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处不该只有荒草青丘
此处不该只有荒草青丘

沈安的身体最近愈发不济了。不过人老了,也该走了,那个远方的人,她再也等不回来了。 沈安的身体最近愈发不济了。 她偶尔在梳头时瞄过一眼镜子,镜中的人眼窝深陷,双目无神,满头青丝尽数成了白发,苍老得让她不敢认。 她抬起手,望着自己松弛的皮肤,笑了,笑意中还带着几分解脱般的释然。人老了,该走了,那个远方的人,她等不回来了。 沈安曾有过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 二十岁时,她嫁给了镇上最俊俏的男人,林青

她如八号风球留下的一声叹息

她如今才恍然醒悟,其实童话从不温柔,真正仁慈的,只是写童话的人。她曾经以为自己会像童话故事里的主角一样最终求仁得仁,但她如今才恍然醒悟,其实童话从不温柔,真正仁慈的,只是写童话的人。 文|六歌 楔子 夏末秋初的时候,钟意去了一趟G岛。 第八号风球来临时,她正坐在一家旅社的院子里看书,霎时间风大雨疾,钟意抱着书一路小跑回房间。 旅社已经有些年头,被大风一吹,屋顶上几片瓦片落下来砸在她身边。 她正跳着

時光正好

傍晚的夕陽餘暉映照在老舊的街道上我想,他們的故事 就在這兒開始那年 他 歲 她 歲傍晚的夕陽餘暉映照在老舊的街道上 我想,他們的故事就在這兒開始 那年他 歲她 歲 他總是輕輕的叫喚她的名字 「染染、染染」 而她也總是會回應他 「喬予?什麼事呀」 她曾以為他們會一直幸福下去 但天氣不會永遠晴朗 他們的故事也是 喬予輕輕的走進她的房間 「染染,我要走了」 俞染揉了揉眼睛渾噩的問 「啊?走

不似朝露,似你眼中流萤

他转过身,这时起了风,人像被风带到了地下。连同他的心一起,碎成了一片一片。爱人的笑容是阳光,从此他的世界再也没有阳光。 文/清优 一、世人不知道,他没有爱人,他是孤家寡人。 许家声是美院的传奇人物,他痴爱雕塑,所塑之像栩栩生动,在美术界声名远播。可是他有一个习惯,从十九岁开始便不再雕塑人像。 有记者采访他时问到这个问题,他说,石头有灵气无生气,何必用来塑人,大家有所爱放心间就好。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

恰似一场心头雨

已经没有什么林小姐了,如今站在这里的,不过是一个千疮百孔的林清雅。他陪她到林子里闻花香、听鸟语,陪她到城西废弃的戏台子上唱戏。她从日出唱到日落,一直唱到他忘了自己是谁。 恰似一场心头雨 文/岳初阳 一 林清雅的名声不好。城里的姑娘们暗地里都叫她野丫头。可她并不是真的野,只是性子傲娇,还喜欢有事没事跑到城西的戏台子上唱一出罢了。大家之所以说得这般难听,多半是出于嫉妒,嫉妒她的容貌和家世。 林清雅的美

你是怦然心动,不是如约而至

可悲的不是他不知道我爱他,而是在曾经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宇宙里,他还是选择了别人。你是怦然心动,不是如约而至 文/兮酒酒 那不是陆地的陆,那是光怪陆离的陆,是将我的世界一下变大又妙不可言的光怪陆离。 【 】故事如孩童,分散又相逢 热水瓶在我手里爆炸的时候,我的思路还停留在刚才的客户邮件上。直到感觉到周围目光的聚集,手上的疼痛才火辣辣地蔓延开。 “傻站着干吗。”有人拉了我一下,直到被带到了洗手池的边上

前线

任宁获得肖然远更多青睐,为此她还备受排挤。当她向那个人大倒苦水时,他劝她早点睡。一 任宁将整理好的图包发给美工时,时针已经走过了深夜一点。她倒了剩余的咖啡,揉了揉眼睛,想,今天如果不是出了点儿事,她也不会弄到这么晚。 肖然远的航班晚点四小时,到达厅没有休息的地方,任宁和其他应援站的前线就守了四个小时。等人出来后,任宁脚都麻了,可她不敢怠慢,举起相机就钻进接机的粉丝群中,为拍最清晰、构图最佳的照片儿

金牌男神培训师

如果有一天你的男神上门,求你把他变成一个屌丝,你会怎么做?楔子 “咚咚咚!” 这是这个月来,苏晚家的门铃第N次响起。 苏晚皱着眉头,一副哭丧样地打开了门。 打开门的那一瞬间,光芒四丈。 一方面可能是因为逆光,阳光正好照着苏晚的眼睛打了过来。另一方面,也确实是因为面前的这个男人,真的是自带男主光环。 简一柏可以说是绝大多数人心中的完美男神了:P大硕博连读生,出演名导大电影《飞剑》且一举拿下最佳男配角

总统的男人们4:科学怪人篇

她为了赚钱,女扮男装当男护,没想到第一天就被他性骚扰加表白,应付他的死缠烂打。一、粒子碰撞 常麟以医院为家已有一段时日,高强度的工作摧垮了他的身体,他死扛着到最后被抬进汤山医院,里里外外查出一堆毛病。总统先生的私人医生也被派来为他看病,指出他若继续折腾肯定短命。常麟随即被勒令住院休息。 汤山医院是政府设立,病人多为政府高官,安保设施一流,常麟有几次试着偷跑,还没走出院门就被捉回来。 自由的欲望得不

津门春逝

婚礼在教堂举行,是春织要求的,她想听那句美好的誓言——直至死亡将我们分离。【青花瓷】津门春逝 文/麦丞 一 遇见陈钧庭那一晚恰是平安夜,春织正跟着文生在意式风情街那块儿闲逛。这几年洋人频繁出入天津带来了新风气,年轻人都兴过这些洋节。 街道上竖了圣诞树,枝杈间挂满彩球和小铃铛。春织伸手掐一个下来握在掌心许愿,文生笑起来:“许的什么愿望?” 她看他一眼,噗嗤笑出来:“你不知道?” 文生摇摇头,春织耸肩

 3232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