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之季度

2020-05-09 14:03:36

世情

这是一个取材于真实事件的,一个女孩人生的重启。

“砰”的一声,房门被大力关上,夏芷然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与母亲发生争执。自从来到这个家后,母亲就变了,对她一天比一天严苛。而从前记忆里那个温婉的女子,也仅仅是存在于记忆中了。

她无力地靠着冰冷的墙坐下,一如她那颗冷透了的心。她默默将头埋于膝盖间,单薄的肩膀不停地耸动着,泪珠在木质的地板上无声地渲染开去。突然间,她又开始想念父亲,很想很想。

可再想又能怎样呢?

她的父亲早在几年前就去世了啊。

二.

记忆就这样猝不及防的被拉回那个她一辈子也忘不了的夜晚。

手术室外的长椅上坐着她和母亲以及稀稀落落的几个亲戚。在这个生死攸关的手术中,前来关心的亲戚,居然不及上次她家办喜宴时的十分之一,芷然有些讽刺地想。正值寒冬,医院里暖气虽然开的很足,芷然仍然觉得刺骨的冷.

代表“手术中”的红灯突然熄灭,她很紧张,又有几分茫然,就只是呆呆的跟着母亲起身,向着手术室门旁的那个医生走去。接着,就如同电视里演的那样,医生抱歉的摇了摇头,说:“我们尽力了,节哀。”

虽然她早就与母亲做了最坏的打算,可是当这一刻真的来临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接受。她想问医生"为什么",或者大声痛哭,甚至想逃离这儿,但,实际上她什么都没做。她就只是呆立在原地,甚至母亲已倒在了地上都没有注意到。

她想哭,可是却哭不出来,原来,心痛到极致就没有眼泪了,然后她的记忆就像断片了一样,什么都不记得了。第二天她醒来的时候,就被亲戚们推搡着去了火葬场。她看着大屏幕上即将火葬的父亲,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落到了胳膊上,一滴一滴,原来是她的眼泪,泪腺这时候就像突然打开了阀门一般,再也挡不住那如洪水般的痛苦。终于,看着屏幕上那个再也不会醒来的人,她号啕大哭,肆意宣泄着内心的悲伤。

她就被要求捧着父亲的骨灰盒,她木然的走着,脑子里只剩下了一个念头:她没有父亲了,真的没有了。一滴泪自她眼中落下,砸在了她手中的烫手的骨灰盒上,那一刻,她仿佛听见了父亲临终前的一声哀叹,不长,却包含了太多太多:有对妻子的不舍,对生命的留恋,以及,对未能见证女儿成长的遗憾。

突然,身后大力的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夏芷然,你给我把门打开!”又是妈妈!她知道,如果自己不开门,妈妈肯定会找钥匙来开的,与其这样,还不如自己开。她胡乱的抹去泪水,双眼通红的打开了门,盯着门外那个本该和她最亲近的人。

夏母见门开了,刚想一通责备,蓦地撞上她通红的双眼,也只是张了张嘴,说了句:“吃饭了。”就转身下楼了。

夏芷然顺着复古的楼梯一步步往下,不自觉的又回想起了父亲刚走的那段日子,虽说清苦,却不乏温情。而如今,她与母亲之间只剩下了无休止的争吵。

三.

父亲刚去世那会儿,家里是真穷的都快揭不开锅了。那些亲戚们也都一个个的闭门不见。家里的重担全落在了母亲一人身上.她曾无数次的看见母亲一个人在夜里偷偷流泪,而后面对自己时,却又充满坚强。生活逼的这个曾经温婉柔弱的女子变同时兼了三四份工作,每天的休息时间只有4小时不到!那时的她其实是恨过父亲的,恨他为什么早早离开,只留下她们母女俩相依为命,艰难度日。直到她们遇到林海---这个对母亲一见倾心的男人。

起初,母亲并没有要搭理他的意思,而且芷然也不是很想有继父,即便那能让她过上优越的生活。那样是对父亲的背叛,母亲也这么想。于是,母亲拒绝了他.

可是他却一点儿也不气馁,反而有种越挫越勇的感觉。她当时也不以为意,觉得反正母亲已经答应了自己不会同意,那就随他去吧。直到一天晚上,母亲回来的很晚很晚,回来后她沉默了好久,终于,对芷然说:“我……答应他了。”

夏芷然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愤怒的问母亲:“为什么?你不是答应我了吗?他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要这样对待爸爸,这样作贱自己!”

啪!

一个响亮的声音响起,夏芷然的头歪向一边,左边脸颊火火辣辣的痛,这是母亲第一次动手打她。

母亲似乎也有几分惊讶,但她更多的还是生气。她颤抖着嘴唇,似乎要说什么,却没说出来,芷然也没给她说的机会,一把推开她就头也不回的冲出了家门。她不知道的是,她走以后,母亲一个人怔怔的坐着,然后哭了。是那种无声的哭泣,伴着扎心的痛楚,泪珠一滴滴滑过她的指尖,伴随着她的喃喃:“我……我都是为了你啊……”

直到深夜,芷然才回去,她以为能用这种方式逼母亲妥协,可是这次母亲的态度却异常坚定。第二天当她看到林海开车来接她们的时候,芷然这才真正意识到:这是真的。

在父亲去世后不到一年的时间,母亲就改嫁了。

一辆轿车缓缓停在了这座老旧的房子前,母亲带着她们简易的行李,拉着呆滞的她上了车。尽管母亲被父亲家里那些该出现时不出现的亲戚骂的体无完肤,说母亲不守妇道,勾引男人,更有甚者甚至说是母亲害死了父亲!可这些母亲却通通充耳不闻,依然带着她毅然决然地上了车。

她不明白!不明白母亲为什么宁愿承受别人的谩骂也要嫁给这个男人。难道母亲当真是因为这个男人的钱才嫁给他的吗?不,不可能!母亲不是那样的人!

可那又要怎么解释她的行为呢?芷然苦恼的皱了皱眉,不愿再想了。

车子在一幢别墅前停下。

芷然看着眼前这座低调却不失奢华的房子,并没有多少欣喜之情,双眸中全是的抗拒,可是现实容不得她抗拒。就这样,在这样一个太阳都有些刺眼的日子里,她和母亲住进了这里。

而直到家里的阿姨来问她吃菜的口味时,她才仿佛恍过神来:一切真的都变了。

四.

对芷然来说,这儿的生活并没有多舒坦。相反,由于母亲对她越来越严苛,她被逼地与母亲多次发生争吵;她的成绩也一落千丈,还整天在外面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她知道母亲很生气,可她就是不想让母亲顺心。自从母亲答应了林海后,她就一直对母亲抱有敌意。是母亲背叛了父亲,背叛了她们的家。

至于林海,她也没怎么给他好脸色,好在林海性子温和,也理解她一时的接受不了,也就不与她生气,但也因此时常遭到芷然的顶撞。比如有此她放学时和一些混事的人一块,正好被林海看见,他出于好意说让她赶紧回家,别让她妈妈担心。结果芷然眉头一扬,反问他:“你是我什么人?凭什么管我?!我妈都不管,要你多管闲事!”然后对那群人说:“咱们走吧,不用理他。”留下林海一人尴尬的站在原地。

后来,林海想了想,还是跟她妈妈提了两句,但没说芷然顶撞他的事。可是夏母多了解自己女儿啊?她就猜到肯定是芷然没听他的。尽管林海一再劝她有事好好说,别老是争吵,可是她到底没忍住,当下就去找了芷然,两人又是一顿好吵。后来放学时芷然只要一看到林海就目不斜视,就像没看见一样。林海也很无奈。只好让司机悄悄跟着她,只要别出事就好。

芷然见林海不来接自己了,就更加肆无忌惮了。

一天放学,她正合一个男生勾肩搭背的时候,迎面竟走来了母亲!她搭在男生身上的手本能的想收回,可却莫名地没有这样做,她挑衅地看着母亲:“你怎么来了?”“我再不来,你岂不是要一直堕落下去了?!”母亲的声音已经有了几分怒意:“他是你男朋友?”同行的男生一愣,刚想解释,不想却被夏芷然先抢白道:“是又怎么样?难道就允许你找吗?”夏母听到她这话先是一愣,随即一把拉过她,推进了停在一旁的车里,独留那男生呆愣在原地。

到家后,母亲就跟着她进了她的房间,反锁了房门,她刚想问母亲想干嘛,结果母亲反手就是一巴掌!她先是一愣,随即捂着微肿的脸,冷冷的看着母亲。

“夏芷然,你好意思吗?你现在有着比以前好一百倍的条件,却过着比从前颓废一千倍的生活!”

“呵,这样的生活我宁愿不要!我不稀罕!”

“那你觉得你这样对得起你爸爸吗?!”

“别提我爸!你不配!”夏芷然突然声嘶力竭的吼道。

“我不配?难道你就配吗?!你看看你自己现在像什么样子?你以为这样就能威胁到我吗?呵,你只是在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罢了!这样的你,只会让我瞧不起!”夏母丢下这句话就走了。

房间里,芷然无力的顺着墙滑下,母亲的话不断在耳边响起:“我不配?难道你就配吗?!……这样的你,只会让我瞧不起!”突然,她猛地站起来,一把抹去脸上还未干涸的泪水,翻出了书包里还八成新的课本,仿佛想明白了什么。

第二天,她就向学校提出了住校,理由是为了更好的学习。起初林海是不同意的,因为他也知道她们母女俩的矛盾,只怕她这一走只会让隔阂更深,可芷然的一再坚持以及夏母的同意,他也无可奈何。后来林海问夏母为什么同意让芷然住校,她说:“她必须尽快学会独立才行,不然就来不及了。一切也就白费了,她自己要住校自然是再好不过了。”林海听了并不是太懂,只当是她要磨练芷然,日后他想起来今天她的这番话却是两眼泪光。

而住校后的芷然仿佛在一夜之间变了个人似的,她变得成熟、变得稳重了,而且也如她自己所说,更加努力学习了。因为她终于意识到:唯有学习,她才有资格去对抗她抗拒的一切,才有能力不去接受她不想要的,才能……让母亲为自己说过的话后悔!

一个周末,她回家拿换洗的衣物,原以为不会碰上母亲,谁曾想,开了门就迎面碰上母亲。她冷眼看了一眼母亲,见她化了极浓的妆,也换了新发型,想来日子过得是极为舒心啊!她暗自鄙薄,但什么也没说,面上依旧淡漠。只是和母亲擦肩而过的时候,一阵微风恰巧吹过,母亲的几缕长发竟卷进了她的书包拉链里,然后她稍一走动,竟将母亲的整个头发拽了下来!原来她带的竟然是假发!

夏芷然发现,母亲自己原本的头发已经基本没有了,只有稀稀落落的几把,整个人看上去一下子好像苍老了十岁。她惊呆了,出声问道:“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虽然她心里有几分担忧,但语气却依然保持着冷漠。“最近熬夜看美剧,所以头发脱落比较严重而已。”母亲亲描淡写的说道。“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熬夜会脱发脱成你这样?那我们这些学生的头发不早就掉光了?”

夏母见瞒她不住,真想托盘而出,可她随即又想到了什么,只能硬起心肠,冷冷地说:“你想多了,我才没那么多时间骗你呢。夏芷然,你有空在这儿管我的头发,还不如去多做几道题,还是说你的成绩已经优秀到足以让你随心所意的的浪费时间了?!”

夏芷然一愣,显然没想到她会这么嘲讽自己。当下回道:“算我多管闲事,至于其他的,你就等着吧。”随后不久就又回学校了。

仿佛是为了应证她的那句话似的,夏芷然连一周回去一次的流程都省了,只打电话让人送去。林海问她为什么不回来,她就推说学业忙。林海有时候问一句:“你现在哪有那么忙啊?有空还是回来看看你妈吧,她……唉……”但经常是还没说完就被挂了。他想到夏母千叮万嘱附他什么都不可以说,也只得这样了。

不过夏芷然的努力还是有用的,她的成绩的确一下子就上去了,但是她却变得越来越冷漠,除了成绩单上不断前进的排名,似乎已经没有什么能令她展露笑颜了。

她原以为这样的日子会就这样持续下去,可是没想到先打破这种僵局的竟是母亲。

六.

那天,她正在上物理课,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些心神不宁。这时,她看见物理老师出去了,而门外站着的竟然是林海的司机,他现在好像正在焦急地和老师说着什么,然后物理老师就进教室让她收拾书包了。她也只是一愣,但也明白应该是出了什么事,就也没多问。收东西的时候一个不慎,划破了手指,她盯着流血的手指,脑子里突然闪过母亲的脸,当下心里一惊,也顾不得收东西了,立刻冲出了教室,:“我妈是不是出事了?!”

司机一愣,也不便隐瞒:“是,是林总让我来接你的,说怕再晚,就……来不及了……”后来他又说了什么,夏芷然已经听不见了,当她听到那句“再晚就来不及了”的时候,她脑子里的一根弦仿佛突然就断了,她整个人都在颤抖着,不停的呢喃着:“不,这不可能……”她用手抱住头,慢慢蹲了下去。突然,她一下子站了起来,大声喊道:“不可能!你们都在骗我!”可她的眼泪却止不住的落下,显然这么大的打击已经让她有些神智不清了。这可把司机急坏了,他焦急的说:“夏小姐,快走吧,你母亲还在等着你呢!”这句话仿佛一下子把夏芷然拉回了现实,她踉踉跄跄的跟随着司机的脚步,魂不守舍的到了医院。看到林海憔悴的脸,她才意识到:这一切都是真的。

芷然第二次看着呆呆地那盏代表“手术中”的灯,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夜晚,只是时光飞逝,物是人非,躺在里面的人也由父亲变成了母亲。难道那些爱她的人都要一个个离她而去吗?

突然,那盏灯灭了,她一下子害怕起来,害怕听到一如多年前的那句话:“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怎么样了?”林海急切的声音让她不得不面对现实。她看见医生张开了口,立刻害怕的闭上了眼睛。

“节哀。”

这两个字却仿佛在她耳边投下了一枚重磅炸弹!再睁开眼时,已是泪眼朦胧。她想质问林海为什么要瞒着她,可她什么也说不出,喉咙里仿佛有什么堵在那里,堵的难受。

这时,一个小护士过来说:“家属可以进去了。”芷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进病房的,只知道看见病床上那个虚弱的人的时她早已泣不成声。

夏母缓缓睁开眼睛,看见床边的她后一愣,随即苦笑一声,抬手轻轻抚上她的脸,说:“你还是知道了。”

“你到底为什么瞒着我?!”芷然带着哭腔问母亲。

“然然,你别怪我,这两年我对你很严格,我知道你心里很不乐意,甚至还有些恨我。但你知道吗,我不想的,但我不得不去做。那天,你问我为什么要答应林海,因为我拿到了体检报告,发现自己已经是子宫癌晚期。那个时候你还那么依赖我,要是我走了,那我真的不知道你该怎么办……我只能用这种的方式逼你快速成长起来。而林海能给我最好的治疗,让我能多陪你一段日子。没想到这一天这么快就来了。”夏母说到这儿已经开始咳嗽了。

“妈,你别说了,我都知道了……”芷然听到这儿早已泪流满面。

“你终于又喊我妈了,然然,你让我说完,”夏母坚持要说,“我对你那么严苛,虽然我也心疼你,可我并不后悔。你终究没让妈妈失望,长成了我想象中的那个模样:成熟、果敢、优秀,这样子我也就放心了。你要始终记得,别人的帮助终究只是暂时的,你终究还是只能靠自己。”说完这番话,夏母的脸色更加苍白了,夏芷然有些慌了:“妈,你歇会吧,你脸色很不好。”

母亲摇摇头,说:“你去把你林叔叔喊来,我有话对他说。”

林海就等在门口,随即他就进来了,拉着母亲的手哭得像个孩子。母亲笑着说:“别哭了,这是我的命数,也不关你的错。说到底,还是我对不起你,你对我们母女俩的好我是不会忘的。如今我只想求你一件事。”

“你说,你说,我全都答应你。”林海声音沙哑的说。

“我也不求别的,我就希望你能善待然然,行吗?”母亲说这句话时仿佛用了很大的力气,说完后一直在喘气。

“这个你放心吧,我会把她视为己出的。”林海忙说道。

夏母微笑着合上了眼睛,仿佛睡着了一样,好半天都没有动静。

林海和夏芷然握着她的手感觉越来越凉,芷然颤抖着喊了一句:“妈?……”随后大声痛哭:“妈——!”林海的手也感觉到了那股透心的凉意,他看着痛哭的夏芷然眼眶也不由得湿润了,他整个人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

听到病房里的哭声,医院也已经司空见惯了。随后,就有医护人员进来准备料理后事了,徒留夏芷然一人跌落在地板上,双眼呆滞,就像被全世界抛弃了一样。林海见她这个魂不守舍的模样,叹了一口气:“然然,我先送你回家吧。”她先是呆愣了一下,随后木木的说:“回家?可是,我没有家了呀……”泪水又一次毫无防备的滑过她的脸庞,林海看着眼前这个已经失去双亲的女孩,有些动容的说:“以后,我家就是你家!”

七.

六年后。

这个时候的芷然早已褪去了一身冷漠,又变回了从前那个开朗乐观的芷然。

一如曾经母亲还在的模样。

又到了去看母亲的日子,夏芷然途经一家花店,突然想起母亲似乎最喜欢月季了,就进店买了一大束。

说来月季,也很像那时的母亲呢。虽然满是刺,看上去冰冷,事实上却芬芳馥郁,异常美丽而温柔。

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听见身后传来一声试探性的询问:“你……你是……夏芷然?!”她一脸呆萌,歪歪脑袋看着眼前这个男生:“我们认识吗?”

“真的是你啊!你不记得我了?我是宁泽川啊,就是之前那个……被你妈妈误会我们是……”

“哦,是你啊,那天纯属是个误会。”芷然想起来了,自己那时候还拿他挑衅母亲呢,现在想想还真怪不好意思的。

于是,她冲宁泽川扬了扬手里的月季,说:“我正好要去看我妈,一起吗?”

“不不不,”男生急忙摇头,“我可不敢去,要是又被你妈妈误会就不好了。”

“我妈她……已经去世了,就在那天后的不久。”虽然芷然努力的让自己淡然的说出这些话,可她旋即低下的头还是暴露了她的难过。

男生一愣,显然是没想到。看着女生眼中摇摇欲坠的眼泪,他忙说:“对不起,我不知道。那……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陪你去吧。”

“我没事,这都已经过去了,谢谢你愿意陪我去。”她真诚的对宁泽川说。

墓园里,芷然看着母亲的照片,身边站着有些腼腆的男生。她深吸了一口气,鼻间满满都是月季的香气儿。一切都过去了。

岁月静好,过往不再,她的人生,重新开始。

慕合离
慕合离  VIP会员 淡化痛苦,就会失去快乐

月之季度

相关阅读
啊哦嗯好大啊骚货,白洁红杏再出墙第11章—相思染·盛世

夜色如水,皓月当空,晶莹剔透的月芒散在地上,透出微凉的寒意,柔美温柔,少了白日里粗犷的炙热,一座精致淡雅的庄园在树林环绕中愈发静谧,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轻轻回荡在树林

游必有方

在外奔波的人,偶尔停下来看看,会看到什么?

恋爱速食面

远处的人群一窝蜂的堵塞在巷子里,闹哄哄的喇叭声让这个炎热的夏天变得更加喘不上气。

惩罚女生的最污玩法 爹爹不要插—沙海之墨世情归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2600多字,哼哼哼,伦家要表扬嘛,有什么问题欢迎大家提出来哈,昨天七夕和男朋友去游乐园玩了一天晚上吃过饭又去看了电影,吼吼吼还收到了九九九朵玫瑰哟

非典型小三

结婚三年,我的工作竟是为老公劝退小三?

职场日记:办公室恋情

喂,那对情侣,你们到底是来工作的,还是来搞笑的?

肖民的2020

一个人闭着眼呓语着,高兴的泪水滑出眼角。

疫情期间的救命半日游

昨天生活给了我一场特殊的旅行。

口述我的第一次裙交经历 男友带我玩三p好爽—沙海之墨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作者第一次写文,语法啊各种地方的错误见谅哈,也希望看到此文的读者大大们都给出指点,作者木有看过沙海小说,但是老九门,盗墓笔记都看了个遍,所以当沙海

六子

他突然忘了自己的身体,仿佛自己也轻的飞起来了,还坐在云头去亲吻天空。

手机读故事网©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