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爱故事全文阅读免,老婆被黑人老外操坏了|书海

2020-05-23 16:41:02

耽美文学

爱爱故事全文阅读免,老婆被黑人老外操坏了|书海

车辆缓缓在一栋别墅前停下,贵翼看着别墅内明灭的灯光和门口厚厚的积雪。他将披风解了下来,给怀里的尸体裹上。

林景轩已经快步下车走到了后边,为贵翼拉开了车门。

贵翼缓缓走下车,在林景轩想要接过怀里的尸体时躲了一下,涩声道:“我自己进去吧!你去联系一家医院,明天早上,为小婉……火化……”

“军门!”林景轩愣愣地看了贵翼一眼,片刻后才应道:“是!”转身再次将车发动,给他们兄妹留下舔舐伤口的时间。

看着林景轩的车龄消失在夜空里,别墅大门直接打开了一条缝。贵婉露出一个脑袋,讨好地冲着贵翼笑了笑。可惜贵翼从小到大被两个妹妹坑多了,对这样的笑容免疫。在看到贵婉安然无恙时,他一直提着的心顿时放了下来,面上却不动声色,推开贵婉想挎上来的手,提着那个尸体进了别墅。

郢萱也在院子里等着,见贵翼进来,急忙打招呼,“哥!”

出于一个常年潜伏敌方势力工作者的谨慎,贵翼并没有在院子中说什么,快步向屋里走去,虽然他的脸已经沉得快要滴墨了。

剩下两人对视一眼,贵婉对郢萱眨了眨眼,示意她帮忙打打掩护,要是真的把一切告诉哥哥,她真的会被骂死的!

将手里不知道是谁的尸体随意扔在地上,贵翼转身看着两个妹妹,冷声道:“你们这是玩哪一出?吓我好玩吗?”

“不…不是!”贵婉急忙挥手,解释道:“我们也是没办法了!”

郢萱也急忙上去顺毛,毕竟今晚给自家兄长的刺激着实不小。虽然自他从军校毕业后,就很少有时间待在家里。后面她和阿婉一起走上这条革命之路,东奔西走,兄妹之间见面的次数越发的少,但他疼爱两个妹妹的心,一直都极为真挚。阿婉死的那一幕,肯定吓到他了。

“哥~~”

一个称呼被两人叫得那是百折千回,让贵翼没了脾气,皱眉看了两人一眼,妥协道:“说吧,到底怎么了?”

贵婉低头对手指,不敢看他,声音透着心虚,“哥,要是说,那个,我参加了共|产|党,你会……怎么办?”

“什么?”贵翼一下子站了起来,一晚上的疑问都有了解释,顿时气红了眼睛看着她,“你怎么敢?”

“我……”贵婉缩了缩身子,团成一团窝在沙发上。

贵翼看她心虚的样子,再想到她今晚游走在生死的边缘,心里烦乱,却对着那可怜兮兮的模样发不出火来。回身看向沙发另一端的郢萱,“你也知道?”在他眼中,阿姌一直都比阿婉成熟,处事极有章法,总不至于也跟着胡闹吧?

可惜,郢萱的话,打破了贵翼的幻想,“是,而且,我…也是!”

“你们!”生气和后怕的情绪,让贵翼浑身颤抖,多年来工作的经验却让他很快冷静下来。他没有想到,两个妹妹会和他走上同一条道路。这条路,实在太难太难了!他怎么忍心,让他最疼爱的妹妹,一直在行走在悬崖边上。

“你们还记得我的身份吗?我是国民政府兵工署副署长!现在你们告诉我,你们是共|党?你们知不知道,就凭这一句话,职责所在,我就该直接处决了你们!”贵翼怒声道。

贵翼难得对她们发脾气,贵婉缩了缩脖子团得更紧了些。她本没打算跟大哥坦白,可也不想他伤心。阿姌说,大哥肯定会发现尸体的异常,早晚瞒不住。为了顺利在蓝衣|社的监视下离开巴黎,跟大哥坦白是必须的。

郢萱倒是还好,贵翼气场虽强,却镇不住已经快活成老妖精的她。站起身,抱着贵翼的手臂,软声道:“哥,你别吓我们!”

贵翼也不甩开她,只斜斜看了她一眼,道:“先说,今晚是怎么回事?”

“这件事具体的前因后果,我们自己还没有理清。”郢萱苦笑,道:“只能说,蓝衣|社的人盯上了阿婉,我得到消息,从意大利赶了回来,路上抓了个身形与阿婉相近的探子,化妆成了她的样子。在蓝衣|社内部同僚的帮助下,将她换了出来。”

“我是不是该夸你们一句神通广大?”只言片语透露的事情却让人心惊,若是阿姌晚到一步,是不是,躺在雪地里的就真的是小婉了?

贵婉见自家哥哥终于稍稍缓和了态度,上来抱住了他另一只手臂,道:“我们哪里称得上是神通广大啊,哥你才是呢!”

“别灌迷魂药!”贵翼板下脸,道:“说吧,留纸条把我引来,到底想做什么?”

贵婉抬头看他,笑着道:“哥,你行行好,把我们偷|渡回国呗!”

贵翼一挑眉,“你们?”

“还有一位送我去香榭丽舍大街的同|志。”郢萱道:“为了以防万一,他也不能在法国待下去了。他可是间接救了阿婉的,哥,你会帮忙的吧?”

两人一齐仰头看向他,眼神真挚,和平时撒娇的神情几乎一模一样。

贵翼叹了口气,“你们两个!真会给我找麻烦!”就算不出于党|员的立场,他也很难拒绝两个妹妹的请求。

“答应你们不是不可以,不过,为了你们的安全,回去后,都给我乖乖在家待着!”

“哥!”贵婉直接炸毛,“这个不行,我的组员都还等着我呢!人命关天啊!”

郢萱眨着眼,直直地看着他,“哥,你不能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吧?”

“我何时‘放火’了?”贵翼被她的话挑拨到了心中最紧绷的神经,面上却神色不动,开口问道。

“你待在军队里,难道就安全了?”郢萱嘴这么说,可和贵翼对视的眼睛里,明明白白写着,我看透了一切。

“你们能跟我比吗?”贵翼傲然道,“国内形势如何,你们应当清楚!”

贵婉直接反驳,“那又如何?精卫衔木石以填沧海,明知徒劳,却也悲壮!中国的道路历经坎坷,我们都是寻路的一份子,你又怎么能肯定我们这条路走不下去?”

“你!”贵翼发现自己真的不了解自己的妹妹,一向娇俏的小妹,居然能说出这样一番话。自参军后,他是不是真的,太少关注家人了?

郢萱此时却从餐桌上端了一盘子洗好的桑葚过来,招呼贵婉去吃,打破了两人针锋相对的气场。

贵婉吃了几颗,而后拿起两个往贵翼嘴里塞,讨好道:“哥,你就放我去上海吧,求求你了!”

贵翼眉头紧皱,对面前黑紫色的果子无动于衷,只看着贵婉,面色坚定,道:“阿婉,你要为父亲和母亲想想。我承认,军人这个职业很危险,生死也早已被我置之度外。可正是这样,你和阿姌才更不能有事,不然,你要父亲和母亲怎么办呢?”

“哼!”贵婉赌气将两颗桑葚丢进了自己嘴里。

“好了,”郢萱拉过贵婉,道:“哥他可能比较喜欢吃桑叶,不喜欢果子,下次换个口味给他试试。”

“唉?”贵婉一愣,而后便以为阿姌实在调侃贵翼,也没有在意。

贵翼却是被这话弄得心头猛跳,转头看着一向成熟的妹妹。

郢萱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见他望过来,做了一个‘冰蚕’的口型。

顿时,贵翼没了脾气,他静默多年,如今未到被唤醒的时刻,知道他身份和代号的,都是党|内高层。如今身份被掀开,骂人都缺了几分底气,说到底,他们都是行走在刀刃上。

贵翼妥协般走到郢萱身边坐下,问道:“你的计划。”

“阿婉以我的身份回去,在家里避避风头。”

“不行!”贵婉急忙道,“我组员……”

“我去上海!”郢萱安抚她,“为了揪出奸细,重建交通站,你还活着的事,绝不能暴露!这次,我亲自去上海,你的组员……会没事的!”

在交通站生死存亡之际,贵婉并不想躲在家里,急忙反驳,道:“那爹娘那里怎么办?我可瞒不住!”

“那就不要瞒着了!”郢萱瞟了她一眼,打碎了她的幻想,“爹从来都是站在国家大义上的,不然也不会一力支持哥哥参军。在家国破碎之际,还能保住贵家的产业,他老人家什么事情没经历过!回去后,能说的,都实话实说!保证没人能碰你一根手指头。”

“这话我同意!”贵翼露出个笑容,看向贵婉。

“你乖乖在家里待两个月,想必内奸的事情也就解决的差不多了。到时,你就正式顶替我的身份,出来重建交通站,那时我肯定不拦你!”郢萱道。

“那你呢?”贵婉皱眉。

“我在法国,辗转几手,弄了两三个空白档案。组织觉得,目前来说,我还是待在国外,能做出的贡献更大一些。而你,交通站本就是你建起来的,自然由你回国重建,会更快捷。”郢萱道:“行动计划我已经让‘半夏’帮我交给老师了,明早就会有消息。”

“姐,你欺负我!”贵婉抿着嘴看着郢萱,什么商议啊,根本就是通知她,以老师对阿姌的信任,什么行动计划都会被批准的吧!还有,什么在国外能做出更大的贡献,明明是因为那个明教授在法国吧?

“若不是出了这么一档子事,你以为我想欺负你吗?”郢萱斜睨了她一眼,“长点记性吧!老师最近也在苏州活动,你回去好好跟在他老人家身边再学段时间吧!”

“真的?”贵婉听到这话倒是有些惊喜,自从五年前两人入党后,老师便辗转各地工作,好久没见他老人家了。

“当然!”郢萱道,“明天和老师命令一起回来的,还有沙漏的档案,你……做好心理准备!”

听到这个代号,贵婉眼神一下子黯淡了许多。之前,家人相见的喜悦,冲散了这份忧伤。可两年多爱情与信任,终究很难放下。

“沙漏?他是谁?”贵翼明显捕捉到了两个妹妹对这个人的在意,尤其,是小婉。

贵婉扯了扯嘴角,避重就轻道:“是我的副组长,前几天,失踪了。阿姌,怀疑他,所以调了档案。”

“是吗?”贵翼总觉得贵婉的话里还隐瞒了一些,但看着她面色不好,也没有接着问下去。来日方长,总能知道的。可等两个月后,从资历平口中知道了两人关系,贵翼却再也无法淡定了!

在拿到证据前,郢萱也不愿贵婉多思,便岔开了话题,道:“对了,哥,我们的身份,还有阿婉的消息,暂时不要告诉林副官。”

“哦?”贵翼挑眉,“看来小婉这次,惊动的人不少啊!”

“上海警察局和他们背后的CC(中|统)也参与了进来,情报科的寇荣从两年前就盯着阿婉,甚至这次也跟来了巴黎。为了阿婉的安全,我派人把他杀了!”郢萱说的平淡,两人却听得心惊。

“阿姌!”贵婉拉过郢萱的手,晃了晃,“谢谢!”

“我们之间,还需要说这个?”郢萱笑了笑,道,“林副官的出身,哥你也能猜个七七八八,虽然他一直偏向你。可,在确定他心意之前,还是暂时瞒着吧。”

“知道了!”贵翼点头。

两个小时后,林景轩从医院赶了回来,走进别墅,却发现除了客厅外,其余的灯都熄了。

他快步走进屋内,却见‘贵婉’的尸体已经被擦洗干净,并画上了她平时最喜欢的妆,换上了一身月白色的旗袍,外面披着大红色的斗篷。头上原本鲜血淋漓的洞,被一个淡蓝色的额饰给掩盖,整个人很安详,就如睡着一般。

“军门!”林景轩看到沙发一角神伤的贵翼,急忙行礼,而后道:“这是……大小姐弄得?”

“嗯。”贵翼点头,“医院那边怎么说?”

“我联系了一家华人医院,他们说,随时可以。”

“好,我们走吧!”贵翼说着站起身,抱起了沙发上的尸体。

“啊?现在?大小姐呢?”林景轩一愣。

“刚刚哭得太狠,被我打晕了。看她悲痛欲绝的样子,我又怎么忍心让她去面对这样的场景。就让我这个当哥哥、当儿子的,来承担这一切吧!”贵翼深吸一口气道。

听到这话,林景轩心里一颤,坚定道:“哥,我陪你!”

“走吧!”

“是!”

出门时,贵翼像是想起什么似得,突然道:“对了,你安排一下,我们回程的时候,把阿姌和跟着她的两个人也加上,留她在巴黎,我不放心!”

“是,军门放心!”

相关阅读
美女被虐脚,男主粗鲁的肉宠文|温玉叙此生

润玉将北柠恼时捆扎的一束花插进了寻来的长颈瓶内,放在土屋外的新木桌上,在风中摇曳着绚丽与芬芳。每日悉心照料着从她手中得来的花或是其他,尽管小心翼翼呵护她的一

在农村玩娘俩小说,第一次的感觉|穿越之后

既然有调味的,就应该再买点肉,找了个露天茶铺,让刘爹和推车的雇工歇息,自己晃晃悠悠到不远的地方买了羊肉猪肉羊骨猪骨,再买了些时令蔬菜,都用麻绳系着拎在手里。集市上

火车上被陌生人开我小嫩苞,老师怀了我孩子|倾尽天下-乱

直到出了定国府的大门,肖倾宇还没捺下心中杀人的冲动!肖倾宇没有想到。方君乾竟会如此无礼,简直无赖!他觉得。今天去定国府。是自己一生之中犯的最大的一个错误。甚至

一妻多夫肉肉多的文np,外国人的龙根在我体内的感受|萌

“这有什么奇怪的呀!我是小孩子,追命叔叔是大人。小孩子跟着大人出门不是最正常的吗?”小叽萝甜笑道。“你说的也没有错!小孩子身边有大人是在正常不过了。”西门公子

被男按摩师摸出好多水,老婆喜欢用狗舔|娱乐圈之大老虎

恶劣情况下才会有更坚固的感情,这是裴言汐一大早醒过来看着旁边被自己搂着却头埋在自己脖子窝里的金钟国领舞到的。虽然这个情况算不上真正的恶劣,但是比起来往常拍

口述小姐伺候客人,乱欲小话说全集百度云小|我的性别成

金硕珍赶到医院时候,宁七还躺在病床上等着产道开口呢,至于医院的医生和护士从一开始就知道宁七七是金硕珍的妻子,毕竟之前金硕珍还没有入伍的时候一直都是他陪着妻子

妈妈和我渡蜜月,女性裤裆凸起|〖星辰花《[吴世勋韩娱]热

吴世勋旁若无人的帮林酉时处理海鲜,挑鱼刺,一边回答长辈的问题,聊着天,林酉时这个当事人只顾得埋头吃……这可是让吴先生和家里人增进感情互相了解的好时机,她怎么能打

女主被暗卫肉高H 啊别射里面,车上他吃我奶好爽|拍翻御

虞璇玑整装准备绕去宣武镇时,淮南河南二监察则被召回西京,因为他们的任期将近,吏部要整理考功纪录,重新分派差使。柳子元与刘梦得来到李千里面前,禀报了关东的状况后,柳

爸爸出差我妈妈睡了,污到湿的色故事|[全职]烽火连城

平心而论,安文逸真的做错了吗?没有!每个人对于场上的局势都有自己的判断。你可以说,某种处理方式比这种更好,但是,两种应对方式,却不会有对错之分——兴欣已经到了必须要

被黑鬼操12p,被两个老外日的好痛|一撩再撩

第八十一章爱他清纯不做作(十二)司希玥越想越不忿,被雁昀紧紧抓住的手腕传来一阵阵刺痛。亓官隐对司楚视若珍宝的姿态犹如刻在脑海,对比面前雁昀丝毫不顾及自己的情态

手机读故事网©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