乍见之欢:付墨(番外)

我们曾携手走过,最终却在交叉路口选择了不同方向,背道而驰……我是太子,却娶了一位我不爱的太子妃。 对这桩婚事我并无怨言,毕竟于皇家之人而言,情爱本就不是必需品。她是我母妃所选,乃镇北将军府上嫡女,凭这两点便足已。 大婚前我曾远远见过她一面,她走路时步子迈得既大又干脆,反将引路宫人甩在身后,让对方只得踩着小碎步跟在背后:“许大姑娘,您等等奴婢!” 那脚步如疾风似的姑娘这才发觉不对,回头笑道:“啊!对

草木有本心

她忽觉得香摇心狠,宁用命让他永生不死地记住自己,孤独地在世间流离。一 丑时已过,城西的长街灯火通明,往来行人熙熙攘攘,一只黑色的鸟“咕啾”一声飞过去,落在街尾某家店铺的屋檐上。 叶行沼低头看着自己的影子往前走。赶路十分辛苦,他揉揉困倦的双眼,街边摊贩卖着肉羹烧饼等各样美食,香味混杂在一起像一团团云扑向他,他忍受疲累的同时还要受馋虫的折磨,真是苦不堪言。 他停在黑鸟停驻的店前。铺子里一个绿衣姑娘倚着

放萤归

孝萤心底一直明白,会守护她一生的男人,只有他,并不是黄颐。一 我嫁进高家满九个月了,我与夫君是少年夫妻,平日里常追逐打闹,不管婆婆怎么喝呵斥,顽劣的夫君总是拉着我的手偷偷地去山上找野兔子。,这日,我闯下大祸,我慌慌张张地踏进家门槛,满头大汗,眼眶红红,我跪在婆婆面前,声音都带着哆嗦:“怎么办啊,婆婆,夫君他从树上跌下来了,如今在医馆,不省人事,大夫说夫君撑不住了。” 说着,我嚎号啕大哭,泪珠止不住

七弦琴上梨花雪,清雅香尘染琼月

那年,三千落雪惊扰了繁城长安。他置身于水墨画卷中,撑着伞,缓缓向我走来。「那年,三千落雪惊扰了繁城长安。他置身于水墨画卷中,撑着伞,缓缓向我走来。」 思琼月半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恍惚间,她看到了不远处某个熟悉的身影,思琼月强撑着站起来,拖着沉重的腿,一步一步缓缓地走向那人。 江府廊桥的灯笼清清亮亮,视线之内一览无余,廊桥外的风呼呼的吹,像刀割一般划过思琼月的脸,但是此刻的她已经麻木,心中的

【凤凰劫】姑娘,放开那只妖

万万没想到,我这种宽容反而放纵了窦鸢的恶行,第二天,我打开门,门口堆着一坨狗屎。栏目:凤凰劫 作者:谢羲和 姑娘,放开那只妖 简介: 一、好大的一只狐狸 我紧握着剑,蹲在石头后面,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前方。 盛夏的夜,远处蝉鸣,还有近处草丛中的点点萤火,月光洒落,溪水微微泛起涟漪,一个穿着一身白色衣裙的女孩子坐在溪边的岩石上,晃着脚尖去点脚底下的水,她嘴角噙着笑意,不时转头去跟身边的人说话。 那是一

镜妖

她的贪官相公不仅貌美如花、惹人惦记,而且还很抠,不给她吃肉,每晚梦中叫“静静”?楔子 镜妖,以铜镜为居,以美色养气,以真心补神,以金子为食。虽为妖类,却为善妖,镜可续命,若造杀孽,则被收回镜中,若镜碎,则灵气散尽,终至消亡。 ——《怪物志》 五月初一,天朗气清,宜动土,宜安葬,宜行丧。 远处唢呐声渐至,向唢呐声响处望去,一行出殡的队伍浩浩荡荡自远处而来,行至墓处,众人皆停,唢呐声渐消。一位老者自队

野人小姐

我的意思是,夜晚太凉,睡在草地容易感冒……你想去我家住住吗?引子 吴孜昏迷前看到的最后一眼是湛蓝如洗的天空和左侧冒着黑烟直往下坠的直升机。 唉…… 自己应该是命绝此地了吧。 他闭上眼睛,身下是大片未开发的原始森林。几秒钟后他似乎听到了树枝划破衣料的声音。“砰!”头不知撞到了哪里,他瞬间失去了意识。 . “哧啦……哧啦……” 什么声音? 吴孜觉得自己的头皮特别疼,不是那种受到重击后的钝痛,而是纯粹

七娘

七娘洗澡的时候被董家大少爷撞见,也怨不得人家,暴露在天地间的湖,谁人来不得? 七娘洗澡的时候被董家大少爷董寒川撞见——也怨不得人家,暴露在天地间的湖,谁人来不得? 七娘并不是养在深闺的女子,虽然恼恨,倒也没觉得自己贞洁被毁,需要抹脖子上吊以证清白。 但董寒川脑子不大灵光,呃,通俗点儿说,他就是个傻子。他捡了七娘的衣服,把她当成下凡的七仙女,想要把她娶回家做娘子。 七娘哄他不得,欲一掌劈晕他。谁知

杨梅聚魂

“这举人老爷的酒,可是等着中了状元,迎娶那状元夫人时才肯喝哩!”长宁是座小镇,这里民风淳朴,数百年都不曾出过大奸大恶的人,大打大杀的事。 有那年岁艰涩,儿女难养的人,大家共同接济接济,也就拉扯着过来了。大家安居乐业,也就对于出外闯荡没多大兴趣。 打破这小镇安宁的是个乞儿。 他从家乡那边逃荒过来,和家人走散了,一路寻亲一路乞讨,不知走了多少路程,受了多少辛酸,来了这里。到得镇上,再也撑不住了,就此倒

十二簪:锦书织梦
十二簪:锦书织梦

他踏过了海岛,去过了西域,行过了沙漠,却从未再觅得像她一样的佳人…… 楔子: 浮梦灯照亮了桌案上的一角,女子研墨,铺纸,拾笔在信纸上一笔一画地书写,娟秀的梅花小篆跃然纸上。 灯光越来越亮,女子瘦弱的身影越来越淡薄,末了,只听得一声叹息,仿若是从灯中传出。 忘忧崖的山峰之上,云烟茫茫,几声鹰啸,划破了云巅,一白衣男子张开双臂,极力地抓紧料峭的岩石,一步一小心地将手探向悬崖边上的灵芝,云巅之下,几

 1056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