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王两根齐入啊好痛,拥挤公交h文超邪恶诗情_守望者

2020-05-23 13:31:06

耽美甜文

蛇王两根齐入啊好痛,拥挤公交h文超邪恶诗情_守望者

===============================================================================

十束看着一脸懒散的把阳台的门随随便便就拆掉的周防,以及在一旁眼睛已经快掉下来的搬运工人,不由得认真的考虑起来,力气这么大的King也许意外的合适做搬运工?这个想法刚刚冒起来的时候就看到那个被拆卸下来的已经弯的不能再使用的可怜的门,然后十束果断的觉得果然比起搬运工,King最合适的还是去拆迁办工作吧?

所以说,只是去买一个酱油到底为什么会发展到现在这个情况呢。

十束掰着手指数了一下,一开始明明是很顺利的,然后自买完了酱油就开始了诡异的走向了,先是碰到了青王然后&进行了一场友好的切磋并且被抓X在场,这都还没解决呢就摊上了叶君和酒店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好不容易这事儿完结了吧,终于打算把酱油给送回去吧,叶君接到电话表示要回去他的宿舍一趟,接着几人就带着酱油又兴致勃勃的来参观宿舍。事情理顺之后,十束看了看手里的酱油,一边努力打消‘莫非这是一瓶神奇的酱油’这种想法,一边安慰自己一般的想着,嘛,没事没事,草薙哥总会有办法解决没有酱油这个小问题的嘛。

“说起来,叶君屋子里的东西异常的少呢?”十束默默的进行了一次厨房-厅-卧室的简略游玩,然后又回到客厅中的时候看见有些困扰的叶白,在得知对方正在认真的考虑是要把水族箱放在厅中还是放在浴&室里面的时候转过脸去看那个每次让他看到都觉得能够直接塞两三个人进去得水族箱,抽了抽嘴角,到底为什么在这种不大的房子里放置一个这么大的水族箱啊,“放在浴&室里面的话可能会比较麻烦哦,叶君?”

听了十束的话而扭过头看向浴&室,然后带着一脸恍然的表情赞同的说道,“恩,的确是,还要把浴&室门也拆了。”

不,我并不是这个意思。你这样说拆就拆你的房东知道吗?

感觉简直没办法好好交流了,“嘛,叶君是要养什么大型的鱼吗?”

“大型的..鱼..吗..”叶白眨了眨眼睛,恩,自己应该也可以算是鱼吧?

“对了,叶君中午去HOMRA吧?”总觉得就‘鱼’的这个话题不要再深究比较好的十束默默的换了一个话题,他想了想起干净得根本没有动过的厨房和空荡荡的冰箱,“反正叶君也没有准备午餐吧?”

“姆,午餐的话..”叶白低头看着一直到现在都还抱在怀里没有放下去的那一袋面包,抬起头来看到两个人也刚刚从面包上移开视线,脸上异常同步的都皱着眉带着不太赞同的表情,于是自以为明白对方在不满什么的叶白话到嘴里又一转变成解释,“请不要做出这样的表情,这是午餐晚餐和明天的早餐,我并不太耗费粮食”

“嘛嘛,叶君还是跟我们回去吃吧,King也是这么想的对吧~”十束接过赤王随手递过来的原本在叶白手里的面包袋,笑眯眯的看着叶白说道,“今天很丰盛哦,菜色~”

一直到站在HOMRA大门的时候叶白都没有机会把一直含在嘴里的那句‘原本也打算下午要去的,现在提前去也没什么不可以’给说出来,基本上只要他一开口就会被温柔的截过话头。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即使是温柔如十束在某些方面上也意外的强硬,明显的带着吠舞罗这个暴&力组&织的特征。应该说,果然是一家人吗?就这点而言的话,伏见君的确并不太合适这个组&织?毕竟如果是连灵魂世界都灰暗得只剩下那么一两个光亮点的伏见君的话,他想要的根本不是这些吧。来自同伴间强制的关心的确不错,但是这并不合适他,因为他这个人啊,根本就对任何的事情都毫无兴趣,他不喜欢麻烦事,也不喜欢被麻烦,所以实际上很多对吠舞罗来说的‘同伴的事情’都被他归类到无关的、不想有关的、麻烦的事情中去。他灰暗的世界中只有他在意的人才会有不一样的闪亮的光芒,而他想要的也只是来自在意的人专注的视线,只有和特定的人相关的事情对他而言才是有意义的。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你我不需要任何人的注视。

伏见君的想法大概是这样。

收回飘的很远的思绪,看了看身边一脸慵懒的,一手拎着酱油一手抱着面包的,长着一张凶恶脸的赤王,叶白居然觉得似乎也没什么违和感。

“...姆。”HOMRA里的人比往日来的几次看起来更多,并且都在忙碌着布置着,像是什么特殊日子?叶白看着群魔乱舞的一群人,想了想自告奋勇的打算将酱油送去厨房。对于因为购买酱油的时间长得有些微妙,所以暂时不太想进到厨房或者说不太想看到吠舞罗妈妈的十束来说这可真是个好消息,他笑眯眯的说了句麻烦了然后就果断的加入那群正在因为挂饰贴得正不正而吵吵闹闹的人中间去了,而拎着酱油的赤王对此不置可否,他随手把酱油递过去,然后便又无所事事的坐在沙发上看着身边的人兴致勃勃的布置着。

厨房中的光线并不如外面那么好,如果不开着灯的话,大概会陷入黑乎乎的一片吧,叶白扫了一下四周,并没有看到预料中的金发的男人,反而是看到穿着一件居家服,系着有些过大围裙的银发的女孩子,她背对着门站在椅子上,专注的看着面前的东西,丝毫没有注意到有人走近,“...恩,再搅拌一下,然后就可以了。”

一边小声的念着草薙告诉她的要诀,小小的女孩子面无表情的看着一锅已经明显成功了,但是眼看着根本等不到草薙过来就会烧的过度的汤,犹豫着要伸手去,然后就看到一双带着手套的手越过自己轻轻的关掉火,端起汤锅放在一旁,在她还未转过身的时候听到一个温和的声音从自己身旁传来,“草薙先生不在吗,让小孩子做这么危险的事情,真是个不称职的大人呢。”

叶白伸手抱住因为转身过急导致在椅子上有些站不稳的小女孩,在空中转一个圈后轻轻的将她放在地上,对方眼中的欣喜在看到自己的时候忽然像是发生了停顿,而后便慢慢的溢出一些悲伤的气息,来自对方灵魂中的情绪实在太过明显,让人无法忽视,他安静的看着那双漂亮的红宝石一样的眼睛。叶白能感知到她的情绪,却不明白为什么,这些悲伤的情绪来得如此突然,在上一刻明明还是带有些欢愉的,甚至她的眼中现在也还带着困惑的模样。也许是因为差点摔倒所以害怕了?叶白想了想,学着记忆中那样,微微弯下腰安抚一般的亲了亲她的额头,“安全着陆。”

安娜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被亲过的地方明显带着一股灼热的温度,而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却仿佛毫无知觉,就像每一次看到的那样,平静的带着像是在微笑一样的表情站在自己面前,甚至也许是厨房暖融的灯光的关系,他向来平静过度的脸庞和凝视着自己的那双眼睛都像是有了几分温柔的色彩。安娜几次张嘴,却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对此叶白丝毫没有催促,耐心又安静的等候着,“....很”

“哟,是叶啊。”草薙叼着烟从门外走了进来,但也许是考虑到有小孩子在场的关系,所以并没有点燃,只是含糊着打了个招呼。由于背对着他的缘故,他并没有看到小女孩的表情,只是对于叶白和安娜这个组合感到有些意外。

“中午好,草薙先生。”叶白将视线移向走到洗碗池边上挽着袖子明显打算择菜的金发男人,礼貌的打了个招呼之后,语气平平的接着说,“下次请不要把小孩子随便放在这种危险的地方,容易烫伤。”

“恩?”

微微拉长的尾音表明对方根本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叶白伸手指了指被他放在一边的汤锅,继续的认真的说道,“她还不到进厨房做事的年纪,草薙先生这样是使用童工的可耻的大人形象。”

可耻的大人看着那锅略有些满的汤,大致上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但是啊,他真的没有想过要让安娜去端那个啊,他只是上个楼而已马上就下来了好吗。嘴角有些抽的草薙看向站在叶白身边的安娜,悲伤的发现吠舞罗的小公主低着头并没有为自己澄清‘可耻的大人’这个形象的打算,他叹了口气挥了挥手,“是是是,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那么就麻烦叶带着小童工去楼上换掉这件童工装吧,这边我来就好了。”

叶白将小女孩身上过大的围裙脱下来伸手递了过去,“辛苦了,草薙先生。”

牵着安娜走上了楼梯,叶白感觉到自己对方灵魂中的悲伤并未散去,反而有要越来越浓厚的迹象,他站在房间的门口,蹲下&身子扶着对方的肩膀,询问一般的看过去,在发现对方的眼中是酝满了雾气时,像是有些犹豫,但是他最终只是平静的说道,“不要哭,我没有办法帮你擦眼泪的。”

看着伸出来在自己眼前晃动示意的那双带着黑色皮手套的手,她伸出手抓&住那只手,她并没有从那只手中感受到任何的异样。并不像在厨房中那样犹豫不决,她直视着那双在最初让她觉得颤栗不已的眼睛,轻轻的将那时只说了一个字便被打断的话又重新说了一遍,“很疼,是不是?”

在九岁的小孩子贫瘠的词汇中,【疼】这个字是她唯一想到的表达痛苦的词汇,就像她无数次在博士的研究中生存下来之后,她回想起那些时候,能想到的也只有用【疼】来形容,当感觉这个词汇已经无法形容的时候,她自发自觉得又领悟了一个新的词,【很疼】,而现在她看着眼前的少年,声音轻轻的,却带着十分的笃定说道,很疼,是不是?

“你可以看到?...原来是这样,”叶白安静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显得悲伤又困惑的小女孩,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的表情依然平静,近乎有些无情,属于少年的柔和的声音因为压低而透出一些不明的意味,“不要在意,这些付出微不足道,不值一提。”

是啊,这些都是要完成任务所要付出的努力,对比起以往来说,这些付出的确并不算特别的苛刻,从某些方面来说也大概可以算是微不足道。

用来温养周防的灵魂之力不过是自己几千年累积下来的灵魂中的一块罢了,人类的生命如此的短暂,哪怕是再强大的人类,力量也许可以强大到令人侧目的地步,但灵魂是不会和力量同步的增长,周防的灵魂也许是比大部分的人来的强大些,但对他而言是一样的纤细。他所付出的,不过是分离灵魂时来自灵魂的抗议,以及因为充当容器存放王权的力量而受到的攻击,剩下的便是逆天改命而必须承受来自这个世界恶意添加的疼痛罢了。仅仅是这些而已,他已经习惯了,不管是灵魂,还是身体,这些疼痛对他而言并非不能承受。毕竟你要知道,没有一次次的碎裂再重组的话,如果只是虚度个几千年的话,灵魂也无法成长为如此惊人的地步,坚韧得像外挂一样。

这些付出微不足道,不值一提。

对方的身后是敞开的窗户,正旺&盛的阳光以接近垂直的角度落下来,她看到漂浮在阳光中的那些闪光的灰尘,看到对方那天生的微微上&翘的,像是带着三分笑一样的嘴角,也看到对方那双黑沉沉的,依然没有透出半分情绪来的眼睛。

不明白啊,她不明白啊,为什么呢?那个人的身上溢满了原本应该属于尊的红色,这些红色明明同样像蝴蝶一样,耀眼又漂亮,但却让她在看到的时候感到觉得悲伤,以及困惑。尊的红色是最漂亮的红色,但同样也是最强大的红色啊,要将如此之多的红色困在自己的身体中,要有多疼啊?可这个人的表情却依然平静,甚至细心的裹住一切会露馅的可能,丝毫没有让人看出任何的异样。他如此温柔的说,这些付出微不足道。

为什么能够做到这个地步呢?不明白啊....

九岁的小女孩沉默着最终什么也问,她在看到对方的时候感到悲伤而困惑,但她同样没有勇气问出来,她害怕一旦问出来之后,对方也许一想明白便爽快的放弃了,她喜欢尊的红色,希望对方能一直都在,亲疏远近的关系,在这种时候体现得如此明显,她想要尊活下来,所以即使知道对方很疼也最终什么都没有问,只是沉默着将对方的手紧紧的抓在自己的手里。

“去换衣服吧,需要我帮忙吗?”那些悲伤的情绪虽然并没有消失,但同样也没有再扩散开来,叶白站起身来,就着被对方抓&住的姿势牵着她走进了房间里,将空着的那只手轻轻的摸了摸对方的脑袋,在得到对方表示并不需要自己的帮忙之后便安静的站在一旁等候,他看着沉默的拿起衣服走进浴&室中的小女孩子,有些困扰的皱了一下眉,事实上他也有些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才能解决现在碰到的问题,他完全不明白对方的悲伤来自什么地方,因此也无法对症下&药的去解决。

小孩子就应该是天真无邪的模样,就应该是快乐得笑靥能引来蝴蝶的模样。

在叶白的记忆中,类似这个意思的话因为曾经重复的被教导过多次因而也一直牢牢的记着。但告诉他这句话的人并没有告诉他应该如何让一个不开心的孩子开心起来。他试着亲吻了对方的额头,试着解释并安抚了对方,试着放慢的语速压低了声音,试着告诉她这一切无关紧要不要为此难过,但似乎并没有记忆中看到那些人做出来的所能得到的那么好的效果。这让他有些困惑。这个问题一直到所有人都开始对着坂东唱起生日歌并开始送起生日礼物的时候叶白‘dang’的一下忽然恍然大悟了,觉得自己好像找到为什么所有的方法都没有效果的原因了,也许是缺一个小礼物所以才没有效果的吗?

这一场热闹得不像样的生日宴从中午一直闹到下午四点多,精力旺&盛的少年们表示要接着出去续摊,捧着摄影机的十束兴致高扬的看着叶白发出邀请,“叶君要和我们一起去吗?”

叶白回过头看向站在一旁的草薙,见他看过来,草薙笑得十分灿烂的压下额头的青筋,伸手一指被弄得乱七八糟的酒吧,“我就不去了,除非八田酱和坂东打算留下来收拾这些?”

看着在草薙说完话便一溜烟消失在门外的两个人,想也不想的对着还在的十束摇摇头,然后犹豫了一下才又补上一句,“祝你玩得开心?”

“噗...好的,谢了哟,托福,今天一定会玩得很开心的。”不知道是在笑八田和坂东的举动还是被叶白一本正经的模样给逗乐了,拿着摄影机的十束一边拍着几个人一边倒退着走出去,“拜拜~”

看着十束也走出大门之后,草薙收起脸上过分灿烂的笑容,带着些无奈的笑意转过身打算开始收拾残局,却看见少年已经不知道何时自觉地开始收拾桌子上的碗筷了,“叶去尊那边坐着吧,让客人做这些事可是非..我说你放下一些啊不要一次性拿那么多。”

“...节约一趟的时间。”叶白手里的碗叠起来几乎都快到他的下巴了,而他还试图打算要再把剩下的几个碗给叠上去,他看着仅剩下的两个碗,再看看一旁明显不赞同的草薙,正在想应该怎么说服对方相信自己可以一趟拿完的时候就看到银发的小女孩安静的站在自己旁边,手里正捧着仅剩下的两个碗。虽然还不到进厨房的年纪,但只是帮忙的话,也不应该打击她的积极性不是吗?叶白看着安娜,眨了眨眼睛,“那就麻烦你了。”

一直到两个人走进厨房中,草薙才想起来自己一开始没说完的话,他摇了摇头微微笑着,“让客人做这些事情可是非常失礼的,不过算了,他也不算是客人,是吧?尊。”

对于他的话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只是回以一个意味不明的单音,而他也毫不在意,只是挽了挽袖子,收拾起乱糟糟的一切。

“对了,叶明天有空吗?”

叶白停下手里洗碗的动作,转过脸去看仍然不停手的擦着盘子的金发男人,“娒,...什么时候?”

“不先问是什么事吗?”草薙笑着将手里擦干的盘子放入柜中,“一整天,恩,从早上到傍晚。”

“...早上,..”少年似乎在考虑什么,片刻才又询问道,“早上几点。”

“也不会太早,大概九点多。”伸手又拿过一个洗好的盘子一边擦着,“怎么了?早上有事吗?”

“...”叶白没有说话,只是摇摇头表示并没有什么事,他犹豫了一下,才平静的回答,“只是比较晚起床。”

“是吗?那明天可以麻烦叶帮忙看一下家吗?只有安娜和尊在的话,总担心尊会乱来啊。”

男人说话的语调带着一种奇怪的爽朗的腔调,在厨房橘色的灯光下,他的面部轮廓相较平时显得更加的柔和,和自己这具身体那种天生自带的弧度不同,他是自发的在微微笑着,一双眼睛在墨镜下让人看得并不清晰,但直觉应该是透着非常温柔的模样。

叶白蓦地偏过脸收回原本看向草薙的视线,他的动作十分的突兀,以至于草薙以为发生了什么,正想询问时便听到来自对方的回答,“我明白了。”

“如果起床比较晚的话,不如今晚就留在这边过夜,明天也不至于需要太早起床了?”将最后一个碟子放进柜子中,草薙关上柜子看着也已经收拾完毕的少年提议道。

然而面对草薙的提议少年摇摇头拒绝,伸手将放在一旁的手套重新带上,然后平静的说出今天来这里的原本目的,“我想看一下周防的恢复情况。”

相关阅读
妻多夫np全肉小说 我和婶娘那些事—当我试图变性的时

“我理解你的感受,真的,”安洁莉娜哭天抹地的说,“我和你认识这么久了,也没见你家里人请我去你家吃一顿饭!”难得的、没有提姆的周末。他们约在了一家咖啡店。“……你

3人吸奶边扎下面 村长轮了村花—生而不凡

23.暑假生活米兰达的情况不太好,但是神奇的是,她复原的速度非常的快,快到艾莉雅都在怀疑给女儿使用的药物中有没有用什么比较特殊的药。小姑娘在医院睡了两天才醒来,

美女的比比长什么图片 和同学他妈啪啪后芸姨—火女与

打闹过后,乔兹说去清点一下战利品,虽然只是个没什么名气的海贼团,但油水比想象中的还要多。呼,乔兹抹了把汗还差最后一个箱子了。他随意的打开箱子,随意的一瞅,随意的拿

好涨好酥好麻我要,口述按摩师舔我下面过程_全世界都以

日本的夏天并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闷热,可能是因为靠海,风里带着点儿潮湿将人们的烦闷给吹散。在东京市郊区的一栋别墅外,一封来自雄英高中的邀请信被邮递员轻轻地放在

老板,要,啊,嗯,插我,爽,母亲帮我泄火_凡尘修炼

“博士,”苏决出来的时候,林可下意识地跟了上去,迟疑着道:“刚刚……”天知道她看见那个以往每次见到人都疯狂地挣扎将近一个小时的丁曜,却在苏决的压制下很快安静下来

黄群qq群号直接加的,男人用舌尖忝阴阳说说_只饶天与无

“什么?怎么回事?”苏沐橙没想过老板会做得这么绝,叶秋现在25岁,虽然算是高龄选手,但状态水平却丝毫没有下降,陪练、退役,在她心里这些字眼根本联系不到他的身上。“把柄

爸爸~别射儿媳妇啊∵,和两个男人玩3p好爽_银色独角

英国·马尔福庄园、说起来的话,斯内普的心情从今天的一大清早开始,就不是非常好。不过说起来也是,斯内普相信不管换成是谁,处于他眼下这种情况,心情都绝对不会好。凌晨

和好友在ktv被轮j小说 昌黎县茹何镇小茹何—我在同人

操场边的杏树下,帅气的少年伸手递出了一张音乐会门票,白色卡片上印着精美的花纹,“听理奈说音田学妹是音乐部的大提琴手,我想今晚这场演奏会,你应该会很有兴趣。”“德

啊你太大了我疼 不容错过的动漫番号—大哥抽烟别抽我

罗格镇海军支部莫名其妙的低气压持续了长达一个礼拜,并且还有继续持续下去的势头。食堂的胖海军叉着腰挺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一手拿着三明治吃的满嘴香甜,脸上厚实的

老师把我摁在床 肉棒顶小穴花心—盗墓笔记同人:夜已成

我顺着洞又费尽千辛万苦的爬了回去,这才看到那石室里不知何时爬满了尸蹩,把他们两个堵在了墙角。潘子把云彩护在了身后,用火折子点燃了残破的衣物以及所有能找到的可

手机读故事网©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