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线之下

“你好,我叫夏千。”第 次欣喜,第一次喜欢。 : ,多云转阴,局部地区伴随阵雨。 夏千有些迟疑地放下手机,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紧了紧身上的夹克,端起刚送来的咖啡,吹散热气,暖了暖身子。 桌上凌乱的摆放着功课,侧头望去,是偌大的落地窗,俯瞰着繁忙的人流车往。 这家书店夏千常来,环境清雅,很容易让人静下心来,一般夏千都会在做完功课后,点杯咖啡,然后,等待…… 等待自己所珍藏的喜悦。 目光下移,那

若是不见风与月

“一颗星星离开了你,你还能觉得可惜吗?”楔子 “你不觉可惜吗?”“可我还是连表白的勇气都没有,有什么可惜。” “一颗星星离开了你,你还能觉得可惜吗?” “我没有想过能和他在一起。” — 季谣不记得自己看过这个排行榜多少次了,简单的名字,后面带着分数,就此一分高下。学生时代,分数仍可以算是一个人优劣的“标准”。 “六十九,七十,七十一。”她抬头细细寻找,才在最后几行见到自己的名字。 “太差劲了,我一

星眸顾指精神峭(一)

“那郑智沅,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崔景泽眼里全是爱意的问着郑智沅。“郑智沅!几点了?还不快点,补习班都要迟到了!”郑母在厨房大声的喊。 “啊,知道了,再让我睡一分钟。”郑智沅瘫痪在床上,翻了个身继续睡。 郑母来气了,直接摔锅不做了。 “起来!”直接去卧室掀起郑智沅的被子。 “干什么啊!说了一分钟,着急什么啊!你急你去上,爱谁谁,我不去了。”郑智沅起床气上来了。 “赶紧的!”郑母板起了脸。 郑智沅怕

短篇|寂葵

需要阳光的宝贝,我的向日葵文/舒茸 寂葵忽而觉得他老了。 这一生,他为了家庭就这么彻底的奉献了自己。没有得到一丁点欣慰,甚至荣耀。寂葵是打心里佩服他,这情绪里更多夹杂着心酸与不解。 寂葵今年 岁,高考落榜,出路只有两条,一是选择复读,另外是工作。她对于自己的未来充满信心,偏偏这次跌倒了。心里茫然的不得了。她知道他的不易。复读意味着,他的担子又重了许多。他已经老了。 另外,他的发妻已经病入膏肓

月牙是水果糖味的
月牙是水果糖味的

我喜欢的人,眼睛笑起来像月牙,我喜欢的人,兜里每天都揣着水果味的糖。 宋卜宁刚踏进超市一只脚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 眼前那个身穿黑色卫衣和工装裤,扣着一顶黑色鸭舌帽,脸上还有打过架的痕迹,痞里痞气的男生正是宋卜宁她班的班长林末川。 宋卜宁瞄了一眼收银台上林末川正打算结账的那几样东西,有烟也有酒,她决定选择性眼瞎。 林末川是班长,稳坐年纪第一的宝座,平常待人温和,笑起来的眼睛是月牙形的,以至于他

下一次,别放弃

高三的生活,每个人都在和时间打架,动听的音乐响起时,一天忙碌的学习生活告一段落。这三年没有我,你一定过得很好。 年 月 日,胜男拿了一张数学卷子坐在那里仔细计算着。高考全国 卷数学模拟题,选择题第五道,算了 遍还没算出答案,演算纸不知道什么为什么已经写满了两张。 胜男心想:放弃吧,今天不适合做题,居然还没习惯。胜男摇摇头,放下笔,收起卷子,开始收拾书桌里的书本,准备晚自习需要复习的功课。

拾一故事
拾一故事

“方拾,你是喜欢我吗?”“怎么……倒是你问起我来了,由我先问你才对。” 引 考上青市一中的那个暑假太过漫长,过了刚放假疯玩的那几天,剩下的日子就只剩下单调空虚。 许一在家待地极其无聊,无聊到……在家门口玩泥巴打发时间,用泥土建堤筑坝,意图造一湾有活水的小鱼塘。 许一刚捉来的小鱼在手里扑腾的欢实,甩了她一脸河水,嫌弃地撇了撇嘴,正要把它放到小水塘里,就听见了由远而近的汽车声。 她漫不经心抹了一把脸上

那年幸好遇到你!

他和她相遇时,她说你真可怜呀,他很无奈。早知道不顶嘴了,忍一忍,海阔天空。在小学的那一年,陈子诺和张凌永他们相遇了。那年的陈子诺 岁,张凌永刚满 。 从小陈子诺和陈父,陈母生活常年生活在外地,这几年他们的生意进入正轨,开始早出晚归,无暇顾及年幼的陈子诺,因此便将她放回老家,交给自己的父母照看。 沙发上坐着一对新婚的的夫妇,张凌永看着怀中的女孩,满脸笑意,当年幸好遇到了你! “喂,你在这里干什么

姐姐再爱我一次
姐姐再爱我一次

明明是个玩笑话,小小的他却记住了,认定了陆馨予就是属于他的! .带男友回家 “喂,李修竹,你够了,别再跟着我了!”陆馨予气急了,冲着面前高自己一头的男生不耐烦地吼道。 男生穿着一身休闲装,背着黑色的书包,闻言却丝毫没有要回去的打算。 陆馨予无奈道:“你究竟想怎么样?” 李修竹轻轻的扯了一下嘴角,缓缓道:“姐姐别担心,我只是想见一下你的男朋友。” 陆馨予和李修竹是在一个大杂院里长大的,可以说是青梅

年少的爱恋,无疾而终

或许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坟,葬着一个未亡人。我不知道怎么开头也不知道从何说起。看着灰蒙蒙的天,我感觉到自己的星宿从轨迹中缓缓陨落。有种不知所措的无奈,但又有急迫的挽留。 度过某一周期聆听某一段时光的音律,路过某一条街追寻一个来者或一个过客的足迹。你来之前我写我,你来之后我写你,你走之后我写写回忆。 那年我们即将面临严峻的中考,已不记得是哪次周五放假,只知道我像往常一样和朋友一起回家,一边走着一边聊。

 1347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热点