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黑鬼操12p,被两个老外日的好痛|一撩再撩

2020-05-23 13:51:22

耽美文学

被黑鬼操12p,被两个老外日的好痛|一撩再撩

第八十一章爱他清纯不做作(十二)

司希玥越想越不忿,被雁昀紧紧抓住的手腕传来一阵阵刺痛。

亓官隐对司楚视若珍宝的姿态犹如刻在脑海,对比面前雁昀丝毫不顾及自己的情态,司希玥内心不满一点一点酝酿,终于忍不住决堤。

地下停车场,刚走出电梯,眼看四下无人,司希玥便猛地顿住脚步,和雁昀大力拖拽的力度对抗起来。

不妨之下,雁昀被扯得脚步一个踉跄,满怀怒色地回过头:“干什么?!”

本就觉得自己受了委屈,此时又被心心念念的亲亲爱人吼了一句,司希玥登时眼眶通红,挣扎着甩开雁昀的手:“你……你在怪我?!”

情绪激动之下,语气和表情不复平日的温顺欣然,看上去竟带上了些许怨怼,

心中积压了不知多少年的自卑和怒火几欲爆发,加上刚刚被司楚点破隐藏多年的秘密,心中又惊又怕,种种情绪纷乱交杂,司希玥死死掐住了自己的掌心,稍显狰狞的青筋从他白皙的颈项和额际绷起了一瞬。

但只是一瞬,就再也消失不见。

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堪的过往,司希玥眼神急剧变化,那张苍白的脸上就只剩下难言的委屈和几乎要溢出来的隐忍的爱。

他竟然生生忍了下来。

像是被他苍白的面色和通红的双眼刺伤了,雁昀被怒火燃烧的思维终于稍稍冷静了下来。

眼前到底是倾注了爱意的人,雁昀深吸一口气,语气也缓和了下来:“没有,我没怪你,今天的一切都是司楚的错,你也是受害者。”

说到司楚两个字时,雁昀脸色忍不住沉了几分。

他的人生自开始便一片坦途,背景够硬能力够强又有一张招蜂引蝶的脸,说是一句天之骄子也不为过,今天在司楚办公室里遭受的一切,于他而言,简直是□□裸的迎面一巴掌。

几乎将他二十多年的自豪自尊生生碾碎在了脚底。

而这一切,都是拜司楚所赐。

没想到司楚竟然会干出这样的事情来,他之前虽然知道他骄纵,也知道他满心只有亓官隐,一心想要解除婚约,但到底有些顾忌,从未在人前给自己难堪。

可是现在?

他不仅当着亓官隐的面和自己撕破脸,还毫不顾忌地插手,让他不要和自己合作。

这一招太狠了。

完全脱离了他之前想象的儿女情长,对现在急需成绩和助力的他而言,说是釜底抽薪也不为过。

司楚之前虽骄纵但到底天真,根本不像能做出这种事的人,难不成,以前的一切,竟然全都是演戏吗?

想到这里,雁昀面色一寒,一种说不清是愤怒还是遗憾的情绪充盈在心间,原本因怒火侵蚀而沸腾的热血,渐渐冷静了下来,饶是他见多识广,也忍不住为这样深沉的城府而暗暗心惊。

敏锐的发现雁昀情绪的变化,司希玥眼睫轻颤,语气也适时软了下来,还带上了浓到化不开的缱绻深情:“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只是看你最近太辛苦,才想找司楚帮忙的……”

被他语气中毫不掩饰的爱和无措打动,雁昀深深吐出了一口气,上前将忍不住掉眼泪的司希玥揽进了怀中。

希玥有什么错呢?满打满算也不过是冲动了一些,但到底还是向着自己的。

他这么单纯又善良,对上那狡猾又心思深沉的司楚,必然只会吃亏。

司希玥趁势放软身体依偎进雁昀的怀中,感受到他的软化,心中倏尔一动,语调一转更带上了几分哽咽。

“雁昀……我知道叔叔阿姨对我有误会,所以才想让司楚帮忙解释,真的没有其他意思……我只是想时时和你在一起……”

带着哭腔的软语响在耳边,雁昀甚至能感受到胸前被洇染而开的湿润,原本有了裂隙和不耐的心,顿时一点一点化成了水。

想到父母的态度和自己的处境,雁昀心觉不妥,但一时之间却找不到借口拒绝。

希玥想和自己住在一起,也不过是出于亲近,又有什么错呢?

而且面对这样一个全心全意爱着自己的人,他怎么拒绝?

见他迟迟不说话,司希玥如水的眼神暗了几分,微微侧了下身子,似是不经意地抬了一下手。

白皙的手腕上满是青紫的指印,刺目到了极点。

雁昀下意识扫了一眼,胸间一窒,拒绝的话就这样再说不出口。

罢了,父母不同意希玥进家门,索性就先安置在外面吧……

====================

司家。

身下是柔软舒适的沙发,司北城坐在自己常坐的位置上,捧着最爱的茶,却如坐针毡,忍不住瞄向身旁的夫人。

凭借着几十年的夫妻默契,同样面有异色的杨悦转过头,恰好和司北城对视了一眼,四目相对,想到刚才在机场的种种,眼底是相同的惊讶和纠结。

刚刚结束了一场让人身心愉悦的旅行,他们刚心情愉快地下了飞机,就被站在儿子身边备受瞩目的身影吓得差点掉头回去。

这这这!

是他们晕机晕到眼花了吗?!

那那那不是亓官隐是谁?!

亓官隐来给他们接机?!

他们当然知道自己孩子最近一有时间就往亓官家跑,对这两人的关系也有了隐约的猜测,但猜测归猜测,当事实真相摆在眼前的时候,他们还是差点惊掉了下巴。

亓官隐的身份放在那里,常人即便是猜测都是奢望,他们做梦也想不到有朝一日会被他亲自接机啊!

恍惚的上了车回了家,直到坐在熟悉的沙发上,两人才渐渐从惊讶中回过神。

回过神来,看着对面和自家儿子坐在一处的亓官隐,两人面面相觑,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这这……

该用什么态度对待这大名鼎鼎的隐先生呢……

视线转向貌似对父母的为难一无所知的司楚,看着他十分熟稔随意地给亓官隐倒了杯茶,司北城和杨悦不约而同地犯了愁。

视线不着痕迹地扫过,察觉到他们的为难,亓官隐轻咳一声,坐直了身体道:“晚辈亓官隐,贸然上门,实在失礼。”

原本按亓官隐的身份,这圈子里也没几个能让他口称晚辈,但对面两人不同,那可是准岳父岳母的存在,这一句晚辈他说的那是真心实意没有半分勉强。

到底是走过风雨见过波浪的,司北城和杨悦惊讶过后也迅速恢复了平常心,瞥了乖乖坐在一边的叶景黎一眼,不卑不亢地和亓官隐寒暄了起来。

亓官隐没有讨好过别人,也从没有讨好别人的必要,事实上从来也只有别人讨好他。

但这并不代表他不懂得如何与人交好,恰恰相反,只要他想做,就一定能做到最好。

司北城和杨悦刚开始还有些放不开,但与亓官隐交谈实在很令人放松愉快,加上一旁还有叶景黎时不时卖个萌凑个趣,四人围坐在一处,茶水添了好几回,倒也是相谈甚欢。

不提杨悦对亓官隐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司北城也对亓官隐十分满意,身份地位还是其次,光是这份阅历和心胸,就不是寻常人能比得上的。

这样一个人来配自家儿子,即便两人的亲情滤镜其厚无比,也实在挑不出什么毛病。

于是,一个有心,两个有意,三人之间气氛越发融洽,叶景黎在一旁看着,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避开二老冲亓官隐一挑眉,狡黠地投去一个赞许的笑。

亓官隐接收到爱人的鼓励,冷峻的眉眼犹如春雪初化,霎时晃花人眼。

将两人眉来眼去的小动作尽收眼底,杨悦抿唇轻笑,心底悄悄放松了些许。

她对亓官隐的自身条件很满意,原本还有些担心他们两人的相处,怕会出现一强一弱不平衡的情况,但现在看来,这两人分明是蜜里调油,一个狡黠一个宠溺,倒是自己想多了。

这样也好,虽然经历过雁昀和司希玥那样可恶的背叛,但司楚终究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老天爷果然还是长了眼睛的。

想到这,杨悦轻舒出一口气,看向亓官隐的目光愈发满意了几分。

司北城喝了一口茶,表情也十分满意。

目光落在亓官隐的身上。

如果身体再健壮些就更好了。

想着,司北城一哂。

这样一个样样完美的人,如果不是还有个身体不好的缺点,那简直就不像凡人了。

察觉到准岳父隐晦的打量,亓官隐略一思索就想到他在担心什么,拍了拍叶景黎的手,直接开口道:“伯父伯母放心,司楚在我这里不会受到一丝一毫的委屈。我的身体在逐渐康复,最迟在结婚之前好起来,一定不会让他失望。”

司北城口里的茶差点喷了。

他没听错吧?

结婚?!

这话题是不是跳的太快了!

叶景黎:“……”

不会让他失望是什么鬼啊!听上去怎么感觉污污的!

=====================

父母归来,雁昀和司希玥暂时偃旗息鼓,工作逐渐上手之后变得游刃有余,亓官隐的身体状况也一天好似一天,叶景黎心情十分顺畅,在将精力投注到爱人和工作的同时,也渐渐抽出时间准备解决原身的麻烦。

他不会忘记,那些萦绕在司楚身上的,深入骨髓的恨。

从矜骄的富家子,到零落尘埃,当年司楚被百般磋磨,一身傲骨被一寸寸折断碾碎,那些仿若魔鬼的恶徒,那些经历过的深不见底的痛苦,叶景黎怎么可能视而不见?

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该死的人,但司楚本身到死也没能摸清事情的全部真相,最后只能凭着猜测和直觉咬定司希玥,不惜以命换命,最后却还是败在主角光环手里。

但现在叶景黎来了,什么主角光环,通通一脚碾碎成渣渣。

欠了他的,欺了他的,辱了他的,他通通要加倍还回去!

残忍?

司楚被他们踩在脚底折辱的时候,可没人可怜过他。

叶景黎眸色深沉,表情沉静到可怕。

他感觉面前似乎有一团凌乱的茧,一丝一缕皆由最黑暗不堪的回忆织就,只有一点一点的剥开,才能得到触目惊心的真相。

司楚剥不开,那些经历几乎将他折磨到发疯,这么一个从小被追捧到大的天之骄子,哪里受得了那些下作的折辱?

被仇恨和疯狂湮没理智的他没有察觉,但作为旁观者,叶景黎却察觉到了不少说不通的细枝末节。

司楚经历的悲剧,正是起源于雁昀给他的错误地址,一切看上去只是巧合,但细究之下,当年那个弄错的地址,真的只是意外吗?

司楚因为这副样貌被抓了进去,却性命无虞,那些人看着明面上是为了财,但如果只是为财,为什么在司楚说出自己是司家继承人之后,他们却丝毫没有动心的迹象?!

要知道,一个MB,就算价格再高,也不太可能比得上司家愿意给出的天价赎金吧?

是要人还是要钱,这两者该如何抉择,不是很简单吗?

那些人又为什么会连犹豫都没有,就直接逼司楚走上那条路?!

将查到的资料放在桌面上,叶景黎皱紧了眉头,指尖无意识地在纸页上有节奏地轻点着。

目的性如此明确,看上去不像是巧合的绑架,倒更像是专门针对司楚而去。

目的就是将他踩进泥泞深渊。

面对天价赎金不动摇,看上去不为钱,司家算得上与人为善,也不是为仇,司楚虽性格比较嚣张跋扈,但到底没做过坏事,就算有仇家也有限。

这样一个人,又是什么原因,才会被推入那般不堪的深渊?!

眸色愈发深不见底,叶景黎伸手将面前的资料翻开。

冷凝如刀的目光落在夹在中间的照片上。

距离原因,照片拍的十分模糊,如果仅从照片上看,这不过是个普通的中年男人罢了。

但经过仔细的查探和搜寻,叶景黎却发现,现有的所有线索,矛头都指向他。

而更让人瞠目的是,看上去纯洁无瑕毫无黑历史的司希玥,和这个男人,关系也非同一般。

邹润辉,这个不管是长相还是生平都看上去平平无奇的中年男人,

却有着不为人知的隐秘身份。

邹润辉曾经是有很前途的那种人,名校毕业,学霸,相貌堂堂,前途无量。

但本该顺遂的人生却因为一个女人的出现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宽广的人生坦途就此分了叉。

那个女人就是司希玥的母亲——柳雪柔。

他们本是青梅竹马,小时候是邻居,后来邹润辉被父母带离了那个城市,两人分别,本以为再无相见之日,没想到命运却安排了他们再次相遇。

彼时柳雪柔已经是个让人见之不忘的大美女,身材火辣性感,但偏偏又有一种善良清纯的气质,矛盾又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两人认出了彼此,邹润辉本以为自己是个十分冷淡的人,但直到和柳雪柔重逢,他才知道,自己不是冷淡,只是之前遇到的所有人,都没有燃起自己心中的那把火。

彼时柳雪柔已经和司北城的父亲在了一起,谁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认识的,但一个是靓丽美人,一个是垂垂老矣的大富豪,知道的都对柳雪柔没什么好的观感。

司北城的父亲也并没有将人娶回家的意思,仿佛这人只不过是漫漫人生路上随手采撷的一朵鲜花而已,别人也见怪不怪,就连司北城也只是采取了漠视的态度。

——要知道这样的事情并不是第一次发生,司北城的父亲人老心不老,有着大把美艳年轻的小女朋友,他要是真的介意,那也介意不过来啊。

果然,柳雪柔并没有在司北城的父亲身边待多长时间,很快便拿了一笔钱消失了。

当时没有人在意,毕竟司北城的父亲很快就有了新的女朋友。

谁也没想到,十几年后,司北城会忽然冒出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当年的那个女人,竟然瞒过了所有人,不仅偷偷怀了孕,还把他生下养大成人……

而当时柳雪柔之所以能在离开之前骗过司家的人,后来更是无声无息地有了司希玥,主要就是邹润辉在她身后帮她出谋划策,不遗余力地出手相助。

柳雪柔和邹润辉私交甚密,却不为人知,看上去分明毫无交集,但柳雪柔意外逝世,后事却是他一手操办。

虽竭力抹平痕迹,但到底雁过留痕。

为了柳雪柔,邹润辉放弃了自己光明的前途,在C城的地下社会闯出了一片天地,手中掌握着大量的黑色产业。

司楚当初折断羽翼生不如死的地下欢.场,便在邹润辉名下。

巧合吗?

叶景黎讥讽地扯动唇角,双眸却渐渐染了血色。

相关阅读
我的黑人继父,很黄的故事 细节口述|重生之宿敌

回首前尘,心如明镜。道脉被废,丹田被毁,因为曲琳的死,没有留下太多的恨。这是自己欠她的,身为灵心派掌门却做出这种事,已是辜负了师父的期望,一切都是自己应受的惩罚。顾

被大肉捧征服的女侠,吃春药得美女图|余音

沈父和沈太太不在,偌大的沈家显得有些寂静。沈值有时候会出门,但是在家里的日子居多,不过他没有再找过俞音。高朗倒是来了,因为沈值没有接他的电话,他直接杀了过来。进

爱的释放出轨之母,宝贝腿抬高点让我进去|网王之重回初

麻生金一郎,是个看上去就很靠谱的沉稳脸国三生,却有着隐藏属性:绒毛控。喜欢毛茸茸的生物,可爱系的装饰,小时候最期待的礼物是毛茸茸的冬帽,是那种毛线织的毛线帽,头顶要

啊宝贝不要紧啊轻点,五十多岁的浪女人口述小说|穿越之

章肃不知跟刘爹说了什么,刘爹突然决定暂时先不走了,陈进虽然疑惑,也不能跟在老爹后面追问为什么不走啦,问章肃,这家伙沉默不语,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问小乾,哦,算了吧,看他那

性感小说好爽好疼,看着妻子被老肉棒征服|香蜜之淡云流

我忍着暴躁的心情上完了早朝,大概是看出我脸色十分难看,朝会上群臣们只捡重要的事务讲,反而比平时拖拉的情况好多了。我是不是有时候该适当表现一下负面情绪呢?说不定

公主侍卫包裹紧致,一女np古代高辣|娱乐圈之大老虎和小

金钟国想起来裴言汐在昨天早上他出门的时候还叮嘱他,做菜给孩子们吃别放太多泡菜,因为除了自家小崽子之外都是中国孩子,吃不吃的惯泡菜的味儿都难说更别说韩国人做菜

女生13岁的下面的图片,朋友出差照顾他|老九门佛缘

苏周怂了。“张……启山?”她扬起讨好的笑容,“启山~”张启山扬眉,他的黑眸里暗沉的可怕,可怕到她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有点不敢和他对视。“十八房姨太太,嗯?”苏周被他

使劲别停好大好深,我和小姨做爱|由始至终

Gray接到具真雅电话的时候是真的被吓了一跳。严格来说具真雅的第一任Rap老师就是Gray,Gray的妹妹李星智和具真雅是初中同学,后来具真雅就在李星智的介绍下认识了Gra

爱爱口的细节描述,文若娴抓着自己的敏感地方|位面直播

“……这还吃早饭吗?”燕小芙坐在门口,听着屋里面翻箱倒柜的声音。门外的太阳已经升的老高了。她一个人安静地坐在门口,听着身后的噼里啪啦声响,特别想一个人先溜出去

被各种工具调教花核,老妈和老外3q经历|蓝河的妹子

对于广大荣耀玩家,今年新年是前所未有的热闹。抛开荣耀游戏方的春节活动不算,来自荣耀总部,荣耀创世大神的问候绝对是新年头一号惊喜。而排第二的,就该是拉普拉斯妖身

手机读故事网©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