来,顺着窗口跳了出去,速度一点都不逊色于刚刚跳出去的那个人。

酒楼一下子静的吓人,过了不久,嘈杂的声音一下子响了起来。

相关阅读
被各种工具调教花核,老妈和老外3q经历|蓝河的妹子

对于广大荣耀玩家,今年新年是前所未有的热闹。抛开荣耀游戏方的春节活动不算,来自荣耀总部,荣耀创世大神的问候绝对是新年头一号惊喜。而排第二的,就该是拉普拉斯妖身

叔叔进入妈妈的身体,弄的小穴好|三好本丸培养计划

从烛台切那里得知了鹤丸的现状以后,湛卢便也不作任何停留,一路急吼吼的直冲手入领域而去,但在到达手入领域并看到已经消失近一半的鹤丸本体后,湛卢原本急促的脚步却停

警察的巨炮的惩罚,女儿儿媳全收|隔云端

她看到覃檀嘴唇嗫嚅了下,没立刻反驳。依叶雨初大胆推断:“陈犀”与“覃照”,都不特指某个具体的活人,而是类似图腾的存在。图腾是凝固的历史,肯定历任“陈犀”的扮演者

不要,好大,好撑,太深了,我舔儿媳妇|漩涡神威

最后自来也还是拗不过神威,将大玉螺旋丸教给了他。鉴于神威执意要独自修行,放心不下的自来也还把自己的一些研究螺旋丸和仙术的心得写下来塞给了神威。在得知神威这

我把老师给干到高潮小说,他的分身恶意向上一顶|寒江雪

“阿雪,你刚才看郝眉的目光……”顿了一下语气,“我很不喜欢。”虽然清楚的知道阿雪没有别的意思,很有可能是发现什么有趣的事情,但是他还是很不喜欢阿雪就那么盯着一

里面就像有小嘴吸着他,我和5人轮流啪啪啪口述|粽子出没

自从发现这具尸骨之后,所有人都这堆残骸残生了极大的兴趣。吴邪最先觉得累,所以很快就去一边休息了,而潘子和胖子两人用尽办法,想把里面的东西完好的弄出来,不过效果甚

老爷操通房丫鬟,引诱我的巨乳女邻居|偶像

神之领域!光听名字就知道是个很厉害的地方。有人说,神之领域才是荣耀最有趣的地方。因为没有去过,李妍对五十级能去神之领域有太大的感触,顶多觉得很厉害而已,因为叶修

外国人好长受不了了,我在厨房干母亲全集|再也不要做怨

还好此时十七皇子插话道:“在下,还有个不情之请,望这位公子能答应。”他又踌躇了一下,而后道:“我方才听得这位公子的琴音,委实钦佩,我也粗浅懂些音律,不知能否合奏一曲?”

灌满 小腹鼓起 不愿出来,女朋友胸被吸得又肿又疼|病娇

不知道到底是人的忘性大,还是小书仙这个名字真的有那么大的'魅力',不管是何种原因,安秀贞的ANTI粉有所下降确确实实是存在的。S.M公司本来也没有要放弃安秀贞打算,怎

干爹的几把,爸爸曰我和妈|半月谈

孩子害怕黑暗,情有可原;人生真正的悲剧,是成人害怕光明。——柏拉图清晨,炫白的阳光透过重重帘幕照耀在宽阔的大床上。良好的作息习惯,使秦明在六点钟准时醒来。不过,睁

手机读故事网©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