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张开再深点好爽宝贝

2020-06-27 00:32:39 作者:佚名

腿张开再深点好爽宝贝

1。腿张开再深点好爽宝贝

北禹城东的世纪小区里,何念一狂奔进了3号单元楼的五楼楼道里,一番辨认后来到了502室前,不假思索便直接一脚踹开了门。

然而房间里空空荡荡,连家具也没有,只是阳台的窗户大开着。

何念一走到窗边向外看去,远处正对的恰好是钱江海家的阳台,显然那一枪是从这里打出去的。这时罗彬已经来到了房间外,何念一在钱江海被狙后第一时间就报了警。

“怎么回事?”罗彬走进来问。(推荐:合家欢全文阅读,合家欢1一54全文在线阅读小说

“钱江海和我在他家客厅聊天,突然有人从这里开枪射杀了他。”

何念一回答,他并没有对罗彬说出全部,因为那不是普通的聊天,何念一在质问钱江海当年自己父母死亡的真相,钱江海已经承认车祸不是意外,他是故意撞死二人的。

正当他要说出谋杀何念一父母的原因时,突然一颗子弹射了进来,永远结束了那段对话。

罗彬惊讶道:“为什么有人想杀他?”

何念一摇摇头,又问:“钱江海的老婆孩子呢?”

“已经让人先带回警局了,她们状态很差。”罗彬说,“队长正在安排人处理现场。”

“让人来这个房间查一下,凶手肯定会留下线索的。”

很快鉴证科的同事来到502室采集指纹,何念一则和罗彬一起来到物业管理处。

世纪小区的单元楼只有大门口装有监控,何念一让管理员调出了从两点到现在这段时间的监控录像。由于只过去了一个小时,一共只有五个人从中出来过,好在都拍得很清楚。然而在这五个人里,居然有一张何念一无比熟悉的脸。

“他怎么会在这里?”何念一疑惑地说。

罗彬看了看那个人,惊讶地叫道:“何老爷子?!”

警局里,何朝途看了何念一带回来的视频后也是满脸疑惑:“怪了,他去世纪小区干嘛?”

“回去问问不就得了,老爷子肯定和案子没关系。”罗彬说道。

何念一又问:“3号单元楼调查情况怎么样?”

“在502室的窗户上成功提取到了一枚新鲜指纹。”罗彬回答,“那五个在案发后离开单元楼的人正在查,其中四个都已经采取了指纹准备对比了,只剩下……”

罗彬说着看向何朝途,何朝途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按章行事,该查都查。”

“明白。”罗彬说,“老爷子的指纹局里有记录。”

何念一没有说话,他心里隐隐有一丝不安。其实这段时间他总觉得大伯似乎对自己父母死亡的真相有所了解,却始终对自己三缄其口,这更引起了他的好奇。

第二天早上何念一特意来到了何在野的住处,何在野刚刚晨练结束正坐在小区花园里歇息,见到何念一后问道:“你怎么来了?”

何念一坐在何在野对面,开门见山地说道:“钱江海死了。”

“钱江海?”何在野一惊,“你不是才刚帮他证明清白吗?”

“是。但昨天中午他被人用狙击枪爆了头,就死在自家客厅里。”何念一说,“世纪小区7单元501室。”

“世纪小区……”何在野的脸色突然变了,何念一看在眼里,又问,“您昨天是不是去过那里?”

“没错,我去过。”

“去干嘛?”

“去见一个老朋友。”何在野回答。

何念一接着问道:“哪个朋友,叫什么名字?”

何在野看着何念一笑了笑,“怎么,你这是要那你大伯当嫌疑犯审问?你觉得是我杀的钱江海?”

“我相信您绝不会杀人。”何念一说,“但是关于我爸妈、钱江海以及火种组织的事,您应该对我有所隐瞒。”

何朝途看向花园里跑闹的小孩子,说道:“你该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了,剩下的最好不要深究。”

不要再深究,钱江海被杀前也对何念一说过同样的话,但这只能更加激起他探求真相的欲望。

何在野起身说道:“火种组织当年的所作所为都已经付出了代价,至于你爸妈和它之间的关系也不要再查了,听大伯一句吧。”

就在何在野准备回家时,两辆警车突然停在了小区花园里,罗彬带着几名警员拦住了何在野的去路。

“何在野先生,你涉嫌杀人,请跟我们回警局接受调查。”

何念一见状快步跑过来拦在何在野身前,对罗彬说道:“罗彬,你搞什么?腿张开再深点好爽宝贝~”

罗彬拿出一张纸无奈地说道:“老何,这是逮捕证,你不要生事。”

何念一惊讶地接过了逮捕证,“怎么会这样?”(推荐:特种兵老公你好大,太大了我受不了

罗彬不再理会何念一,扭头对何在野说:“老爷子,规矩你比我们懂,配合一下吧。”

“放心,你既然有证明,我自然不会拘捕。”何在野面不改色地坐进了警车,同时对何念一说道:“记住我的话,不要再查你父母的事了。”

两辆警车扬长而去,只留下何念一愣愣地站在原地,脸上满是惊慌失措的表情。

两个小时后,何朝途和何念一二人风风火火地赶到了警局,何朝途一进大厅就大声喊道:“罗彬,你给我出来!”

警局里的众人都被何朝途这一声怒吼吸引了目光,紧接着一个粗嗓说道:“大呼小叫什么!”

说话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国字脸男人,他叫杜志民,是现任北禹市公安局长,此刻这个刚刚逮捕了自己前任的局长大人正向何朝途走来,罗彬就跟在他身后。

何朝途几步走上前说:“局长,为什么要抓我爸?”

杜志民环视了一下周围看热闹的人,冷脸道:“都别看了,干活!”

一众警员连忙低头做事,杜志民带着三人走到外面,然后对何朝途说:“你小子冷静点,逮捕你爸是因为他是这件案子的嫌疑人,一切都是走的程序。”

“既然是走程序,为什么没人通知我?我才是刑警队长。”

“你已经不能参与了。”杜志民说着又看向何念一,“你也一样,这案子以后全由罗彬负责。”

“什么?我……”

“行了!你也是老刑警了,服从安排!”杜志民说道,“你们两个把枪和证儿交了,先回家休几天假。”

杜志民说完就回了大厅,何念一此时问罗彬:“这究竟怎么回事?”

罗彬叹了口气回答:“窗户上那枚指纹是何老爷子的。”

“不可能!”何朝途叫道,“我爸怎么可能是杀人凶手!”

罗彬说:“我也不敢相信,但事实就摆在那里。更何况……”

“更何况什么?”何念一问。(推荐:岳风柳萱免费阅读,[下一章]大结局

罗彬回答:“凶手所在的3号单元楼和钱江海居住的7号单元楼虽然是同一个小区,但是中间隔着一个花园和两条辅路,距离足有一千米,要在射击场外环境里从这么远的距离射穿玻璃后一枪爆头,除了老爷子恐怕没人能做到。”

何朝途和何念一知道罗彬没有乱说,何在野是军人出身,曾经是部队里的神枪手,创下过1200米十发七中的记录,号称“金色子弹”,后来做刑警时也被称为北禹第一狙击手。

“别开玩笑了,我爸今年都已经六十多了,加上很多年不碰狙击枪,早就不是‘金色子弹’的水平了。”何朝途说,“他不可能有这种枪法。”

“队长,我绝对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案子毕竟是案子,你们两个一个是儿子一个是侄子,根据规定确实都需要回避。”

罗彬又对二人承诺道,“但你们放心,只要有我在,绝不会让老爷子蒙受不白之冤的。”

何朝途纵然心有不甘也无可奈何,何念一则说道:“起码先让我们见见他。”

“没问题。”

警局审讯室里,何在野一边打量着四周一边露出苦笑,这间屋子他无比熟悉,当年做刑警时他曾经无数次在这里审问犯人,但这还是第一次坐在桌子的这一侧。

何念一和何朝途推门而入,何在野见到他们后笑道:“不用担心,我没事什么事。”

何朝途直接问:“您昨天到底去世纪小区干嘛了?”

何在野回答:“一个朋友约我叙叙旧,他说自己住在世纪小区3单元602,可我去了发现那里住的是别人。”

“如果您没有进过502室,那大概真凶是事先拿到了您的指纹。”何念一说道,接着又问:“后来您联系那位朋友了吗?”

“从世纪小区出来后我就试着再找他,却发现根本联系不上。现在想想,其实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应该是有人冒充了他。”

何朝途说:“爸,我和念一不被允许参与这件案子,所以……”

何在野点点头,“我知道,我知道,这是规定,你们两个确实也不要掺和这件事,你们难道信不过队里的兄弟们吗?”

何朝途很无奈,何念一对何在野说道:“放心吧大伯,我们会服从安排的。”

2

离开警局后二人开车回家,副驾驶上何朝途脸色一直不太好看,何念一问:“你是不是真的信不过罗彬他们。”

何朝途回答说:“不是我瞧不起人,这次真凶明显是有备而来刻意栽赃,我真的不确定罗彬他们行不行。”

“那你想怎么样?”

何朝途犹豫了一下,最后咬牙道:“不管了,不能以警察的身份参与,那我们就自己查,总之不能坐视不理。”

“就等你这句话呢。”说着何念一突然转动方向盘往另一个方向开去。

何朝途问:“去哪儿啊?”

“案发现场。”

很快二人来又到了世纪小区,在上楼之前他们先在3号楼下环视了一圈,因为警局那边已经排除了监控里另外四个从正门离开的人的嫌疑,所以何念一认为真凶一定是从其他地方离开的单元楼。

很快二人走到单元楼侧面,这里只有一条很窄的水泥路所以平常走过的人不多,但是墙壁上却有一根从楼顶通下来的疏水管道。

何念一指着上面的小窗说道:“那个窗户应该是五楼楼梯拐角处的那扇。”

“如果是身手好的人,顺着这根管道就能从上面下来。”何朝途说。

这时何念一注意到管道高处好像有痕迹,于是他对何朝途说道:“帮我一把,我上去看看。”

于是何朝途帮着何念一踩上了一楼的防护栏,然后扶着管道看清了上面的痕迹,那果然是一个脚印。

何念一掏出手机拍下脚印照片,然后下来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脚印就是真凶留下的。”

何朝途看了看说,“脚印不小,大概率是个男人。”

接着二人又来到楼上,案发现场的502室外面已经拉上了警戒线,二人并未强行进入,而是在楼上楼下查看了一下,之后何朝途疑惑道:“奇怪,这里楼上楼下都住满了,为什么偏偏这套房子是空出来的?”

何念一蹲在502室门口观察了一下门把手,又轻轻伸手摸了摸,最后说:“这四周灰尘很少,应该不久前还有人住。”

“如果恰好这时候搬走,未免有些太巧了。”

于是二人来到物业询问,结果得知502室半个多月前被一个叫袁峰的男人租了下来,租期是三个月,但是三天前他却突然搬走了,也就是枪击案发生的前一天。

这让何念一二人觉得十分可疑,通过租约上的信息他们找到了袁峰的联系方式,但是电话虽然能打通,但对方说了一句后就直接挂掉了。

“没了警察这层身份还真是干什么都不方便。”何念一无奈地说,“人家直接把你当骗子。”

何朝途则说道:“我去找罗彬帮忙。”

“你确定他会帮你?”

何朝途笑了笑说:“放心,罗彬是我一手带出来的。再说了,毕竟是查案的事,他不会怠慢的。”

“那好,这条线交给你了。”

“那你呢?”

何念一沉默了一下,回答道:“我要去查一查金色子弹。”

——

晚上,那间熟悉的咖啡馆里,何念一独自坐在窗边。十分钟之后,他等待的宫爻并未出现,一个年轻男子却坐在了何念一对面。

“是何警官吧?我叫段鸿鸣,是宫爻的师弟。”

何念一疑惑地打量眼前的男子,他看上去也就是二十多岁,穿着一件蓝色牛仔外套,很精神的样子。“宫爻人呢?”何念一问。

“我师姐临时有事出国了,短期内不会回来。”段鸿鸣回答,“不过她知道何警官最近可能需要帮忙,所以让我来负责您委托的业务。”

何念一问:“你也是做侦探的?”

“当然,在我师姐回来前何警官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找我。”

面对着眼前这位突然出现的年轻人,何念一心中虽然有很多疑问但还是说道:“我需要你帮我查一下,北禹市附近的‘金色子弹’有几位。”

在国内狙击界,“金色子弹”其实并不是某个人的绰号,而是一种等级划分,凡是狙击枪法达到了特定水平的枪手都可以被称为“金色子弹”。

这四个字代表着一种荣誉,真正配得上的人并不多。

段鸿鸣说道:“这个嘛……除了北禹市前任警察局长何在野外,我知道有个绰号‘射天狼’的,据说是最贵的杀手,狙击枪法出神入化。其他的暂时想不到。”

“有这个人的信息吗?”何念一问。

段鸿鸣笑着说:“别逗了何警官,杀手信息要是那么好搞,岂不是早被警察抓了。不过我认识一些朋友或许能以业务为由联系上他。”

“帮我试一试,我现在的身份不是警察,只想知道他最近有没有接过任务。”

“好,我帮你查查。”

离开咖啡馆后,何念一接到了何朝途的电话。在罗彬的帮助下何朝途成功找到了那个袁峰的现居地址和工作地点,他们白天已经去过袁峰家了,现在准备去他工作的地方看看。

很快何朝途开车接到了何念一,何念一问:“在袁峰家有什么发现吗?”

“袁峰不在家,我们只见到了他老婆。他老婆说他们之前确实租了世纪小区的房子,后来袁峰突然升职加薪了,他们就提前了自己的买房计划,搬到了离单位更近的地方。”

“这么巧。”

“是啊,巧得让人生疑。”何朝途说,“所以必须得去他上班的地方看一看。”

“可这么晚了他单位有人吗?”

“就是只有晚上才开门。”

说话间何朝途把车停了下来,何念一抬头一看,只见前方是一间酒吧,蓝色霓虹灯写着“深海”两个字。

“他在酒吧上班?”何念一问。

“已经是经理了。”

二人低调地走进酒吧找了个卡座坐下,随意点了两杯酒。何朝途拿出手机递给何念一,“这是袁峰的照片。”

照片是何朝途从袁峰的全家福上拍下来的,袁峰大概四十多岁左右的样子,个子不高,有点瘦。

何朝途又问问:“你有计划吗?我们现在不是警察,得想办法跟袁峰套上话。”

何念一把手机还给何朝途,笑道:“倒有个办法,就是有点像反派行径。”

说着他突然用玻璃杯使劲磕了磕桌子,大声叫道:“服务员!”

酒吧服务员走过来礼貌地问道:“先生有什么事吗?”

何念一冷冷地说道:“你们这儿的伏特加兑水了吧?”

服务员道:“先生,您点的是伏特加兑橙汁,我们自然给您兑的是橙汁。”

“我说你这酒压根就不纯!”何念一说,“你把你经理叫来。”

服务员看了看何念一二人,然后依然礼貌地说道:“好的,您稍等。”

服务员走后,何朝途小声对何念一说:“有点过了吧?你这一看就是故意找茬的。”

何念一笑了笑说:“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没多久,服务员走回卡座前毕恭毕敬地说道:“二位,我们老板有请。”

何念一和何朝途对视一眼,然后跟着服务员走进酒吧后面的豪华包间,然而等待着他们的不是袁峰,而是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红发外国人。

服务员离开后,包间里只剩下他们三人,红发外国人叼着烟,笑着用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说道:“两位警察同志,请坐。”

何念一似乎早已料到了这一切,何朝途却有些吃惊,他问:“你认识我们?”

“呵呵,二位一个是堂堂北禹市刑警大队队长,另一个更是大名鼎鼎的北禹神探,我怎么可能不认识呢。”

何念一说:“你不做个自我介绍吗?”

“不好意思,怠慢了。”对方说着坐直身子理了理西装,“我叫巴尼,是这家深海酒吧的老板。”

何念一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几个月前刑警队配合缉毒队抓到李文超贩毒团伙后,从他们手里收缴了一批新式毒品,在那批毒品上面何念一第一次见到了火种标志。

而据李文超所说,那批货的上家就是一个红头发的外国人,绰号紅鬼。

这时巴尼接着说道:“你们突然出现在我这里,还故意滋事,莫非是有案件在身?”

何朝途于是问:“巴尼老板,听说你们这里有个叫袁峰的?”

“不错,那是我刚提拔的经理。”

“为什么会突然提拔他?”

巴尼闻言道:“呵呵,何队长这叫什么话。提拔他当然是因为他干得好了,也算不得突然。”

何念一说:“我们想见见袁峰,不知道巴尼老板能不能行个方便。”

“这您就有些为难我了,我的经理也是很忙的。”巴尼说,“当然了,二位是警察,只要拿出证件,再忙我也得让他来配合你们。”

何念一扭头看了看何朝途,二人都看出这个巴尼是个老江湖,今天想见到袁峰是不太可能了,于是何朝途起身说道:“既然如此我们就不打扰了。”

巴尼道:“二位慢走,阿翼,送送两位警察同志。”

之前的服务员又进来想带着何念一二人出去,在马上走出包间时何念一突然回头很随意地叫道:“紅鬼啊。”

巴尼闻言下意识抬头看向何念一,接着愣了一下,继而笑道:“何警官如果是在叫我的话,未免有些粗鲁了。”

“呵呵,抱歉。”何念一笑了笑,转身走出了包间。

在酒吧大厅里,正当何念一二人准备离开时,突然一个女人吸引了他的注意。

“楚歌?”

3

深海酒吧门口,何朝途已经开车回去了,何念一却以私事为由留了下来,他在酒吧外等了一会儿,果然楚歌从里面走了出来。

“你怎么会来这儿?”二人见面后异口同声地问道。

何念一笑了笑,接着把关于自己大伯的事告诉了楚歌,楚歌听完后思考着说道:“这么说钱江海的死也和这家酒吧有关。”

“为什么要说‘也’字?”何念一问。

楚歌回答道:“我调查发现,这家酒吧的老板当年曾经在火种研究所工作过,而且他不是科研人员,所以地位应该不一般。”

“当真?”何念一皱起眉头,他之前猜测过钱江海之死可能与火种组织有关,但他并不敢确定,因为自从十三年前研究所被关闭后,火种组织已经销声匿迹。

但如果楚歌所说是真的,那这组织显然还有欲孽。

楚歌又道:“此外,虽然我不敢确定,但深海酒吧似乎涉毒。”

这一点何念一已经猜到了,如果巴尼就是李文超口中的紅鬼,那么深海酒吧恐怕不仅仅是涉毒,很可能也在参与制毒贩毒。但她很奇怪楚歌居然连这都能查到。

“你怎么知道他们涉毒?”

“是一个网名叫‘侠客’的人匿名告诉我的。他知道我是记者,而且也在查深海酒吧,可能他以为我也是在查涉毒的事,所以把这些告诉了我。但他说他没有实际证据,所以不能报警。”

“侠客?”何念一沉吟道,“什么时候北禹市多了这么多有正义感的人。”

“这个人可能是为了正义,但我不是。”楚歌说,“其实我们两个一样,我们对火种组织的兴趣,最终实都会落到同一个东西上。”

“什么东西?”

“禁区计划”楚歌说,“那个你父母在研究所里负责的项目。”

何念一闻言疑惑道:“你对这个计划了解多少?”

“我了解的跟你一样多。”楚歌回答,“但我知道,‘禁区’计划是火种研究所最重要的计划,而且在当年的整个组织里,知道这个项目具体细节的人也很少。”

何念一想了想,说道:“楚歌,我不知道你和火种到底有什么关系,但是如今钱江海的死表明这个组织的势力还在,你最好不要把自己卷进去。”

楚歌笑了笑说:“谢谢你的好心劝告,但是从有记忆那天起,我就已经卷进去了。”

第二天上午何念一收到了段鸿鸣的消息,对方并没有联系上那个“射天狼”,但是却找到了另一个“金色子弹”。

“这个人叫骆英东,雇佣兵出身,现在住在北禹市南郊的村子里,已经退役三四年了。”段鸿鸣对何念一说。

“有详细地址吗?”何念一问。

“有,我可以陪你走一趟。”

于是何念一和段鸿鸣一起开车来到了南郊,对于段鸿鸣的热心帮助何念一有些疑惑,虽说对方是宫爻的师弟,但何念一心中还是对他多了几分提防。

汽车停在了一间很普通的砖瓦房前,段鸿鸣则看着那扇生锈的红铁门说道:“这地方可不像是退役神枪手的住处。”

“不像吗?我倒觉得在这里隐姓埋名最合适。”何念一打量了着四周的环境说道。

二人走到门口时,一个中年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何念一问:“您好,这里是骆英东先生的住处吗?”

“没错。”那女人回答。

段鸿鸣又道:“请问您是?”

“哦,我是他请的保姆,骆先生现在就在院子里呢。”

“谢谢。”

女人离开后二人走进院子,只见一个男人坐在院子中央,正背对二人喂着兔子,何念一问:“您是骆英东先生吗?”

对方回过身,二人看到这是一个身材壮硕的男人,眉宇间的英气一看就和普通中年人不一样。但何念一此时才注意到,他身下坐的是一把轮椅。

“你们是什么人?”骆英东问道。

段鸿鸣有所准备,他说道:“骆先生,我们听说过你在法外军团的经历,这次是慕名而来的。”

骆英东闻言打量了一下他们二人,然后笑道:“以前也有人来找过我,但你们这样的小娃子还是第一次。”

“我们是想……”

“行了。”骆英东摆摆手,“不管你们是黑是白,我的情况你们都看见了。我现在就是个要人照顾的残废,干不了开枪打靶的事。要是想跟留着我聊聊天我很欢迎,否则就请回吧。”

何念一和段鸿鸣对视一眼,然后说道:“打扰了。”

二人离开院子后,段鸿鸣说:“原来他退役是因为双腿残废,是我疏忽了。”

“还能查到其他的‘金色子弹’吗?”

“‘金色子弹’又不是白菜,达到那种水平哪儿那么容易。”段鸿鸣说,“而且说实话,像何在野那种年轻时威名赫赫的神枪手,基本到现在这个岁数都已经做不到那么准了。”

“是啊。”何念一道,“但是人可以证明自己做的到一件事,却无法证明自己做不到一件事。”

二人从南郊返回了市区,在警局门口临分别时段鸿鸣对何念一说道:“我会继续试着帮你联系那个射天狼的。”

何念一闻言好奇地看向段鸿鸣:“段兄弟,你师姐当初帮忙调查人事都没有这么尽心,你的热情反而让我有点不安。”

“呵呵,何警官果然很谨慎。”段鸿鸣说,“其实我一直都很仰慕北禹神探的大名,也是想和你交个朋友。”

何念一看着段鸿鸣沉默了一下,然后说:“希望真的是这样。”

“放心吧何警官,就算我们做不成朋友,我也绝不会是你的敌人。”

段鸿鸣离开后何念一进了警局,虽然他现在不能参与案子,但局里毕竟都是同事,他要见一见何在野还是可以的。

“在这待得不好受吧。”审讯室里,何念一在和何在野交谈。

“呵呵,再苦的地方你大伯我都待过,更何况这间拘留室我比对自己家都熟悉。”何在野笑得很自然,一点都不像个被拘留的嫌疑犯。

何念一认真地说道:“大伯,事到如今你必须得跟我说几句实话了。”

“你想问什么?腿张开再深点好爽宝贝!”

思考了一会儿后,何念一说:“您认识宫爻吧?”

何在野愣了一下,然后道:“是认识。”

“我之前拜托宫爻帮我调查火种组织,但是她告诉我什么都没查到。以宫爻的本事不可能什么都查不到,所以我知道一定是有人不让她告诉我。”

说到这里何念一问:“那个人是您吧?”

相关阅读
我想要你再深一点,乖 伸开 我桶你_光环系统

既然决定重返校园,继续读书,孟静就要好好学习了。她是在五年级读完以后辍学的,当时成绩在班里属中上,期末班里一半人都得到的“优秀学生”的奖状,她也拿了一张。这次复

姐姐被弟弟弄翻了,医生别摸啊摁摁-对面相思

林沉一边想,一边抬手摸了摸脸颊。自己的容貌可差得太远了,就算当真与那白衣公子相像,也仅仅是……背影而已吧?思及此,忍不住垂眸轻叹一声,终于掉了头往回走。他被李凤来

偷窥邻居

住的地方搬来新的住户,一个19岁的女生,身材很娇小,面容娴静,却总是一副冷冰冰不好靠近的样子。她住的房间与我一墙之隔,但阳台只有通过她的房间才能到达,而我想进阳台,

我看到妈妈与狗,好胀啊要来了用力_三生三世欲成双

凤九无力地倒在榻上,伤心欲绝。偌大的书阁中,悲伤浮现指流年,伊人流尽千行泪。脑中雷声不断,好似自天边滚滚而来,无风不冷,徒留一室沉闷,只见她额间花羽黯然失色,是谁在耳

被黑人在轮胎做小说,奶头好胀快点揉揉啊哦_羽毛

翎因为担心家里的人会因为她是总盟主的身份有所疏离,所以咱们伟大的天才女主就这样华丽丽的失眠的一个晚上。在床上翻了半天,直到外面的天空成了鱼肚白的时候才稍微

羞射女性如何发起一场野战?!!

先来说说,野战的意义是什么?仅仅是“通过变换地点来制造新鲜感”么?这样想就肤浅了!玩得高级的野战,可以做到“改变日常相处模式,更换角色,获得亲密关系中的权力反转!

舌头伸私处里面去,大学自习室激情一幕_剑与魔法的小酒馆

13月12日,林卧室墙上的日历只剩下这最后一张。等到明天,木质夹纸槽里的日历纸又会重新长出来,这是继门口迎客的金色挂铃之后属于小酒馆的又一个未解之谜。随着离开日

谁是谁的妻美文陈三,bl道具play按摩 末世美受爱忠犬

赵楚阳是什么人。Z国国家主席赵宗瑞是他叔叔,赵宗瑞一辈子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他暗地里是拿赵楚阳当儿子培养的,不然赵楚阳只三十左右就坐上了常委的位子。自古以

手机读故事网©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