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被虐脚,男主粗鲁的肉宠文|温玉叙此生

2020-05-23 16:40:43

耽美文学

美女被虐脚,男主粗鲁的肉宠文|温玉叙此生

润玉将北柠恼时捆扎的一束花插进了寻来的长颈瓶内,放在土屋外的新木桌上,在风中摇曳着绚丽与芬芳。

每日悉心照料着从她手中得来的花或是其他,尽管小心翼翼呵护她的一切,也敌不住奉献反噬逐渐将她的气色与康健夺走。

不同于神短暂而悲壮的湮灭,凡躯的坍塌是一种冗长的细细折磨,一天一天的,走向尽头。

像花一样,枯萎凋谢。

润玉选择了罢朝,全心全意守着时日无多的北柠。

玥家村越来越多的人,坐在屋外时常听见路人踩着沙石,谈笑风声的走过,不太安静,却令他极其安心。

一贯清寒的人,近来频繁多言与人亲近问候。

邻里相处,回家有她。

很平淡的生活。

时间,抽走的,不仅仅是她健康的身体,还有几分清醒。她像个可爱的老人,总忘事。

时常拿着花苗找花苗,捧着他熬的粥问他要粥。

偶尔去走街窜巷会忘了回家的路,也有多次转背就不记得刚刚与她说话的人。

日子长了,这些事愈发频繁。

“洗过了。”

“没有。”

“你看,干净的,还能拧出水,对不对?”

润玉低头,阳光下,他温润的双眸很亮,柔柔的看着她,动作很慢很慢地将衣服拧出水给她看,轻言细语一番后,从她手中轻轻拿走刚洗才晒的衣裳。

他晒好衣裳,伸手摸了摸一脸茫然的她,转目看了眼她烤的地瓜,“地瓜烤熟了。”

“嗯?”北柠侧目看到土炉里的柴火间有两个地瓜,“你什么时候烤的?”

润玉从她头上缩回的手抖了一下,微僵的嘴角努力上扬:“没多久。”

转头她就忘了要做什么,坐在土屋前的木凳上发呆看天边鸟儿与云。

风携着地瓜烤熟的香味飘到她的鼻尖,她突然看向润玉,咧嘴笑起来,“你什么时候烤的地瓜呀?好香。”

“没多久。”润玉语调细描,像第一次回答。比第一次更温柔。

他从未向她进行着无奈之下的消耗耐心去呵护,无谓重复遗忘,多的是一寸进一寸的宠爱。

她的忘记,她从不知道。

她不知道她忘了神殿,也不知道忘了玥央,有时甚至会忘了自己的名字。

“如何了?”

沈婆婆送来一碗鸡汤给她,可她忘了有肉或好吃的都会送一份给她的婆婆,婉拒不收,说是润玉付了银两才收下的。

润玉:“如水中写字,前笔总无。”

沈婆婆叹息:“也不知如何是好。”

润玉:“您不必过忧,多保重身体。”

“人不知自忘,也算得欢喜。”沈婆婆年岁渐入黄土,看透了很多,她深知万物衰败乃常理,多言无益,只能真心实意宽慰润玉。

沈婆婆才走。

她喝了几口汤便咳了好几下,呛出血,人一下子就昏了过去。

润玉慌了,撤了汤,忙将她抱到床榻上,诊脉片刻,眉心紧蹙,有些恍惚地将指尖抬离她搏动的脉,替她盖好薄被,起身轻走离开土屋,关了门。

人总有一死,她逃不掉。

润玉心里清楚她只是凡躯死了,可还是无法接受。

这时,天降一人。

“邝露参见陛下。”

“何事急?”

邝露难有失态时,令润玉不解。

邝露:“禀陛下,鸟族派人来奏,在七日后锦觅上神与旭凤将为荼姚举行忌期大典。”

话落。

润玉捏碎了手中花,双眸无比狠厉:“休想!”

润玉在土屋布下结界,返回了天界。

一身素衣变成了垂感十足的银色纹绣帝服,温润气质全无,威严且凛冽。

帝冠束发,长身玉立。

邝露踏入正殿,行礼:“陛下,人都在姻缘府。”

润玉孤冷地看了一眼封录上所写的“荼姚”二字,随后将封录卷于袖中,不急不慢地前往姻缘府。

“润玉……”

“放肆!”邝露厉声训斥月下仙人,“君臣之礼,莫要忘了!”

润玉目光冰冷地掠过月下仙人,直扫彦佑手中的大典帛书,“想不到彦佑你对荼姚如此孝顺,旭凤能有你怎么个好兄弟,真令本座欣慰。”

氛围格外沉冷。

“小鱼仙倌不会把我怎么样的。”锦觅悄声让彦佑把帛书给她拿着。

彦佑将帛书给了锦觅后,对润玉说:“你不必字字带刺,我做什么与你润玉何干。”

润玉嘴角斜扬,冷讽之意甚明,但已不屑费唇舌。

他举步走近神色自若的锦觅时,只是冷漠且短暂的瞧了她一眼,便低眸,抬手,什么也没有说。

锦觅看他的手离帛书很近,手便往身后躲,声音温和:“此帛书千年难寻,可为神祈福,小鱼仙倌这是凤凰寻了多年才得的。”

“给本座。”润玉态度强硬,未给一分薄面。

锦觅咬了一下唇,深吸一口气,很坚定地告诉润玉,“我绝不会交给陛下的……”

“润玉!”

月下仙人和锦觅不可思议地瞪大了双眼,声音响亮而愠怒。

润玉用灵力强行夺走了锦觅手中的帛书,并将其撕成碎片,“天帝也是有底线的,不要一而再再而三挑战本座!”

锦觅红了眼眶仰目盯着润玉,“凤凰只是想缅怀生母而已,陛下又何必咄咄逼人至此!”

邝露出言:“锦觅上神,好一个只是缅怀,若真是如此为何还要对荼姚行大典,一个被废掉的天后,不配以神格之礼哀念。”

锦觅听了心寒,似笑非笑的样子给人一种尖锐感,“陛下如今什么都有了,竟放不下往事仇恨。”

月下仙人软下声来同他说:“天帝,得饶人处且饶人啊,这冤冤相报何时了。”

彦佑:“润玉,旭凤与荼姚皆被你削去神籍,难道还不够吗?”

杀母之仇,润玉绝不妥协让步。

他以为,彦佑亦是如此,想来,从千年前不顾他脸面和天界尊严将锦觅带往魔界时,就该看透的。

有些人,恐怕从生来就不知底线如何写。

“锦觅本是水神与先花神之女,地位生来不凡,她单纯善良,她到底错了何事,要接受面对夫君从高高在上的战神堕入魔籍,令其姻缘成众神茶余饭后的笑谈。天帝,令爱过的人无辜受害,您于心何忍啊。”月下仙人下跪讨说,声泪俱下。

而润玉冷冰冰的睨了他一眼,对他的哭诉更是不屑一顾。

彦佑:“如今干娘已活,主宰六界的天帝还不肯罢休吗?”

月下仙人抹泪:“陛下的生母还能复活,可凤娃却没了爹娘成了孤子。”

邝露听言,怒火中烧,“你……”

锦觅漠然地看着近乎冷血的润玉,语气很冷,称谓大多都是讽刺之意:“天帝,您的生母被救活,仇从何来?”

“母神乃本座爱人所救,你算什么东西敢用她的牺牲免荼姚之罪?”淡漠的润玉突然暴怒,厉声,“就凭宽以待己,严于律人的你们,也配邀她功?”

暴戾的润玉,双眸阴沉。

锦觅是最为错愕的,她从未想过有一天,跟她说话的,会是这样的小鱼仙倌。

润玉抬手,袖中的封录瞬显于掌心,语气如寒冰,锋利之势破竹般直指人心,“若想得到,便让水神立刻来求本座,过时不侯!”

润玉拂袖收手,一眼未瞧他们,干脆直接的转身。

他的决绝,大致说来是彻底死心。

润玉走了仅两步,忽而停下来,侧目,星辉与月华相融而洒的光透过木叶罅隙,令他容颜明明暗暗,脸上神情旁人看不清,眸中讳莫如深,“邝露,立刻拟诏,本座遵鸟族首领穗禾之意,赐婚于玄武神君。”

“是。”邝露行礼告退。

彦佑愣住,只是片刻。

他走了两步,不知是否绊到了东西,突然跌倒在地,腿跪在地上摔的很疼,而心中憋的气血竟然一时未撑住,呕出几口血,洒在地上,血红轰散了缭绕的仙气。

一只手伸到他眼前,耳边嗡嗡作响,听不清是男是女是何话,他抬手扇开,咬牙撑着站起来,拖着摇摇晃晃的身子,一步一步,艰难前行着。

润玉面无表情地举步前往,心中不怒不喜,平静处之。

润玉回到璇玑宫,坐在书案上落笔书写,一盏茶而已,便得传话,说水神正向璇玑宫赶来。

一种气急又懒得理睬的情绪浮上心头。

如今他是懂了,一杯茶泯恩仇的境界,是极高的,人人都想学。

愚的,可能是他自己。

“天帝陛下。”

“水神可是来要荼姚封录?”润玉停笔,目看墨渐干,“本座可以给你。”

水神作揖:“是。”

润玉抬了头,“水神用什么来求得?”

水神:“陛下要什么,若臣有。”

润玉挥手,一道封录现于水神面前。

水神伸手拿住,下一刻,愣住,急忙翻开封录,继而叹息,收起了被烧了一半的封录。

“水神任职多年劳苦功高,本座特赐水神凡间一宅,让你做个逍遥自在的散仙。”

“多谢陛下。”

水神立足于天界万年,怎会不知天帝明赐暗贬,可惜,他从凡间恢复水神之位时,已有千年,许多势力和他身边的亲信都被润玉清除,孤身立事,这一天,早晚都要来的。

水神看上去很从容,卸冠,拿着被烧毁得只能立六日灵祠的封录,离开了璇玑宫。

而锦觅因擅自作主荼姚大典一事,被降为仙上,剥夺上神之灵。

润玉这次,没有给他们留下一条后路。

天界偶有大风。

仙侍洒扫正殿未关门,书案留有天帝笔迹的字卷被吹飘在宫外。

月光下,字字刚劲有力。

——仁不为政,慈不为帝,情不立事。

相关阅读
在农村玩娘俩小说,第一次的感觉|穿越之后

既然有调味的,就应该再买点肉,找了个露天茶铺,让刘爹和推车的雇工歇息,自己晃晃悠悠到不远的地方买了羊肉猪肉羊骨猪骨,再买了些时令蔬菜,都用麻绳系着拎在手里。集市上

火车上被陌生人开我小嫩苞,老师怀了我孩子|倾尽天下-乱

直到出了定国府的大门,肖倾宇还没捺下心中杀人的冲动!肖倾宇没有想到。方君乾竟会如此无礼,简直无赖!他觉得。今天去定国府。是自己一生之中犯的最大的一个错误。甚至

一妻多夫肉肉多的文np,外国人的龙根在我体内的感受|萌

“这有什么奇怪的呀!我是小孩子,追命叔叔是大人。小孩子跟着大人出门不是最正常的吗?”小叽萝甜笑道。“你说的也没有错!小孩子身边有大人是在正常不过了。”西门公子

被男按摩师摸出好多水,老婆喜欢用狗舔|娱乐圈之大老虎

恶劣情况下才会有更坚固的感情,这是裴言汐一大早醒过来看着旁边被自己搂着却头埋在自己脖子窝里的金钟国领舞到的。虽然这个情况算不上真正的恶劣,但是比起来往常拍

口述小姐伺候客人,乱欲小话说全集百度云小|我的性别成

金硕珍赶到医院时候,宁七还躺在病床上等着产道开口呢,至于医院的医生和护士从一开始就知道宁七七是金硕珍的妻子,毕竟之前金硕珍还没有入伍的时候一直都是他陪着妻子

妈妈和我渡蜜月,女性裤裆凸起|〖星辰花《[吴世勋韩娱]热

吴世勋旁若无人的帮林酉时处理海鲜,挑鱼刺,一边回答长辈的问题,聊着天,林酉时这个当事人只顾得埋头吃……这可是让吴先生和家里人增进感情互相了解的好时机,她怎么能打

女主被暗卫肉高H 啊别射里面,车上他吃我奶好爽|拍翻御

虞璇玑整装准备绕去宣武镇时,淮南河南二监察则被召回西京,因为他们的任期将近,吏部要整理考功纪录,重新分派差使。柳子元与刘梦得来到李千里面前,禀报了关东的状况后,柳

爸爸出差我妈妈睡了,污到湿的色故事|[全职]烽火连城

平心而论,安文逸真的做错了吗?没有!每个人对于场上的局势都有自己的判断。你可以说,某种处理方式比这种更好,但是,两种应对方式,却不会有对错之分——兴欣已经到了必须要

被黑鬼操12p,被两个老外日的好痛|一撩再撩

第八十一章爱他清纯不做作(十二)司希玥越想越不忿,被雁昀紧紧抓住的手腕传来一阵阵刺痛。亓官隐对司楚视若珍宝的姿态犹如刻在脑海,对比面前雁昀丝毫不顾及自己的情态

我的黑人继父,很黄的故事 细节口述|重生之宿敌

回首前尘,心如明镜。道脉被废,丹田被毁,因为曲琳的死,没有留下太多的恨。这是自己欠她的,身为灵心派掌门却做出这种事,已是辜负了师父的期望,一切都是自己应受的惩罚。顾

手机读故事网©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