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在路上

2020-05-12 15:03:25

世情

下了大伯的车后,于香穿着一双烂拖鞋,手里捂着已经发热的20块钱,在街上一边走,一边左右转着头,面对着街道两旁各式各样的店铺,里面琳琅满目的货物,此情此景,让于香禁不住睁大眼睛,张着嘴巴,时不时发出“哇”的惊叹声。

就这样,于香在街上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直到在一家鞋店面前,她才完全停下来,站住了脚跟。于香的样子看上去很为难,她沉默地低下了头,看着脚上穿着刷得发白褪色而破烂不堪的拖鞋,之前的兴奋和热情都烟消云散了。

此时是深冬时节,寒风在这条宽阔的街道上嚣张地呼啸而过,卷起地上的垃圾、灰尘,使它们在空中疯狂地乱舞;这时的风看起来是那么地无情,它冷漠地吹打着于香纤瘦的身子,一次、两次、三次……似乎一定要吹倒掀翻这个瘦弱的小女孩。而于香的整个小脚丫子红通通的,十只脚趾头更像十根烧红了的香肠。

现在的她在冷风中伫立着,手里依然拽着那发热的二十块钱,她也清晰地记得前几天所发生的事......

前些日子的某一天,她要去村里附近的山塘里打捞冬天里死去的鱼。为了不弄脏已经洗得干净的鞋子,她把鞋放在池塘不远处的空地上,然后站在池塘边用破网耐心地打捞着别人捞剩下的小鱼,费了好半天才弄到那么几条,正当她感到失落时,她发现自己宝贵的鞋子被一条母狗叼着跑远了,她一下子慌了,赶紧冲上去追赶那条母狗,母狗意识到鞋子的主人在追她,也是迈着四条腿不停地往前奋力跃步。

于香眼中死死地盯着那只鞋,脚下意识地迈开了,脚板被沙石磨得厉害,但顾不上这个,她心里知道,如果没有了那只鞋,家里穷,再也腾不出钱给她再买一双了,然后她就要再一次像以前一样,赤裸着双脚去上学,每次下雨天踏着泥泞的小路来到学校的时候,沾满泥巴的脚丫子总会被一些同学嫌弃,甚至当着她的面嘲笑她。

但自从她有了鞋子后就不一样了,同学们再也不会说她笑她了,即使冬天穿不上棉鞋,有一双拖鞋也让她感到满足,而且看见别人穿棉鞋、布鞋通常要系鞋带,太麻烦了,加之家里离学校又远,系鞋带的话,怕时间不够,有时候下雨天,还会弄脏鞋子,就得洗,其实于香并不是怕洗而是怕洗了之后,在南方的冬季里,大部分天气阴沉,没有太阳,空气潮湿,鞋子需要晾上好几天才能干,这是她不想看到的事。

接下来,更可恶的是,有另一条狗从旁边的岔道里闯了出来,扑上了嘴里叼着鞋子的母狗,两条狗为争夺鞋子,一狗一嘴撕咬着鞋子,面目狰狞,地上的泥土、灰尘被搅动起来了,把抢夺的场面渲染得非常地激烈。于香在这两条疯狂的狗面前停了下来,喘着大气,这种疯狂的场面让她十分害怕,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跺着两只通红的脚丫子,急得眼泪在眶子里打转转。

正在这时,一个年轻的女孩子从路对面跑了过来,手里拿着一根棍子,击打着被两条狗撕咬的鞋子,两条狗的嘴巴承受不住压力,同时放开了鞋子,它们畏惧的目光对上了怒目而睁的女子,一时之间显得有些无措,摇着尾巴,悻悻地离开了。

于香看到这一幕惊呆了,一时间怔住了,直到看到鞋子掉落在地上才反应过来,赶紧跑过去捡鞋,她一心呵护的鞋子啊,被两条该死的狗,咬得破破烂烂,不成样子,委屈的她坐在地上哭开了。

青年女子将一件厚厚的外套披在她纤瘦的身子上,然后拿着一包东西走到于香的面前,蹲下用纸巾为于香擦去满脸的泪水。于香感到有一股暖意荡漾在心头,渐渐停止了哭泣,只是抽泣着,用红肿的眼睛望着青年女子。

“小妹妹,天太冷了,你赶紧回家去吧,顺便带上这些东西,到家后,就跟妈妈说是妈妈的朋友给的。”于香本来是想拒绝的,但是一听见这个大姐姐说是妈妈的朋友,就把刚到喉咙的拒绝咽下了肚子,懂事地点了点头,凭着一股蓄着的劲慢慢地站了起来,青年女子为于香穿好外套之后,于香便提起地上的东西,也不忘捡起破烂的鞋子,然后望着亲切的姐姐,她真心觉得这个姐姐像教她的老师一样——一样的美丽、一样的亲切、一样的值得崇敬……

当听到大姐姐说:“回去吧。”于香再一次懂事地点了点头,光着小脚丫慢慢地、不舍地走着来时跑着的路。

青年女子怜惜的目光望着小女孩孤单的背影,直到背影远去,视线变得模糊,抬起手擦了擦夺眶而出的泪水后,便拿出背包里的相机,翻看了她刚才在考察这个山区时拍下的——一个小女孩的相片。

是的,她是一名记者,一名专注于反映社会情况的记者,为了了解更多的社会现实状况,她来到了这个山区,发现了相片所拍下的这令人心疼的一幕。

在这之前,为了号召更多的人帮助更多的孩子走出大山,让孩子们在荒凉之地仍能有心之所向的远方,她发起了“依然在路上”的助学公益活动……

几天之后,一个小女孩在冬天捞鱼的图片及新闻被刊登在了城镇的报纸上,电视上的新闻节目也播报了此事。

于香提着包裹,喘着小气走到山塘边,坐了下来,现在的她依然沉浸在失去鞋子的悲伤中,望着眼前的池塘和青山,她愣了好久。直到那两条该死的狗又一前一后追逐嬉闹奔过来,路过她身边的时候,她心里惊了一下,怕它们又来抢包裹里的东西,马上跳了起来,死死地用手紧紧地拽着包裹,拿身子拼命地挡住包裹,直到看见那两条让人讨厌的狗消失在她清澈天真的眼帘里,她才把紧绷得像弦一样的神经松弛了下来。

长舒了一口气的于香立马瘫坐在了地上,目光停在了包裹上,心想,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自己这一路提来沉甸甸的,便好奇地打开了,她看见包里面装着一整套厚厚的棉衣,样子和身上的这套一模一样,只是尺码很小——刚刚适合自己穿,非常地干净漂亮,凑近可以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更重要的是,穿在身上,热乎热乎的,舒服极了。

但可惜的是,没有看到鞋子,当她往下翻的时候,看见了一沓崭新的人民币,于香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伸手进去拿了起来,放在手上,小心地数了起来,发现居然有二十张那么多,她高兴极了,意味着她今年的学费都不用愁了,她小心地把钱放进袋子后,又看见了一张蓝色的纸条,于香看着上面的字:

“依然在路上”公益助学追梦行动......

于香有些茫然,她知道这些字,但她弄不懂为什么要在路上助学和追梦。

于香回到家后,把事情的全部经过都告诉了妈妈,妈妈听后很惊讶,手里拿着那张纸条激动地有些发抖,妈妈眼眶里含着热泪,一边伸出手拉过对自己此反应而懵圈的于香,一边抚摸着她的头,哽咽地说:“于香,明天早上妈妈送你去大伯家,我前几天已经跟他说好了,让他搭你一程到镇上去买双棉鞋,妈妈明天上山去砍柴,不能跟你一块去了。”

于香突然觉得鼻子酸酸的,嘴巴不自觉地颤动起来,眼睛湿润了,她总算是知道了,原来妈妈一直想着给自己买鞋啊,只是弟弟生病了,几年下来把家里的积蓄都花在了为弟弟治病上来,爸爸为了挣钱,不得不远离家乡,到外地打工。幸运的是,弟弟的病情不断得到好转,现在基本能陪着妈妈上山砍柴,陪着妈妈去耕地、种庄稼,和姐姐玩耍。“

买了鞋后,更要努力学习,好不好,看见别人有困难,要热心帮助,就像今天那个姐姐一样,懂吗?”妈妈耐心地叮嘱着于香。于香用天真的大眼睛望着妈妈,用力地点了点头。

第二天早上,于香只从饭桌上妈妈留给她的两张五十,一张二十中小心地拿起了面值最小的纸币,便高兴地出门了。

而现在,原本高高兴兴的心情似乎没有了,于香站在鞋店前踌躇不前,有一会儿了。直到鞋店老板走了出来,于香这才抬起头,仔细端详着眼前这个矮小肥胖显得慈祥的中年男子,他是这个鞋店的老板。老板看见小女孩后赶紧上前问:“小妹妹,需要买鞋吗?”语气慈祥如他本人。

于香看见老板那么和蔼可亲,打破了内心自卑的枷锁,坚定地向老板点了点头。于香跟老板进了店铺后,老板便指着满屋子各式各样的鞋子转头对着于香说:“小妹妹,喜欢哪一种就随便挑。”可是于香却低下了头,把紧握着的二十块钱的拳头松开了,把手伸到老板的面前,小声地问:“有......二十块钱的......鞋吗?”

老板笑着对她说:“那一排都是哦。”边说边用手指着那一排漂亮的鞋子。这时候,于香便松了一口气,移动到鞋子面前,高兴地挑选了一双自以为耐穿而又好看的鞋子,把二十块钱交给老板之后,便直接穿上了,于香心里想:真是暖和。而更值得高兴的是,于香走出店铺时,老板还送了她一双新的拖鞋,并说这是买棉鞋送拖鞋的活动。

于香略显羞涩而又高兴地和老板道别后,便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出了店铺。老板望着小女孩远去的背影,鼻子酸酸的,心里想着:可怜的孩子啊,看!活得多么地坚强和乐观。是的,这个小女孩就是他前几天在报纸上看到的“依然在路上”资助行动所记录的那个女孩子。

于香哼着小曲,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在街道上,脸上绽放出了可爱的花朵。这时她突然想起了她的烂鞋子还落在刚才那个老板的店里呢!所以她调转方向,往回走,路过一个鞋店,听到了鞋店里传来老板和顾客的对话:“老板,这双鞋便宜点行不行,六十块得不得?”于香很好奇,心想:什么鞋怎么这么贵呢?便好奇地往店里看去,咦?这不是和我脚上的这双鞋一模一样吗?于香更加纳闷了,心想,不会是老板卖错了价钱吧。

于香脸上带着疑惑,双脚却自信地迈进鞋店,走到店主和顾客的身旁,仰起头来问店主:“老板,这双鞋不是二十块钱吗?喏,就像我脚上这双。”于香边说边用手指着脚上崭新的鞋子,双脚一抬一放蹬了两下地面。听到面前这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的话,店主先是愣愣的,而后眼睛睁得大大的,快要撕裂似的,张着嘴巴,俯下身子,伸出两个手指,凑到于香面前,有些狠狠地说:“二十块钱,连半个成本都不到,现在哪里还能找到二十块钱的棉鞋!”

“对啊,小妹妹,这种是最好的棉鞋,一般都很贵的。”旁边的顾客说道。于香只觉得身边有一团火在熊熊燃烧着,包围烘烤着她,她觉得十分的不自在和难受,但是说不上来原因。她的小脑瓜子也一片空白,只留下“嗡嗡”的响声在来回地响荡着。

于香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鞋店的,只是望着人影稀疏的街道,有一块厚实的东西在喉咙里哽咽着。接着便是一股暖意涌上心头,泪花再一次调皮地在眼眶里打转转,她心里有个声音在强烈地,坚定地响着:我要成为一个厉害的人!

十年之后,于香考上了重点大学,成为了家乡第一个走出大山的大学生,成了家乡的骄傲。大学毕业后,于香在一家报社工作,成为了一名女记者,这个报社的社长就是当年那个帮助她和她的家乡渡过难关的大姐姐。作为一名记者,于香和其他同事一起穿梭于社会的每一个角落,与不同的人打交道,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帮助有困难的人,记录和报道黑暗和光明的新闻事件,传递着满满的正能量。

只是当年那个有些胖胖的、慈祥的鞋店老板不卖鞋了,鞋店交由他的儿子打理,而他每天守在报社亭,每天热着茶,每天和过路停留的行人品品茶、聊聊天、拉拉家常,春夏秋冬不曾缺席,卖着于香所在报社出版的报纸,你说巧不巧?

于香对现在的工作和生活都非常地满意和热爱,经历过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最后爸爸妈妈过上了好日子,弟弟也考上了大学,毕业后成为了一名解放军。以前的山区变成了繁华温暖的小镇,这一切看起来都在变化着,可是在于香的心里,有三个人始终没有变,他们会永远存在于香的心里。当然,还有那一双二十块钱的永远“崭新”的鞋子,那双鞋子会一直支撑着她,支撑着她的步伐,在一片荒凉之地跋涉前行,走向远方。

许许多多的她和他,也是一样的,在荒凉之地,始终怀惴着梦想与信仰,无所畏惧,走在路上。

相关阅读
单身的年夜饭

原本以为年夜饭只能吃泡面,没想到隔壁单身妈妈邀请去吃饭。

退休市长与他的美丽儿媳免费阅读,姐姐妹妹叫我上她—相

雷州客栈,徐长卿拿出一个由特殊材料制成的五个指环,中间用红线串联,每个指环下吊着一个小小的透明水晶,戴在手上展示在雪见面前,“这个叫无穷钻,可以将云霆身上的雷灵珠

80后父亲抢银行的真相,知道后我热泪盈眶

这就是父母,只要孩子过得好,自己吃多大的苦都无所谓。

仍旧是窗外漂亮的雪花

微冷的南风散去把角滞留的余热,喘着粗气的醉汉声息渐渐和缓。

月之季度

这是一个取材于真实事件的,一个女孩人生的重启。

啊哦嗯好大啊骚货,白洁红杏再出墙第11章—相思染·盛世

夜色如水,皓月当空,晶莹剔透的月芒散在地上,透出微凉的寒意,柔美温柔,少了白日里粗犷的炙热,一座精致淡雅的庄园在树林环绕中愈发静谧,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轻轻回荡在树林

游必有方

在外奔波的人,偶尔停下来看看,会看到什么?

恋爱速食面

远处的人群一窝蜂的堵塞在巷子里,闹哄哄的喇叭声让这个炎热的夏天变得更加喘不上气。

惩罚女生的最污玩法 爹爹不要插—沙海之墨世情归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2600多字,哼哼哼,伦家要表扬嘛,有什么问题欢迎大家提出来哈,昨天七夕和男朋友去游乐园玩了一天晚上吃过饭又去看了电影,吼吼吼还收到了九九九朵玫瑰哟

非典型小三

结婚三年,我的工作竟是为老公劝退小三?

手机读故事网©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