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霍金先生

“抱歉,我没有及时赶到,相信我,亲爱的先生,我们会在另一个时空再次相遇……”博士独自坐在餐桌上,他向众人发出了邀请,可惜却没有一个人应约而来。 他想起很多年前的一次聚会,那一次聚会,他代表着人类,高朋满座,宾客云集,那是一次古人类对未来穿越者的谈判。 微笑着暗暗想:“这一次,我赴约了” 几个月后,博士故去,举世悲伤,他被称为宇宙之王,但可惜的是,死前的唯一一次聚会,他所邀请的人没有一个到达。 深夜

扬尘
扬尘

一个海贼王的故事 坐在海边的沙滩上,树下的女孩面朝大海,低头认真的画着什么。 周围没有人,没有有海鸥的叫唤,只有大海的浪潮以及,风的声音。 这时的海风一点也不温柔,甚至有几许暴虐。 女孩头顶的椰树被吹的后仰,边上的滨柃小丛也耐不住海风的强大,沙沙沙的抗议着。 风暴要来了。 与外界的凌乱相比,女孩的那一块小天地异常的平静。 没有画纸乱飞的情景,没有女孩狼狈不堪的景象,就连女孩的衣角都没有飞起来。 情

黄泉的遗忘(一)

“你,你看的,见?”“大哥哥,你是在和我说话?”“真的能看见我?”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白驹过隙,时光流逝,也在沉淀。 光阴的故事凝聚成一朵朵美丽的霞云,飘荡在你我的身边。 .遗忘与记忆 碰! 随着一声类似玻璃破碎的声音响起,一团灰色的烟霞化作点点星光,消散在这片夜空之下。 绚烂星空,夜风清凉。月光朦胧,笼盖四野。 一片碧绿清香的草地上,醉倒了一个衣衫华丽的年轻人,两腮霞红。他的手边

夏时令记录

它不认识人类的文字,可它想知道他的名字。又到夏天了。 正午的阳光透过枝叶间的缝隙掉落下来,掉在身上像是散碎的光斑,已经有了些许灼热之感。它伸了个懒腰,从树枝上一跃而下,开始一天的觅食。 昨天下午归巢时听得松鼠们说,这附近一直废弃筒子楼里来了一户流浪的人家。它躲在一旁听了一会儿,便走开了。过去母亲曾带它一起去城市里寻过东西吃,它一直记着那些味道。母亲去了许久,它能寻得些味道也是好的。 它径直向森林边

奈何桥畔,我等你不来

千树繁花,不过惊鸿一瞥。万年痴情,等你三世未归。千树繁花,不过惊鸿一瞥。 万年痴情,等你三世未归。 【楔子】 当那青淮剑刺向我母后时,我对他的最后一丝希冀幻灭,只剩下满心的仇恨。 “为什么?为什么?你明明得到了你想要的,为什么还要杀了我母后?”我失控地朝他吼道。 “不,”他平静地注视着我,“我还没有得到我想要的。”他向来温柔的眸中突然迸出了宛如幽冥深处的愤怒,“更何况,”他说,“她也并非是你真正的

总裁有猫病

从高冷霸道总裁变成任人调戏的肥猫,他再也忍不了了:扮猫扮狗都行,他要先谈个恋爱。【 】 时尚杂志《SeraBase》的拍摄棚内,一个颀长的身影慢慢地由黑暗中走出来,裁剪得体的灰色西装在他挺拔的身上极为熨帖,灯光之下,手表和袖扣在他抬手之间熠熠生辉。他几步走入镜头,抬眸望向摄影师。 男人深邃的眸子比宝石更璀璨,整个人散发的高贵气质让旁边当红的流量小花唐可可失色许多。 唐可可看见女生们对她投来羡慕的目

无常:孟婆汤
无常:孟婆汤

她等了他一辈子,不恨、不恼、不悔、不怨,如果他那天没有回来的话,她会一直这样。 【楔子】 红灯亮了,天空要下雨了。 “今天下午城区有局部暴雨,你没带伞,别在外面瞎晃了,没事就赶紧回家。”电话那一头传来母亲不耐烦的声音,催促着她早些回家。在电话那头,抽油烟机的声音很大,她猜母亲又一边做饭一边夹着手机给她打电话了,都说了好几遍了,这样并不安全,可是母亲却总是听不进去。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我现在就

黑暗使徒想毁灭世界
黑暗使徒想毁灭世界

“若这是吾欠你的,吾会还给你。”光明神剖出一半神格赠予苏莎。 苏莎只想打仗。 身后金发长至脚踝,画图阵的女孩子缄默低头,指尖缠绕着非常清淡的黑色雾气,似乎是无意识地发抖。 “永恒的暗,请您降临。” 没有反应。 苏莎眉梢跳了跳,眉间皱起放下了手。 暗魔法太霸道,使用不当就会化为走肉,成为真正的黑暗使徒,无思想无自我的真正的黑暗走狗。 苏莎适可而止收回了手,素白的指尖捏起旁边小茶桌上面的玫瑰红茶,

灵魂牵引人:无悔的青春
灵魂牵引人:无悔的青春

只有真切的哭过,绝望的累过,钻心的痛过,无言的悔过,此生方算完整。 地府的时间我不知道怎么算,没有白天、没有黑夜、没有阳光、也没没星辰月亮,更没有看见那只鬼会累、会饿,总之都是无休止在工作岗位上劳作。 在工作岗位上劳作的都是上辈子积过德的,一定的时间便可以投胎转世,而有 %的鬼,是在各个地府受刑,那才叫一个惨,我没有见过,有个成语:惨不忍睹,所以像我这么心善的人怎么忍心去睹呢。 “小伙子,我等

木偶世界

木偶的世界,一切都是虚伪的。无数根看不见的透明的线从天上垂下来挂在每个人的关节点上,每个人被线控制着,就像一个个木偶。奇怪的是,却没有人能够看到这些线。 木木是个特别的小孩,从出生就和别人不一样,他能看见那些线。当他第一次尝试着去抓那些线条玩耍的时候,被狠狠的摔在地上啃了个狗吃屎。他往天上看,却只能看到一条条的线垂下来,他的身上也有这些线,那个摔跤就是被线控制的。当木木告诉爸爸妈妈这个事情时,爸爸

 551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热点
紫悦国(北城)上
紫悦国(北城)上

“谢谢你一直给我抢糖葫芦,可是呀,我的家人都在这,我不会走的。” 北城在紫悦国的最北端,一座几乎被遗忘的边城。 有人说北城是一个寒冷的地方,全年飞雪,也有人说北城也是一个温暖的地方,有情有义。 “生了生了,是个小姐。” “恭喜城主喜得千金。” 面对着众人的恭喜,年近四十的城主乐的抱着自己的两个儿子转了一圈又一圈,全无半点威严的形象。 “夫人辛苦了,快看看咱们的宝贝女儿。” “哼,我就知道你上辈子绝

终是寒蝉入了夏,你我只是梦中人
终是寒蝉入了夏,你我只是梦中人

“她每次都会来这里,却都是走丢,也好,能看见她便足够了。” 后来的后来,远远的看你一眼,我便很幸福了 ——前言 窗外,正下着蒙蒙细雨,一声又一声的手机铃声将我的注意力从窗外拉回。 “喂” “你干嘛呢?电话都不接,快要交稿了,主编已经催了好多次!” “行了,再给我两天时间吧!” 说完我就挂掉了电话,不知是天气的原因,还是什么原因,我异常的烦闷,看着电脑,一点头绪也没有,我起身看了看乱糟糟的办公桌,转

喜欢终是没变成爱
喜欢终是没变成爱

希子在向阳只懂喜欢的年纪,谈了一场渴望爱的恋爱。 我与向阳相识是在二中读高二的时候。 那段时间,我在别人的眼里,属于学习很努力,却总是没有好成绩回报的后天上进者。 “希子,还在刷题啊。”我的同桌李雅和她的好朋友从食堂回来。 “嗯。”我对于她们的这种调侃也只能这样回答,因为我也不是个很善于表达的人。 我知道,她们一方面是对我如此的努力却没有一个好排名的调侃;而另一方面,是心里的焦急,是害怕,因为

顾老板,我们家的柠檬汁可真甜呀
顾老板,我们家的柠檬汁可真甜呀

听说你又失业了,不如……不如来我这里当老板娘。 我有一个大学好友群,叫做“脱单自觉退群”。 还别说,这里面个个都是人才,除了长期保持单身以外,人均失业也是我们与生活死磕过的证明。 算起来,我应该是最资深的无业游民了,近期投过五百份简历的我,已经深切感受到来自社会的恶意。 也罢也罢,谁让我在短短一年内做倒六家公司呢?看完这样的简历,谁还敢要我? 所以,毕业以来,我的离职原因永远是:公司倒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