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才是小偷
谁才是小偷

妮妮到现在都不知道谁偷偷拿走了自己的几千块钱。妮妮到现在也没有想清楚到底是谁偷偷地拿走了自己的那几千块钱。 妮妮是一个大型商场里的导购员,她在这里已经很稳定的上了三年班了,这里一天就上六个小时,可以照顾到家里。 这不很快就到了年关了,店里的顾客也越来越多,妮妮也喜忧参半的,一方面因为她们的工资和顾客的购买力成正比的,顾客多销量就能水涨船高;但另一方面随着顾客的增多各种安全隐患也来了。商场方面也着重

枭哥讲故事:寒冬后的春天

讲述人情冷暖的故事,传递爱与正能量。 连珍芳和丈夫在乡下开了一家小卖铺,然而有一天,丈夫因车祸去世,为了安排他的后事,连珍芳不得不将小卖铺盘了出去。在后事安排妥当后,家里也欠下了几万元的外债。连珍芳于是决定进城打工还债,而就是因为这次进城,改变了她的命运。 连珍芳进城之后在一家家政公司做保洁,有一次不小心弄脏了客人的衣袖,结果被那客人刁难,而公司为了平息这件事,就将连珍芳开除。 孤独无助的连珍芳

大赢家

他没结婚,住在老爹留下的筒子楼里,过着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日子。大赢家 这一年,市第二中学,高考成绩又创新高,涌现出三个“国”字号的状元。金克考上中国人民大学,女生柳小绿考上中国医科大学,赵云越考上中国科技大学。 有天就有地。状元的同学安新平,考上的却是一个省办的师范学院。而且,还是不被看重的历史系,更惨的,还是二年制的专科。说白了,等于名落孙山。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跑到了学校后面的小树林里,

拐口

江平生望了一眼外面弯弯的月亮,和二十年前他一直跟着陈忠的那个傍晚一模一样。“哎哟,老王!今天的活儿怎么样啊?”眼看着天又要黑下来,陈忠向着家的方向急步走着,挑着黢黑担子的肩膀实在酸得不行,迈着的沉重步伐也不得不加快,赶巧,今天碰上了同行老王。 老王砸吧着嘴,摇摇头,“您可别说了!还能怎么样儿啊,天天都那样儿呗,如今这日子过得欸,啧啧……”这还没入冬的天,已然是刮着刺骨的风,夏日为人们遮阴的大树也时

兄弟,我错了

“在我的地界做我的生意,老张,你还懂不懂行规。”今天要讲的故事还是发生在夏日,火红的太阳恨不得将整个大地从世界上蒸发掉,却又因为傍晚的到来而含恨离开。然而太阳的离开并不能缓解酷热的天气。 地面依旧火辣,广场上的银杏树无精打采没有一丝生气。 “是谁在唱歌,温暖了寂寞……”悠扬的曲子像个精灵一样唤醒了整个广场。 广场的北面,疑问音乐的想起,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寻找着各自的位置。凌乱的场面不一会就被动感的

经历了三把游戏后,成了自己都讨厌的人
经历了三把游戏后,成了自己都讨厌的人

这只是生活里的一个小插曲,你是否也活成了自己讨厌的人?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有个朋友叫老温,他很喜欢打游戏。 老温是个游戏大神,他并不讨厌玩的菜的队友,他讨厌的是那种莫名其妙耍脾气就把游戏搞输的人,也讨厌输了游戏发脾气乱砸东西的人,他认为这样很不优雅,也很傻。 老温吃过早饭后,老温掏出了他的iPhone sp,打开王者荣耀。 可能是明天马超要出新皮肤的原因,老温今天想玩马超,直接预选三个对抗路战士

因为一桶水他找到了自己的爱情
因为一桶水他找到了自己的爱情

大罗村的一个姑娘被介绍给了我的爷爷,从此以后就有了我的父亲,有了我们现在的家。 吃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一个小小的“吃水”能有什么值得描绘的地方呢?各位看官,那是因为你体会不到这里面的酸甜苦辣才会有这样的认识的。 我的家乡是远近闻名的崔岗村。说她远近闻名,并不是因为她多么富饶,多么美丽,而是因为她的贫穷,她的落后,她的一点都不涵水的黄土地。 “岗”字在汉语词典里的解释有两个意思,一指岗位,二指高

生语:寂夜
生语:寂夜

第二天将晓的时候,阿爷出殡了,阿奶终于扯起了嗓子,惊了全屋子的人。 高四那年,阿奶胃出血,住了院,我第一次走进医院的病房。 病房很小,只能挤下三张病床,阿奶的病床在最边上,靠着卫生间。 床边还放着一张桌子,不知放的是什么仪器,滴滴滴的响声扰得人心颤。我拖着脚,行进至阿奶的病床旁,像狗血电视剧里的病人家属,强行矫情。 阿奶说,食饭没? 我说,食完才来。 阿奶说,没食饭吗? 我说,食完啦,你好好休

姐姐的吊带裙

人生极苦,那些年逝去的你,可否还在远方等我。大山里日子,终归是比外面儿要穷一些,甚至比那些平原丘陵地区的农村还要更穷一点。 穷到什么程度呢?你可以想象一下,因为没有电灯,村民们要日出而做日落而息;因为没有肉,只能粗茶泡饭啄盐菜而食;因为没有多余的布匹,自然也就没几身好衣服可以穿的。 丽华和我,两个人加起来总共也三套衣服,有两套还是阿妈赶集在一个垃圾桶里拾的。黄的绿的毫不搭配,就连尺寸也偏大不少,穿

那个不要脸的乡下保姆

林立是在开会途中接到了父亲的电话,父亲在电话里说,他已经和保姆王阿姨领了结婚证。林立是在开会途中接到了父亲的电话,父亲在电话里说,他已经和保姆王阿姨领了结婚证。 林立一听就炸了,也顾不上家丑不可外扬,在电话里就开始骂娘。惹得上司和同事纷纷侧目,他也顾不上请假,抄起公文包就往家里冲。 那个下贱的农村保姆到底是使了什么手段,把我父亲,一个大学教授耍的团团转? 林立怕自己因为盛怒,开车出个好歹。出了单位

 1257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热点
臆想症
臆想症

我出门旅游,竟遇到了一系列奇怪又诡异的事情… 眼前是一条僻静街道,空无一人。两侧是一排绿意安然的杨树,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光。 我看了看头顶的大太阳,抹了把汗,轻喘着气。 虹运宾馆怎么走啊? 我是一个在公司摸爬滚打多年,早出晚归的小白领。每月领着那点工资省吃俭用,就为了早日买上房贷,娶个媳妇。因此这么多年我都勤勤恳恳苟在公司,奢侈到出门旅行,这次还是头一遭。 旅游费钱,我懂,但这次是公司报销,公司特

靠近星星的时候,我也会发光
靠近星星的时候,我也会发光

“我和保安大叔说,你是我的女朋友,你不介意吧?” 很早的时候,我比较内向,不爱和别人打交道,社交能力薄弱,在织北中学是某个很平淡无奇,又不劳老师操心的一个普通学生。 哪怕是认识我很久的人,他们的对我保持的刻板印象应该也就是上学放学,慢悠悠收拾东西,背上一个深色书包,书包里头装有一堆作业,走出教室门,混迹吵吵嚷嚷人流中,低头走路的同班同学。 今年暑假上来,学校中多了个偌大而崭新的篮球场,大家显然

别有用心的艳遇(上)
别有用心的艳遇(上)

孙成不学无术,喜爱拈花惹草,三十好几都没有找到婆家,平日里靠拉洋车养活自己。民国时期,北京城有一孙老爹靠打更为生,其儿子孙成不学无术,喜爱拈花惹草,三十好几都没有找到婆家,平日里靠拉洋车养活自己。 这一年的冬天天气阴沉沉的,孙老爹抽着旱烟,眯着眼蹲在门口,不时的往街边瞅瞅,他惦记着他的儿子孙成。 以往这个时候儿子早就回家了,今天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耽误了回家的路程,这时的北京城兵荒马乱的,就怕出什么

梦娘
梦娘

就在厉俏言咬咬牙狠狠心,准备私奔的时候,始料未及的事情发生了! 就在厉俏言咬咬牙狠狠心,准备彻底绿了未婚夫李慕白,和府上小杂役小柳午后角门汇合,一起私奔的时候,始料未及的事情发生了! 说起这未婚夫李慕白,那叫一个赫赫有名:比苏城内家世显赫李氏家族嫡长子,名派不老仙掌门关门弟子,更传是最具继承仙业的唯一人选。 形貌昳丽,俊美无双,江湖人称‘玉面谪仙’,是不少春闺女子的梦中情郎。 据传李慕白出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