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旧是窗外漂亮的雪花

2020-05-09 15:03:10

世情

一、注定的相遇

微冷的南风散去把角滞留的余热,喘着粗气的醉汉声息渐渐和缓。街巷里熙攘的人群早已经散去还家,弥漫的轻雾在朦胧的月光里徜徉,一切都是那样静谧而融洽。

它蹬着一辆老旧式的自行车,拉着小摊轻快的走着,是五月燥热的天里。穿的也不是厚重的衣袍,是一件单薄长袖口的衣衫;也没有驯鹿铁橇,是一辆被锈蚀而简陋的旧自行车。但是,皱缩的脸庞却显得格外和蔼可亲,旧时常戴的帽子也更加亲切。深邃的瞳孔会让人感觉仿佛置身在天蓝色下圹埌的草原,抚去芊嫩小草的风会告诉你:“抬头看,天边的绵朵像如饴的糖果”。自行车的车轮在小道上颠簸敲出柔和的“哐当、哐当”声,挂在前面的小长灯像是耐不住性子了,逗趣地嘲弄暗淡的月光,使漆黑小道蓦然变亮了起来,远一点的前方,可以看到更远。正当它准备忽略这些阑干的街道和木讷的灰墙向前走去的时候,却在下一个街角转口停了下来。轻雾霏微,微风抚动袖角微微扬起。呆滞了半会,它下意识朝里看了看。

一条无形的线跨越了时间、地点和情境,串联起注定相逢的人们,这条线或许延伸或许缠绕,却怎么也断不了。是缘分使我们相信卖棉花糖的它和买棉花糖的孩子总是要相遇的。

微扬的嘴角略微露出笑意,伴在和蔼而亲切的脸庞,似乎是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停下,也许是脚步刚到这里就想歇歇;抑或是某种掩藏深海而又无法浮现的直觉。它就总是容易忘事,做什么都得靠直觉。拂过袖口的凉风也偷不走它所不知道的秘密,抬头望望夜空,失望地走了。但是……也许……它停在这里,犹豫一会后,便轻轻地让顽皮的轮子安分靠在街口西侧的旁边,向巷道里走去。

走进里街来,灯影阑珊,憧憧而去。漆黑的小道若先前一样漆黑木讷的灰墙依然朦胧着睡眼,沉浸在清雾中。可是,就在蔓延到它白衣衫长长的袖口时,却一下子退了回去,雾云散开,暗淡的月光赫然亮了起来,四周也像是是萦纡在素洁的光影中,褪去暗的边缘。它感到纳罕,环顾了四周,皱缩的脸庞像又犹豫起来,却又不是那么明显。但还是放轻脚步,怕吵醒木讷的灰墙,犹自向里走去。街墙上的青瓦像街头的那些流浪的猫,眼睛不住盯着什么出神地发呆。它顺着那双眼睛找去,就在不远的前方,倚墙安睡着一个孩子。月光如练抚着稚嫩而深绯的脸,圆润的小嘴不时在念叨着什么,很小声,看来是熟睡了,是做了什么美的梦吧!以至于青瓦那样出神望着发呆。

“呀!这木讷的墙,要是着凉了怎么办!”它小声而焦急的说。然后就脱下长衫蒙在孩子单薄的身上,熟练的动作很轻,尽管这样故常地慢慢蹲下去会使伛偻的腰感到难受。长衣衫未免有些大了,差不多遮住了孩子的下半身。长衣衫的袖口盖在孩子紧握的小拳的时候,它皱缩的脸庞又泛起了,动作一下子僵住了似的,仿佛什么在内心涌动,就要顺着海潮搭载到岸滩上,“是的,是白天的那个孩子”。它悄声而有些激动的说出了口,像迷失在浓雾的深林中一下子找到了挂在空明空中的北极星一样。莫名的直觉一下子连成一片,脸色渐渐变得和缓。

“是的,是白天的那个孩子”,它平复心情又悄声说了一遍。白天,它拉着小摊在人来人往的街上吆喝,话音刚落,露着笑脸的一堆堆孩子便簇拥上来。高个子的孩子把手伸得最直最长,而且伸手就可以轻松把小票递到它手边。它忙得不知所措,用亲和而有力的手朝左朝右递着羞红了脸的棉花糖。就在左右的忙乱中,它从一堆孩子挤得只剩腰间的空隙中看到了那个孩子。单薄的衣衫像是长了一些,以至于挽了几道。稚嫩绯红的脸庞显得格外安静,深蓝色的眼睛若清晨将落未落的晶莹露珠一样澄滢,仿佛是掩映在蔚蓝色的大海中一样。像街头的流浪猫,不住朝这里看着,却得不到垂怜。小手一直捏成可爱的小拳,不肯放松!圹埌的草原和深蓝色的海就快相遇的时候,深蓝色的海面上还没有出现绵朵如饴,暖的风也还没有吹过,便错过了。逗趣的高个孩子唱着悦耳的童谣围着它打转并推着小摊向后褪去,渐离渐远,越来越远。消失在夜幕将垂的街巷里,风还没有吹过,而后就朝别的地方走去了!

云霞红彤彤的染红了远边的弧线,孩子们在享受甜美的饴糖之后,怡然而去了。正当它回过神来,却发现已然不知在那条阑干的街道上了。望着远边,莫名的神情涌上心头。南风拂来,吹起袖角向后扬起,红霞的斜晖映照在它脸上,像远方一样深沉。它蹬上老旧的自行车,呆呆地望望小摊,叹息一声,或许……或许只有明天了。尽管这样想着,但却找不到一点的安慰,而后,点着挂在前面的小长灯,朝南风吹向的方向轻快的走去了。灯影憧憧,青泥石板上,映出了它鲜明的身影。

它悄悄地将长衫蒙在孩子单薄的身上,生怕孩子着凉。衣服果然真的太大了,衣衫的下边遮到了皙白的小腿,一直紧握的小拳也恰好盖住了。似乎很好了呢!它欣喜的笑了笑,也许真的是有缘呢。但微笑总不长久,它的眉头低了下来,像又有什么心事在它心底徘徊,长久不散。

真希望微凉的南风不要吹过来,弥漫的雾气别再靠过来,就这样,让月光轻抚着甜美的梦,它合上双手暗中祈祷,让孩子好好睡睡吧!明天清早,会尽早的来,赶在黎明初醒之前,赶在孩子未睁开惺忪的睡眼之前,避过那些逗趣的高个子孩子,绕过熙攘的人群,从最近的街道来到,悄悄走入这条街,悄悄到你的身旁,静静地等待着孩子睁开深蓝色的双眼……

可是,微风总是想偷走关于任何人的秘密,然后为之偷来的东西津津乐道,就像像偷走它的心事一样。现在,他又来了,顺着墙角袭来,而且,美的梦总是对他有那样大的诱惑。

不行,得快点走,要是孩子蓦然醒来怎么办,那大概是最坏的结果了。它急忙站起来,轻轻拍掉腿上的灰尘,悄声转过身正准备走去。微风拂过平和的脸,似乎一切顾虑都消失了,整个人也变得轻快许多,是终于找到了一种可以自我慰藉的方法吧!可是,拂过那双平和的脸的微风就这样轻易地绕过它向前走去了,去偷孩子的秘密了,那样美的梦里到底有些什么呢?似乎是去告诉孩子:“抬头看,天空的绵朵像饴糖”去了。

但怕它又得失望了——孩子醒了。

孩子蜷缩的身子动了动,发出窸窣的响声,像睡了很久似的,以至于初醒才会这样吃力。一直紧握的小拳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仿佛还困倦着。掀开长衫,倚着街墙慢慢的站了起来。“那个……”孩子用很细的声音叫了一声。他认得这样的背影,它离开的时候,站着的他记得很清楚。

它停下刚想要迈出的脚步,素洁的月影照着那样的神情又浮现皱缩的脸上。时间仿佛定格在了那一瞬间,而这一瞬间对它来说就像是很久一样。虽然早就有所意料,但依然不知道该怎么样面对。过了一会,伛偻的它才慢慢勉强转了回来,笑着面对孩子,透过一层清雾,略微显得有些沉重,不知道为什么,却还是显得和蔼可亲,依旧像广袤的草原,没有愁绪。

“那个……”孩子眯着眼睛笑着又叫了一声,声音稍微大了一点,声线分明,可以听得很清楚。

“那个……”这是你的衣服吗?风吹着袖角微微向后翘起,孩子张开一只小拳把衣服递到它面前,小手尽量伸到它可以直接拿的到的地方,像那些高个子孩子一样。

它和蔼地笑了笑,温暖的双手触碰到孩子孩子稚嫩小手的瞬间,是什么在它心里冲撞着,以至于衣服的袖角垂到青泥石板上。

递过衣服后,孩子慢慢缩回了小手,并在裤缝上擦了擦,似乎是在擦去手心的汗。不多大一会,孩子深蓝色的眼睛就在身上到处乱窜,像寻找些什么,而后,一只小手也开始在身上摸来摸去,在身上的仅有的口袋里翻了又翻,变得急躁起来,又朝睡着的地方看了看,却什么也没有。稚嫩的小脸泛红,泪水在眼眶边缘徘徊打转。

“孩子,怎么了,”它有些着急的问,殷切的神情像是在预示着它最不想发生的事就快要来临了。

孩子呆滞了一会,似乎没有听到它的声音。像是在仔细地回想自己所寻觅的东西在哪?事实证明,平静下来,平静下来做什么事,都会有办法的。孩子脸上的红晕渐渐褪去,眼眶里不停打转而差一点要流出的泪水收了回去,哽咽了一口,整个人又变得自在而轻松。

它揪着的心总算是落了下去,但还是不肯完全放下,脸上皱着几条像衣裙条纹一样的褶皱。

它面对着孩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能把话题扯开那最好不过了,但现实总比预想快,就好像夜空中的星星,再不愿意!转着转着,总是要回到自己故有的轨道上去。

就在它还在皱着眉头想着的时候,孩子赫然地将小手伸到它面前,这次踮起了脚尖,尽管离那些高个子还很远,但至少,可以到它伸手就可以碰触到的地方,不用在弯下伛偻的腰。孩子紧握的小拳张开,递出了一张被手心的汗弄湿了的小票,因为一直捏着,怕它突然的丢掉。从那时起,孩子的手伸得很直,似乎是想再往前一些,如果个子可以像那些高个子孩子一样就好了。

它也许早已意料到,只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所以没有太多惊讶。从那时起就意料到,但也从那时起就开始迷惘。

一双深蓝色的眼睛像清晨折射的第一缕阳光的澄滢的露珠一样,泛着光泽,空灵而带着微蓝,带着期许。

它皱缩的脸庞依旧皱缩着,袖角垂到地上依旧垂到地上,身后不远处老旧自行车前挂着的小长灯依旧亮着。可是,它该怎样和孩子说呢!能够解释,能够隐瞒,不能隐瞒。多希望时光可以定格在这一刻,让它再打一个转,就不必这样纠结了,反而,亦不是这样的情境。

见它许久不会应,孩子将伸直的小手慢慢缩了回去,依旧握成小拳,将小票又捏回手心里。那双深蓝色的眼睛似乎什么都知道,但还是想尝试。月光很明,从这里朝这条街的街口望去,依稀可辨。那双犹豫而纠结的脸似乎也写的很清楚。最重要的一点是,白天站在那里的他看的很清楚,是很多、很多孩子。

圹埌的草原上的小草告诉一直等待的孩子,风还没有到来,吹向蔚蓝色大海的风又再一次与天空的云朵错过了。

眼角装不住的泪水终于从眼眶里滚落,像澄滢的露珠从芊嫩的草叶上落了下来,阳光则散去,期许则散落。

长衣衫的袖角依旧垂着,街墙上青瓦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而街墙似乎早已泪如雨落。

它连忙安慰:“孩子,快……快别哭”那声音像车轮敲打发出的声音一样,温和、亲切。只是,带着些紧凑。

孩子依旧哭,握紧的小拳不时揉揉已然哭红的眼眶,比那时看起来红肿了很多。

从未出现过疑问的脸上却满是疑问,疑问满是,却又不知到该怎么办才好。最好的办法也就只能是安慰了吧!

“孩子,快别哭”。

……

但安慰似乎并不起任何作用,孩子依旧抽泣着哭,澄滢的露珠依旧从绯红的脸颊掉落,素洁的月光轻抚着,泪花里像闪现着什么东西。不想哭泣,却只能哭泣。

微冷的夜风伴着憧憧月影拂过,垂到地上的袖角动了动,它的嘴角向上翘起而露着微笑,是想到了什么办法吗?可以让孩子停止抽泣,可以让稚嫩的脸上散去红晕、故常而笑。

它勾下腰去,用温柔的手抚摸着孩子的头,抚顺蓬乱的头发,拭去孩子眼眶边的泪水对孩子说:“孩子,别哭,跟我谈谈街头的那些流浪的猫好吗?”对了,我们说说那些街头的流浪的猫咪吧!

孩子啜泣喑哑的声音答了一声:“嗯”虽然模糊不清,但也可以知道。孩子揉揉哭红的眼眶,可孩子眼里依旧像汪洋大海一样。

它拉孩子在旁边坐了下来,并把衣服垫在孩子坐的下面。

似乎终于找到了一种方法可以让它揪着的心放宽松一些。

微风在侧,天空清远宁静,像伸手就可以触碰到一样。

孩子,知道街头那些浪荡的猫咪吗?是这样失魂落魄,鬓角鬓白,曾经花白的胡须更花白了,时常高翘的尾巴也垂到了地上。不管它落到了地上是否沾湿了茸毛而感到失意,也不管别人是否会因垂怜而看看。只是搭在地上,不再问津。满身高贵而蓬松的猫毛因沾了清晨的雾气显得蔫头耷脑,到了街巷里,随便找了落脚处就安然睡去。可是,当黎明的第一缕和煦阳光散透进来,却依旧舔着冰冷的爪子,梳理茸毛,重新将花白的胡须陪衬在嘴边,深灰的眼里透着温情的目光探视周围,隔一会后,跳上青瓦,像个绅士一样走去。明天请早,又会见到一样的身影,朝街巷里走去。但这一切对它来说,却又是幸福的。

孩子渐渐停了啜泣喑哑的声音,稚嫩的脸上装满了疑问。小手不停地朝后脑勺抓来抓去,孩子说:“和棉花糖有关吗?”

“或许呢,大概吧!”它像什么都知道地说,惬意地笑了笑,紧张的气氛就这样平缓下来。

孩子皱了皱脸,欣喜的目光和头都低下去,眼角散去的泪水凝聚起来,又要从眼眶边掉落。小嘴像受了委屈一样嘟着,似乎再有一阵微风就会掉落下来,在单薄的衣服上印出一个大斑点。

它忙紧安慰说:“孩子,别哭好吗?”

我答应你,明天一定留一个最大、最红、最甜的棉花糖给孩子,像红苹果一样大、一样红、一样甜。明天清早,从最近的一条街来,避过那些逗趣的高个子孩子,绕过熙攘的人群,悄悄走入这条街……

星星转呀转,一切似乎终于转入了正题。

孩子呜咽地咽了口气,忍住眼泪不流。

“真的吗,真的会有那样的棉花糖吗?像红苹果一样的?。”孩子的声音很细,但并像先前一样模糊不清。深蓝色的眼里一下子放出来的欣喜,似乎高过了所有哭泣的难过。

“真的呀!我怎么会骗孩子呢!”和蔼亲切的眼里坦诚而真实,像是圹埌草原上的小草指着远边对等待的孩子说:“微风在不远处赶来了”。

看到孩子一脸盈满高兴和期待的样子,它的心总算是沉了下来。

“那……那可不可以多加一点糖”,孩子把稚嫩的小手手指放在嘴边,思考着是不是还需要加些其他的,都是他从来没有尝过的。

它微笑着点点头深邃的眼睛眯着,并用手去抚摸孩子的头。

“那个……”可不可以先把小票给你,我怕……话还没有说完,就把手心捏得汗津津的小票递到了它的面前,踮起脚尖,尽可能伸到离它最近的地方。两只深蓝色的眼睛眯成远海的边界,虽然有些臃肿,但依旧若天蓝色般澄滢可爱。

它的双手触到稚嫩小手的霎时,它笑了笑,像天蓝色般都笑,映照的蔚蓝色的深海。

微风吹扬起袖角向后翘起,青瓦望着圆月出神发呆……是远方的人一直都在牵挂,还是近处的人一直在思念。似乎,牵挂与思念总是要相遇的,透过天空的圆月,在清远的星空里相连。

“那个……可以拉拉勾吗?”孩子绯红的脸显得有些羞涩,泛起像花儿般都红晕,素洁的月辉轻抚着,怡然而鲜明。

沉浸中的它才慢慢回过神来,当它还不知道该用怎样的一种方式来回答时,孩子已经漾着笑脸,稍微偏了偏头地把小手凑了上来,是那种以往的形式,带着期许的最朴实的微笑。

它弯下身来,和孩子一样眯着笑脸,虽然可能还是高了那么一点,但也协调

就这样,命运似乎就连在一起了,悄藏指尖。一个被时间之神应允了的愿望。预示着,和风会从芊嫩的草叶上吹来,并悄悄的说:“抬头看,深蓝色的天空中,绵朵如饴。”

孩子转过身去绯红的脸颊上的红晕仍未褪去。似乎有些迷糊,背离它默默站了一会,才塔出脚步,朝前方走去。走了几步,就回转头看看,走了几步,就又回转头看看……

直到孩子伴着街墙的身影渐渐悄然离去,它才缓缓站起身来,久久注视后,才又转向停老旧的自行车的街口走去。走了两三步,犹豫的停下,但犹自向前走去。

挂在前面的小长灯和老旧自行车睁开惺忪的睡眼,若梦初醒。它轻轻踏上自行车朝远一点的街巷走去,车轮在小道上敲打出柔和的声音,仿佛梦里的摇篮曲一样。

就在这里,青瓦望着清远的天空,触碰到星空中相连的思念出神发呆,静待着黎明慢踏而至。

深夜里,天空清远宁静,满天的散星仿佛伸手就可以触碰到,好似可以一起和它躲进隐隐透明的帷幔中一样。醉汉萦绕在凉水铺桌上茶杯缠绵发出的微微细语中酣畅睡去。

孩子蹒跚走着,哭红的惺忪睡眼似乎极力想睡去。街灯很长,街道很远。渴睡的眼总想占据困倦的身体,浑身感觉绵软无力,什么也不想,只想和星星躲进长长的帷幔里。静待黎明而至。最终,意志也安分下来,忘了自己所要到达的地方。迷蒙的走过弥漫雾气而流水窸窣的小桥,醉入梦乡。

这下好了,催眠者总算完成了每一个任务总算可以走了。希望夜里安静,别叨扰他一天好不容易才盼求来的入睡时间。

就让一切都安安静静的,在夜里。

相关阅读
月之季度

这是一个取材于真实事件的,一个女孩人生的重启。

啊哦嗯好大啊骚货,白洁红杏再出墙第11章—相思染·盛世

夜色如水,皓月当空,晶莹剔透的月芒散在地上,透出微凉的寒意,柔美温柔,少了白日里粗犷的炙热,一座精致淡雅的庄园在树林环绕中愈发静谧,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轻轻回荡在树林

游必有方

在外奔波的人,偶尔停下来看看,会看到什么?

恋爱速食面

远处的人群一窝蜂的堵塞在巷子里,闹哄哄的喇叭声让这个炎热的夏天变得更加喘不上气。

惩罚女生的最污玩法 爹爹不要插—沙海之墨世情归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2600多字,哼哼哼,伦家要表扬嘛,有什么问题欢迎大家提出来哈,昨天七夕和男朋友去游乐园玩了一天晚上吃过饭又去看了电影,吼吼吼还收到了九九九朵玫瑰哟

非典型小三

结婚三年,我的工作竟是为老公劝退小三?

职场日记:办公室恋情

喂,那对情侣,你们到底是来工作的,还是来搞笑的?

肖民的2020

一个人闭着眼呓语着,高兴的泪水滑出眼角。

疫情期间的救命半日游

昨天生活给了我一场特殊的旅行。

口述我的第一次裙交经历 男友带我玩三p好爽—沙海之墨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作者第一次写文,语法啊各种地方的错误见谅哈,也希望看到此文的读者大大们都给出指点,作者木有看过沙海小说,但是老九门,盗墓笔记都看了个遍,所以当沙海

手机读故事网©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